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深夜小巷裡 我遭遇了中國第一大銀行的伏擊

寫下這個標題,我自己都覺得這螻蟻般的生活啊,是不是太冊那黑色幽默了?

昨天上午,我發了一條微博:

對,是我一貫的風格,或許陰陽怪氣,‌‌「但沒有壞心‌‌」。全國各大銀行,什麼幺蛾子的英語,我們好學的網民沒見過?

其實,本文開頭兩張工行的圖,是我今年十月去上海外灘的中國工商銀行(就是外立面有菩薩頭像且鼻子部分在瘋狂年代被砸壞的那家,解放前是日本橫濱正金銀行上海分店,現今地址為黃浦區中山東一路24號)兌換國慶紀念幣時順手拍的。

展板內容是便民標識,營業大廳內公開展示,絕非僅限內部高層傳閱的機密文件。

至於我為什麼要在雙十一剛過就發,大概是閑得無聊,感覺好久沒發,但現實又教會了我兩樣不能發——這也不能發,那也不能發——所以,只好發點這種不痛不癢的。

沒想到,此舉卻觸痛了這座中國乃至宇宙第一大銀行的神經。

發完微博,我外出近10個小時,因忙於探親、會友,下午才發現用於微信、電話的移動號碼手機被打到沒電。

充電後,我看到多條微信、簡訊,勃然大怒。

原來,工行通過各種渠道,聯繫我單位的同事、前同事向我施壓,要求我刪除微博。甚至,他們的電話越過重洋,吵醒了在美國夜半酣眠的學長,要他促我刪帖。

有一條微信稱,我這條微博令上海工行炸了,某些領導要下台了。

一瞬間,地轉天旋!我何德何能,竟成千古罪人?

領導為什麼要下台?

根據另一條微信,是我微博發的照片里,工行便民服務項目表在‌‌「地圖‌‌」二字上的中國地形剪影,沒畫全,缺了台灣和南海諸島。

怪我?還是怪祖國母親地大物博?地圖畫錯了就急,英文寫錯了怎麼不急?

展板掛在那裡這麼久,你們不急,我發了微博,你們就急了?

你們整座金碧輝煌的外灘近代歷史保護建築里,敢情是埋了愛國主義的地雷,專等我國慶七十周年來踩?

憲法第三十五條是寫著玩的?我發微博,如有任何不妥,微博會刪,會屏蔽,會限流。微博審查這麼嚴厲,都任由我帖子存在,你們工行叫我刪,依據是什麼?

而幾個小時之後,我即將知曉,工行的依據是什麼了。

按工資水平尚屬小無產階級的我,大約22點20分走進老破小區門口,當即察覺有異樣。巷子里外,散布著幾張陌生而警覺的面孔!

我掏出鑰匙、準備進樓的那一刻,他們如期聚攏過來。二男二女,兩老兩少。沒錯,他們就是帶著世博會小板凳在此地辛勤值守等我夜歸只為要刪除微博的中國工商銀行員工——出於禮貌,我沒有要求他們出示工作證件,但其中兩位還是自報了詳細身份。

先是攀關係:‌‌「那個誰誰誰是我七大姑的八大姨,是你復旦的老師。‌‌」

我直接亮了底牌:‌‌「誰誰誰是教過我,不錯。但他不知道我住哪裡,你們是怎麼知道我住這裡的呢?‌‌」

另一位解釋:‌‌「你是我們銀行的客戶,我們查了你的信息,才曉得你的住址。‌‌」

同一天里,我第二次被中國工商銀行激怒:‌‌「我開立借記、貸記賬戶時,和你們簽署的協議書上,明確允許工行未經我同意,就派人半夜來我家裡堵門?這是濫用客戶隱私信息,你們行規是不是允許,我不知道。國法斷斷不容!‌‌」

他們趕忙說,這是出於無奈,來這裡,是彙報整改情況,讓我‌‌「指導工作‌‌」,錯誤的展板已經撤下,換了新的上去,懇請我刪除微博,以免被行內居心叵測之人繼續利用。

我在外奔波一日,此刻精疲力盡,只想趁早脫身。身為前股東,我特意走到了小區兩隻監控探頭同時覆蓋的區域,簡單陳述了意見:

第一、中國工商銀行這種夜擾客戶的行徑,不惜踩踏社會主義法治的紅線,是黑社會地下錢莊催收追數,和我對601398.SH的印象有點差距——中央督導上海‌‌「掃黑除惡‌‌」,最近在‌‌「回頭看‌‌」,希望貴行有空也看一看。

第二、無論是英文錯,還是地圖缺,問題都在中國工商銀行,不在鄙人。工行內,職工對上級領導負責,不是對我負責。故此,整改情況無須通知我,更無須夜半三更上門強行通知我。

第三、中國工商銀行通過各種渠道,找到我多位並不親密甚至從無私交的朋友、同事,謀求達成刪帖之目的。我若答應,邦憲國法威嚴何在?我不答應,與那幾位說客以後又如何往來?實質上,這是人情威脅、道德綁架,令我的外圍人際關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干擾和損壞,對我本人的生活也構成了騷擾。

第四、要說中國工商銀行這樣的大企業,沒有宮斗,那我《延禧攻略》也白看了。但宮斗是內政,豈能嫁禍到我一介匆匆過客的頭上?張三今天微博發兩張照片,你們蕭牆禍起。李四明天微信寫一句評論,你們魯難未已。那輿論的範圍里,工行就成禁區了?這符合四中全會、一行兩會關於金融改革的精神和要求嗎?

第五、你們中國工商銀行,今天一而再地侵犯我的合法權益。就此事,我保留向監管部門和新聞媒體檢舉投訴的權利。

這四位中國第一大銀行的模範員工聽完,均表示‌‌「說不過你‌‌」,確知迴轉我的心意太難,且時近午夜,便偃旗息鼓,收兵歸去。

圍解了。我回到家中,撥95588打通工行總行的客服熱線,要求投訴。客服表示,現在已過投訴受理時間,但聽完我的陳述,她說:‌‌「的確感到恐怖‌‌」,答應破例為我記錄,並轉交有關部門處理。

我又在網上搜到上海銀監局的投訴方式,有趣的是,碰巧看到中國銀監會官網2016年5月20日的一篇報道寫道:‌‌「上海銀行業糾紛調解中心理事長、工行上海市分行行長顧國明會上表示,上海銀行業糾紛調解中心的建立,是完善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的重要抓手。‌‌」

我是A股二級市場金融板塊的積極投資者,顧行長的大名當然不陌生。據今年6月6日,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工商銀行紀檢監察組、上海市紀委監委消息,中國工商銀行上海分行黨委書記、行長顧國明個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網上稍加搜索,不難發現,令顧行長更出名的是‌‌「潛規則女下屬多達32人‌‌」的傳聞。

在此,我奉勸中國工商銀行的各位高賢,假若你們有精神上班專註宮斗,有氣力深夜伏擊客戶,不如多想想,如何把理財產品收益率提上去,如何把股價拉起來,如何讓客戶排隊時間縮短,如何讓信用卡像其他銀行那樣享有哪怕一天的延時還款寬限期,如何將中國地圖的疆域補全,如何將上海地圖的比例調對——有朋友發給我看工行所謂的整改結果新展板,但我肉眼就能辨識出,長興、橫沙兩島在長江中的位置可能不對,崇明島東側畫得或許也有問題。

拜託,你們做銀行的,能仔細仔細再仔細點嗎?

最後,我要對今天得知此事、擔心我被工行雇凶打擊報復的朋友們說一句謝謝。

如果下次,伏擊我的,不再是工行員工,而是黑社會,我當然沒有機會再寫文章,再說幾句難聽而真誠的話了。我要去追隨聞一多、李公朴先生了。

但如果能為中國法治的進步,為中國金融界的風清氣正,做些貢獻,哪怕僅一毫半厘,我死得其所。

屆時,請把我這個世居北靜安的小無產者在中國工商銀行儲蓄的所有人民幣資產,儘管微薄,都替我衰病的父母繳納黨費,直至他們逝世。(如有可能,亦請黨組織安排贍養。)我無法忘記他們從小對我的教育:

不要人誇顏色好,只留清氣滿乾坤!

按:為保護隱私,所涉人物信息已酌情變改。

排版、配圖:重光會王暖流

@格桑小巫:被宇宙行堵截的時候,大學士的原博轉發只有幾十條,本來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目前微信公眾號已被公關,本人的微博還在:https://weibo.com/1587303135/IfQ2nE5ZW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文冤閣大學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