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蘇軾醉眼看世界 寫下一首宋詞 堪稱用雅緻語言寫俗世酒宴的典範

凡是搞藝術的,他們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當中。他們有強烈關注現實的精神,但文學創作的靈感也不全然出於現實。他們總渴望能夠超脫現實的生活,在另外的境界當中尋求的美麗的詩意。

所以他們飲酒,所以他們失眠。

不管是飲酒還是失眠,都是他們打發無聊時間的一個方式。但同時,也顯現出他們對另外一種人生境界的主動尋求。今天我們所分享的這一首詩詞,就是蘇軾筆下對熱鬧酒宴場景的描繪。顯現出那個時代的人們對於酒席是有多麼的熱愛,對於及時行樂,是有多麼痛快的追求。

小院朱闌幾曲,重城畫鼓三通。更看微月轉光風。歸去香雲入夢。

翠袖爭浮大白,皂羅半插斜紅。燈花零落酒花穠。妙語一時飛動。

這首宋詞就是蘇軾的《西江月·坐客見和複次韻》,上下兩片所描繪的內容不大相同。上片是寫賞花之後的流連忘返,下片則是寫酒席上的盡情歡樂。上片是詞人追求生活雅緻的寫照,而下片當中詞人則是沉浸在現實的縱情享樂之中不能自拔。

重城畫鼓三通」,天色已經很晚了,但是蘇軾依然在「小院朱闌幾曲」之中,逛得興緻盎然,因為這裡實在是美景不斷。「更看微月轉光風」,雨過天晴之後,月亮趁著微風爬上來,樹上草木到處都散發出光澤,甚至「歸去香雲入夢」,還有花香襲人,甚至於鑽進夢中。

上片還是蘇軾雅緻地在院落當中賞花賞月,這是一個文人的風雅。但是在下片當中詞人沉浸在俗世的酒宴當中不能自拔。「翠袖爭浮大白,皂羅半插斜紅」,男人們的酒席有其樂趣,但如何能少得了美艷女子的陪伴。「翠袖」、「皂羅」、「斜紅」,都是指代的就席上的歌女,她們非常的忙碌往來奔走,一杯杯勸人們喝酒,又一杯杯趕緊的給人續上滿杯。

燈花零落酒花穠」,酒席上一片歡樂,大家都熱鬧非凡。酒席都不知道進行了多久,燈花都已經凋落了,每個人都因為醉酒而臉上浮出紅光。

妙語一時飛動」,更是寫出這些人酒醉之後的神態,他們都好像進入了另外一種精神狀態。酒後的狂言痴語都在這裡盡情揮灑,甚至歡歌跳躍,猜拳罰酒,跑動打鬧。整個酒席已經不能成為一個酒席,而是這些人尋找到另外一种放縱自己的空間。

蘇軾興緻勃勃的看著這一切,他此時也已經是醉眼朦朧。他也渴望在酒醉的狀態當中尋求靈感。而這首詩詞,就是他靈感揮灑之後的成果。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老張侃詩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