新聞 > 港台 > 正文

示威者「如水」撤離中大校園 九大學校長︰政治僵局需政府化解

中文大學教師協會會長陳竟明周五(15日)曾回校視察。他對本台表示,科學館大樓已經上鎖,他了解的實驗室並沒有出現危險品外泄。校園的確曾出現學生檢查外來人士的證件,留守校園的抗爭者正在校友的協助下撤離。

2019年11月15日,留守中大「二號橋」的示威者晚上10點全部撤離。

香港警方周二(12日)發射超過3000枚各式人群控制武器。與示威者爭奪中文大學「二號橋」之後,校長段崇智發表公開信,指校園已遭包括外來人士的蒙面示威者佔領,大學實驗室內部分危險品及易燃品被盜,情況完全失控不可接受。中文大學教師協會會長陳竟明周五(15日)曾回校視察。他對本台表示,科學館大樓已經上鎖,他了解的實驗室並沒有出現危險品外泄。校園的確曾出現學生檢查外來人士的證件,留守校園的抗爭者正在校友的協助下撤離。

段崇智公開信發表後,留守「二號橋」的示威者同日(15日)晚上10點全部撤離。香港九間大學的校長發表聲明,批評「政府的回應至今未能有效化解危機」,政治僵局需政府化解,困局非大學造成。(馬立克/方德豪/何山/霍亮喬報道)

香港局勢升級,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高調錶態要求香港「止暴制亂」後,情勢有急轉直下的可能。在其中一個抗爭熱點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周五(15日)發出公開信,表示校園已遭受包括外來人士的蒙面示威者佔領,「情況完全失控及不可接受」。

段崇智說,有為數過千的蒙面人士響應網上號召到中大,相信當中大部分並非中大學生,場面極度混亂,之後校園發生更多違法事件,包括縱火、掘起大量磚塊、大學的校巴及工作車輛被盜用、有人更從校外輸入物資,大量製造汽油彈、大學實驗室內部分危險品及易燃品亦被盜去。他又表示,所有進出大學的人士須向蒙面示威者展示身份證明,隨身物品及電話亦遭搜查才可放行,是嚴重侵犯大學成員的出入自由,造成恐慌。

段崇智表示,所有外來人士即時離開中大,又呼籲少部分仍然留在校園的成員儘早離開,直至校園回復安全及秩序。他表示,假如大學不能繼續履行基本使命及任務,須尋求相關政府部門協助,以解除當前的危機。他對於大學被利用為進行以上違法行為的場所,對公眾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表示極度遺憾,而校園遭受的大規模破壞,估計復修需時以月計。

中文大學教師協會會長陳竟明周五(15日)曾回校視察。他對本台表示,科學館大樓已經上鎖,他了解的實驗室並沒有出現危險品外泄。校園的確曾出現學生檢查外來人士的證件,留守校園的抗爭者正在校友的協助下撤離。

陳竟明說︰我自己見到在我認識的實驗室當中,都已經清理了所有這些問題,但校方確實有這方面的隱憂,所以科學館已出了通知同事、同學都要撤離,科學館的大閘及門都關上,以避免有這類事情發生。確實聽聞到有黑衣人進入過某些實驗室,但我認識的實驗室都應該無這方面的問題。

周二(12日),全副武裝的香港警察衝進香港多所大學抓捕學生。警方曾出動化學水炮車,以合共超過數3000發的催淚彈、布袋彈、橡皮子彈,以密集的火力強攻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前六四天安門學生領袖李恆清對本台表示,港商李嘉誠稱香港學生是未來的主人,特區政府武裝攻擊大學校園,即使在六四天安門屠殺前夕,北京當局也沒有如此妄為。李恆清說,三十年前他是清華大學化學系的學生會主席,就是見證人之一。

李恆清說︰我那個時候在89年,我正好是清華大學化學系的學生會主席。89年在六四之前,還真沒有發生過軍警就跑到校園裡來抓人。因為在那個時候應該說北京不管是駐軍也好,還是警察也好,包括國家安全部,實際上對那個學生非常的同情,沒有一點這個方面的跡象。除了最後鄧小平派了二十多萬全副武裝的軍隊鎮壓了學生運動。

香港九間大學的校長在周五(15日)則發表聲明,指當前社會紛爭已令大學校園化身成政治角力場所,任何大學可化解這場危機的期望都是不切實際。聲明說,「極其複雜而艱難的困局,並非由大學造成,亦無法透過大學紀律程序來解決」,現時困局反映整個香港社會存在分歧,促政府牽頭聯合各界,以迅速及具體的行動化解此政治僵局,以恢復公共秩序和社會的安定。

被中共官方定性六四學運黑手的王軍濤就對本台表示,難以類比香港和當時北京情勢,因為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大陸校園一樣實行軍管,國保、警察長期駐紮校園。他說,香港學生現是進行一場愛港的社會政治運動,是公民不服從北京當局對香港的系列政治壓迫。示威者的違法事件是政治事件,政治事件是不能按治安原則處理。

王軍濤說︰現在香港街頭髮生的事件必須要做出政治的回應。從治安的角度來說他都是違法,但從政治上他是正當的。這個時候就不能按治安事件來處理。因為他的目的不是為了贏取個人私利,侵佔私人的財務或者公共財物,他是為了一個政治目標。

中大校園內二號橋控制著新界北主幹道吐露港公路,周二發生爭奪「二號橋之役」後,一批留守中大的示威者周五早上曾清理橋下一段吐露港公路上的部份路障,讓出南北方向各一條行車線。但部份「非中大學生」與「中大學生」在留守定撤離的問題上未有共識,甚至出現分化。

示威者曾在大學各出入口設置檢查站,學生及記者都需要出示證件,以及搜查隨身行李才可進入校園範圍。二號橋上布滿雨傘、衣物等雜物,亦有自製汽油彈放置在旁,不時傳出汽油味。

特區政府第二號人物,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周五在跨部門記者會上表示,將採取更果斷措施止暴制亂。警方在同日的記者會上,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曾以嘲諷的口脗說,示威者一直威脅吐露港公路,忽然良心發現,開放行車線。對於有個別言論質疑警方中午才開路是「玩嘢」,謝振中強調「玩嘢」的是示威者,今早只有一條快線的雜物被清空,但多條線仍被大量雜物堵塞,包括玻璃碎、利器等。

張建宗作出強硬表態後,在晚上約7時45分,示威者又再次堵塞吐露港公路所有行車線;到了晚上10點,二號橋的示威者全部撤離。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