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嚴家祺:全球角度比較數字貨幣DCEP和Libra

作者:
編者按:這是嚴家祺先生在2019年9月13日在MedStar Washington Haspital Center沿著整個胸部中線開刀、做心臟手術後,發表的第一篇文章。在感恩節即將到來之時,我們衷心希望嚴家祺先生身體健康,也感謝他為中國民主事業所作出的卓越貢獻。

今年10月下旬,在數字貨幣領域,發生了兩個重要事件。一是10月23日,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多位眾議員提出Libra挑戰美元地位問題,Facebook CEO馬克•扎克伯格回應說,Libra儲備金主要是美元,Libra不會挑戰美元地位。面對被多次討論的中國挑戰,馬克•扎克伯格表示,如果美國放棄Libra計劃,中國央行就會做數字貨幣。第二個事件是在美國國會聽證會後5天,10月28日中國召開了首屆「2019外灘金融峰會」,會議透露,中國中央銀行將發行數字貨幣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會議的一位發言人黃奇帆表示,中國人民銀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

這兩次會議,拉開了21世紀數字科技和貨幣領域中美兩國之間的競爭的序幕。這種競爭,涉及中美兩國政府不同的作用。在半導體工業的發展中,美國政府雖然起了很重要作用,但對半導體工業來說,並非核心作用。上世紀70至80年代,日本、韓國和中國台灣,政府在半導體工業發展中起了核心作用。一個傾全國或整個地區之力發展半導體工業的國家或地區,發展速度是無與倫比的。在80年代,日本取代了美國成為全球半導體的主要生產者和創造者。韓國到90年代末期成了全球第三大半導體生產國。在數字貨幣的競爭中,如果中國經濟發展良好,人民幣不發生大幅度貶值,一個傾全國之力發展的數字貨幣DCEP就有可能不斷擴大自己在全球、特別在歐美以外的影響。

DCEP與Libra的四大區別

DCEP與Libra在技術細節上有許多不同。從全球角度比較,中國的DCEP與Libra主要有四大區別:

第一個區別是,DCEP的金融基礎設施由一國憑藉國家力量建設,Libra的金融基礎設施主要依靠企業自己的力量建設。

第二個區別是,DCEP的價值只與人民幣掛鉤,以中國的國家信用作擔保,Libra以美元、歐元、英鎊、日元等一攬子貨幣的信用為基礎。

第三區別是,Libra是「無國界貨幣」,在美國和其他地區,Libra在理論上可以產生多個競爭者;DCEP雖然可以在中國國外小範圍內使用,但基本上是中國貨幣,沒有競爭者。

第四個區別是,DCEP由中國中央銀行發行,名義上等同現金,DCEP會有通脹風險,通賬程度與人民幣一致;而Libra會有匯率風險,Libra儲備中有相對應價值的一籃子銀行存款和短期政府債券,Libra的實際發行量必須有大致相等的現金存在,並受到貨幣當局的監管,它的通賬程度與一攬子貨幣相當。

中國創造了當代「交子」

中國的央行在全球第一個發行數字貨幣,這是一項創舉。在人類史上,早在公元10世紀末,中國就出現了稱為「交子」的紙幣。11世紀初,中國由國家統一發行「交子」。元朝是中國第一個以紙幣為唯一流通貨幣的王朝。然而,宋元兩朝的紙幣發行,因政治腐敗、濫發紙幣,引起物價飛漲而失敗了。歐洲首次使用的紙幣是1661年由瑞典銀行發行的。1705年,約翰•勞出版《論貨幣和貿易:為國家供應貨幣的建議》,約翰•勞提出,貿易有賴貨幣,為擺脫金銀硬幣的制約,他提出建立銀行,發行紙幣,但他在法國的試驗以失敗告終。

中國宋元時代和約翰•勞在法國發行紙幣的歷史說明,像紙幣這樣對整個國家經濟有重大影響的創舉,要經過一個由非政府機構試驗的過程,不宜由政府一下子壟斷起來。與約翰•勞大致同時,英格蘭銀行發行紙幣取得成功,是因為英格蘭銀行吸取了前人失敗的教訓。英格蘭銀行只允許發行一定數量的以政府證券擔保的紙幣,超過這一數量的所有紙幣,都需有黃金作為擔保。

數字貨幣價值的「單擺效應」

任何貨幣和金融資產的「名義價值」總是圍繞著它的「實際價值」波動的。當嚴重通貨膨脹和金融風暴發生時,貨幣和金融資產的「名義價值」必然產生一種「回復力量」,就像物理學中「單擺振動」時,單擺發生回復一樣。嚴重通貨膨脹和金融風暴是「單擺」振幅過高現象,是一種向全社會的「宣告機制」,而這種宣告,不是由政府,而是由「經濟氣候」向全社會宣告的。你們的錢和你們的投資,部分蒸發了、無形中消失了。美聯儲每一次增息降息,是向所有商業銀行、金融機構和所有投資者預報,你們要改變你們的資產組合,錯誤的金融決策,會給你們帶來損失。數字貨幣價值同樣會產生「單擺效應」。由中央銀行發行數字貨幣,一旦發生嚴重通賬或惡性通賬,這種「宣告機制」就完全由中央銀行和政府承擔。在一定意義上,像馬多夫自首有助於化解西方式金融風暴一樣,中國則以主動揭露和監禁貪官和金融犯罪分子化解金融風暴,可以說,「反腐」是一種「廣義的財政政策」,實際上是金融風暴還沒有發生時,在很多情況下,中國就把金融風暴「消滅在萌芽之中」了。西方的金融風暴是一次性向全社會大規模宣告,中國式反腐是無數次向小社會的小規模宣告,你們的錢和你們的投資,被一個特定的犯罪分子或貪官侵吞了。在央行發行DCEP情況下,一旦產生危機,就是中國的中央銀行向全社會宣告。

Libra開創的是超越國界的全人類事業

DCEP首先是中國的事業,中國人口佔全球人口近1/5,中國發行DCEP的成功,對世界各國央行發行數字貨幣會提供寶貴經驗。在我看來,全球貨幣數字化必須建立在各國中央銀行發行數字貨幣的基礎上,但有必要經過Libra這樣的「非央行發行」過程。作為「無國界貨幣」,Libra不只是美國的事業,而且是為美國和全人類謀福利的事業。

DCEP與Libra的發展前景會有不同。從DCEP和Libra的四大區別可以看到,DCEP的主要問題是只與一種貨幣——人民幣掛鉤,而Libra的價值與美元、歐元、英鎊、日元等一攬子貨幣的信用為基礎。近幾年來,中國經濟出現下行趨勢,將對人民幣未來價值大有影響,這種趨勢還會進一步發展。如果在中國經濟發展良好的情況下開始發行DCEP,DCEP避免嚴重通賬的機會就會增加。

與中國央行發行數字貨幣不同,由Facebook等企業發行數字貨幣Libra,不會是未來可能的金融風暴的原因。Libra的事業,不只是美國和西方國家的事業,而是超越國界的、全人類的事業,各國政府不應當在Libra誕生時,就把它「消滅在萌芽之中」,各國政府至少不應阻礙Libra開創21世紀貨幣革命的偉大事業。全球貨幣數字化與人工智慧、機器人的普及在一起,是繼工業革命後的又一次偉大革命。

寫於Washington DC近郊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