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央行金融報告:中國家庭債務風險拉響警報

行人在北京某商務中心等待過馬路。

中共央行周一發布《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對中國家庭債務風險發出警告。家庭作為消費鏈條的終端,是央行這個最後貸款人的主要借款人之一,家庭債務風險將通過拖累企業盈利能力的方式,傳導到金融體系。

中國家庭債務增長速度較快

中共央行11月25日發布《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稱,未來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潛在風險隱患短時間內難以消除,金融市場存量風險仍需進一步化解,異常波動風險不容忽視。

報告稱,2018年末中國家庭槓桿率亦即債務餘額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為60%,家庭債務餘額幾乎與可支配收入相當。

中國家庭債務的風險在於增長速度較快,自2012年以來,中國家庭槓桿率增長了一倍多,中共央行警告稱,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相比,中國大陸的這一數值「處於較高水平」。

中國家庭債務增長速度到底有多快?

據英國《金融時報》2018年9月28日報道,德國保險公司安聯(Allianz)一份全球財富報告中表示,中國家庭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在2017年達到49.1%,在過去5年里增加近20個百分點。

安聯表示,這相當於在短短10年里增加30個百分點,世界上沒有其他國家的私人債務負擔增長如此之快。

評級機構惠譽(Fitch)在最近發布的一份報告中稱:「在經濟增長放緩之際,家庭債務進一步攀升可能導致經濟表現惡化。」

一些經濟學家則表示,不斷上漲的還款額從長遠看將拖累消費。

諮詢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師崔爾南(Ernan Cui)表示,「中國家庭債務的快速攀升仍引發廣泛擔憂,因為它會影響消費支出。償還家庭債務還在繼續吞噬中國家庭更多的收入。」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住戶部門債務與GDP的比值低於10%時,該國債務的增加將有利於經濟增長,比值超過30%時,該國中期經濟增長會受到影響,而超過65%會影響到金融穩定。由此可見目前我國居民槓桿率確實值得擔憂。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說,這份報告將加劇人們對中國債務水平上升可能影響其經濟增長的擔憂。中國第三季度經濟增速降至約30年來的最低水平。

實際債務負擔可能高於央行數據

不過,中國家庭槓桿率很可能高於中共央行的數據。

根據美國國際金融協會(IIF)2019年8月份公布數據,截至2018年年底,中國家庭債務佔GDP比增至92%,高於德國的82%,並逼近美國的97%和日本的100%。但中國的家庭收入低於上述國家許多。

IIF中國經濟學家Gene Ma和Phoebe Feng表示:「中國家庭債務比居高不下,意味抵押貸款和消費信貸不再能被用作對抗貿易逆風的經濟刺激措施。」

中國家庭債務結構單一 主要是房地產借貸

中國家庭的多數債務是由按揭貸款構成,其中許多是為了投機性押注房地產市場而進行的貸款。

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CHFS)10月17日表示,在去年的未償按揭債務中,近66%是由已經擁有至少一套房產的家庭所欠,債務結構性問題突出。

CHFS主任甘犁表示,在2013年到2018年,人們因為買房而負債,住房貸款占家庭債務比重高達55.6%,更值得注意的是,因為多套房負債的佔比逐年遞增,以2017年到2018年為例,多套房的住房貸款佔比從62.9%上升至65.9%,超過了首套房貸款,貢獻了60.0%的住戶部門消費貸款增量,值得關注。另外,有47.1%的存量房貸在空置房中,造成大量的信貸資源浪費。

據西澤研究院2019年4月4日題為《中產階層的財富陰影:中國家庭債務現狀淺析》的文章,截至2018年6月,住房按揭貸款在家庭部門總負債中佔據60%左右。在中國,住房按揭貸款在銀行貸款中的佔比為19%,在韓國,這一數字是30%,在日本,這一數字是23%。2018年,隨著相關政策的出台,住房按揭貸款的增速有所下降,但在過去3年,住房按揭貸款的年均增速達到27%。

中共政府一度以房地產作為拉動經濟增長的動力,住宅價格持續上漲,2018年深圳的房價和年收入比例高達34倍,大幅高於日本的6.3倍(2017年,國土交通省統計)和美國的5.7倍(2016年,國土交通省統計,中間值),中國家庭房貸負擔十分沉重。

中國家庭債務對消費形成擠出效應

中國家庭債務的快速增長,正在對消費形成擠出效應。

《日本經濟新聞》8月13日報道,目前中國家庭債務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已達120%,這是日本泡沫經濟時期的水準,已開始出現抑制消費的動向。1980年代,日本家庭債務膨脹至3倍,家庭債務和可支配收入比例從70%初頭升至120%。

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學院2018年8月7日發布題為《警惕家庭債務危機及其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報告,通過理論和量化模型分析發現,中國的家庭債務問題已逼近家庭部門的承受極限,並對消費形成擠出效應。

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中國家庭債務與可支配收入之比高達107.2%,已經超過美國,更逼近美國金融危機前峰值。

報告表示,如果考慮到隱藏的民間借貸等無法被統計的部分,「實際上中國很多家庭已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家庭流動性已到了命懸一線的地步。」

家庭債務風險最終會傳遞到金融系統

家庭是終端消費體,也是央行這個終極貸款人的三大借款人之一,是整個金融體系最基礎的環節,如果家庭這個借款人出了問題,整個金融體系最後都會生病。

上海財經大學報告認為,家庭部門一旦流動性收緊,企業經營活力就要受到影響,然後再傳遞到銀行系統中,從而危及整個金融系統的安全。

報告說,家庭債務累積最終會導致企業經營不善,企業經營不善會加劇銀行系統的脆弱性。這形成一個負反饋的惡性循環:隨著經濟下行的持續,受流動性約束的家庭比例將進一步升高,這對國內消費及總需求會形成拖累,導致企業銷售額下降,利潤減少甚至虧損。

由於中國企業的經營資金主要來自銀行貸款,在總需求下降、銷售業績下滑以及融資約束加大的情況下,這些企業為緩解流動性緊張,不得不大量增加短期貸款來維持運營,從而進入更大的流動性風險中,企業為了生存,不僅不能去槓桿,反而需要不斷加槓桿,直至資金鏈斷裂。

企業一旦資金鏈斷裂,經營無法持續,將無法償還銀行貸款。家庭債務就是以這種這種負反饋效應的方式最終傳遞到銀行系統,導致銀行壞帳率上升,加劇金融系統的脆弱性。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