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樂: 香港之大 已經放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了 極像日軍侵華

—從圍困香港理工談起

作者:
1933年初,在日本人侵略的鐵蹄下,華北危在旦夕,憂國憂民學生們痛苦的喊出:「華北之大,已經放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了!」。今日的香港,又如此相似。當年多少學生在救國的呼聲中棄筆從戎,投身抗日。而今天又有多少的香港學生罷課抗暴,追求自由和民主。

被熊熊火焰包裹的裝甲車;爆裂的汽油彈;飛射的弓弩;天空中划過白煙的催淚彈;遍地的碎石及雨傘。這不是戰場,而是香港理工大學,本應該是象牙塔的地方,本應該是學生安靜自習,捧讀書本,追求真理,風花雪月的地方。

1933年初,在日本人侵略的鐵蹄下,華北危在旦夕,憂國憂民學生們痛苦的喊出:「華北之大,已經放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了!」。今日的香港,又如此相似。當年多少學生在救國的呼聲中棄筆從戎,投身抗日。而今天又有多少的香港學生罷課抗暴,追求自由和民主。

大學校園一般是社會運動的風向標。大學在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眼中,是傳道授業的地方,有如教堂般不可侵犯。校園動蕩,則社會動蕩,此為鐵律。而這次港府圍困大學,又將激起多少學生抗暴決心,又將埋下多少反抗的種子?

筆者認為這起事件之後,勇武派將成為香港抗爭運動的主流力量。而勇武派在不久的將來,很快會演變為革命政黨,可以預見很快會產生類似「同盟會」的革命組織,而其中有一部分又將演化為暴力組織或極端暴力組織,將會在香港或在海外開展針對政府官員的大規模的普遍刺殺行動,也會開展類似「黃花崗」起義的武裝攻擊政府部門的行動。也就是說,香港的民主運動將會從分散的,無組織的民主運動轉變為有組織,有綱領的革命活動。

現在大陸這邊也是風聲鶴唳,筆者很少乘坐地鐵,最近去機場乘坐地鐵,很驚訝的看到地鐵車廂的電視上還在播放紅歌。在10月國殤日期間播放,筆者倒也看到過一次,怎麼都快過了兩個月了,還在播放紅歌。筆者推測北京也怕香港那裡的火燒過來,加強節奏的給大陸人洗腦。

香港抗爭時間越長,國內國外形勢都將發生重大變化。在筆者寫此文時,美國參議院已經全票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國內的變化,暫時沒有看到。但我想舉黃花崗起義的例子,當時黃花崗起義失敗後,國內輿論一致認為他們是反臣賊子,而就半年有餘的時間後,輿情民意突然反轉,中華民國成立了。筆者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輿情民意轉向是很突然的事情,只要香港抗爭者堅持下去,國內輿情民意會在某個特定時間,某個特定事件後,不可思議的,無法預測的陡然發生變化。

嘗過自由的嶺南人,想把他們的自由奪了去了,哪有那麼容易?香港抗爭者在長期的抗爭中也積累了民主運動的經驗,也在不停的進化運動方式。從改良的絕望到革命,本來也有個漸進的過程。北京現在立刻同意五大訴求,尚有迴轉餘地,如果香港這麼持續抗爭下去,香港革命甚至全國革命的情形也不遠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