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獨家還原高以翔倒下的10分鐘里發生了什麼

作者:

當高以翔倒下的時候,離他最近的人是藝人的隨行攝影師,攝影師扛著機器湊近,為了節目效果,正打算「抓兩張面部表情」。隨後趕到的黃景瑜成了最先預警的人。救護車到來之前,三個醫生拎著兩個白色急救箱跑到現場。他們繼續為高以翔做心臟復甦。三四分鐘按壓後,醫護人員越發覺得事態嚴峻,又折返回救護車,灌氧氣袋、抬擔架,然後再跑到高以翔身邊。

高以翔仰面躺在花壇里。他倒下的速度不快,身體陷入並不尖銳的植被裡,看起來像是一次片刻的喘息。

一百米外,現場目睹這一幕的工作人員小安也這樣覺得。他告訴《貴圈》,那個瞬間「大家都以為他是休息」。當時離高以翔最近的人——藝人的隨行攝影師——扛著機器湊近,為了節目效果,正打算「抓兩張面部表情」。

隨後趕到的黃景瑜成了最先預警的人。很快,內場觀眾聽見還連著麥的他失控地大喊:「×,還拍!救命啊!」

2019年11月27日凌晨1點45分,高以翔倒在了綜藝《追我吧》的錄製現場。按照節目組既定路線,他的前方還剩下近1000米。但這檔此前被喻為「大型人生模擬遊戲」的節目,在他剛剛跑了200米後,忽然按下了死亡鍵。3小時後,高以翔被寧波醫療中心宣布逝世。

1

沒人出來說明高以翔已經連續工作了多久。《貴圈》記者試圖拼湊出他離世前7天的行程。11月18日,他和亞當·桑德勒在街頭打球;三天後,在馬來西亞為世界各地的弱勢兒童募款;11月23日他到廈門參加金雞獎閉幕式;11月25日,大約是在台灣,他見到了老朋友,大家合了影,還約好周五朋友婚禮上再見;11月26日,凌晨,他發布微博為自己主演的電視劇做推廣。也就在這天,他抵達寧波參加《追我吧》節目錄製,走出機場後與粉絲揮手打招呼——這是高以翔最後一次公開亮相。當夜12點,他被節目組的車接到錄製地——寧波環球航運廣場時,一切看起來無比正常。

11月26日,高以翔抵達寧波機場,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公開亮相

有人向《貴圈》爆料,《追我吧》白天已進行過一輪彩排,這一說法在網路上也有傳聞,高以翔當天已連續高強度運動了12-16個小時。小安是親歷者,他不同意彩排的說法。他認為如果有彩排,自己和同事不可能不被通知。但同樣,他也無法確認高以翔當天的工作時長。他只是清楚地記得,節目開始錄製,已經是晚上9點半之後。

11月26日深夜,寧波無風無雨,氣溫降至10°左右。高以翔按照藝人時間表,在12點後,和其他三位藝人一起抵達錄製現場。小安看得清楚,他們從車上走下來,穿著藍隊的緊身服,外面套著外套。

隨後,四個嘉賓一起,開始做高抬腿、拉伸等常規熱身動作,持續了大概六七分鐘。

這是高以翔第一次錄《追我吧》。這位台灣藝人今年35歲,身材高大,形體康健,如果不是意外走入娛樂圈,他原本的職業應該是籃球運動員。在以平面模特出道後,他拍過一系列電視劇,最為大陸網友熟悉的,是2016年播出的偶像劇《遇見王瀝川》。

高以翔因在《遇見王瀝川》飾演王瀝川走紅

高以翔平時在綜藝中少有「營業」。粉絲們想多看看他,於是在一次投票中,將他成功投進了《追我吧》的嘉賓名單。大家相信,擅長運動的高以翔參加這檔節目,一定如魚得水。

的確如此。高以翔的經紀公司老闆丘秀珠27日透露,高以翔剛剛為一部電影減重4斤。他前陣子做了健康檢查,身體狀況良好,並沒有聽說有心臟方面的疾病。

小安也未發現有什麼不妥的預兆。高以翔出現在現場,看起來「身體很健康」,態度「挺和藹」,「工作人員說什麼,他就幹什麼」。拍攝期間,有攝影師問他感覺,他回答:「我還行」。

如節目名所示,《追我吧》的賽制,是兩隊嘉賓進行輪迴式競賽。高以翔和陳偉霆等人在藍隊,另一邊是黃景瑜等人,穿著黃色制服。

此前,黃景瑜在節目中運動到抽筋,躺在地上

高以翔加入戰隊後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接力跑步。接力跑一圈的距離,據小安目測是1公里多。在節目各個環節里,這個任務不算太難,但小安覺得高以翔當時可能有點急——藍隊在前面的競賽中輸了兩輪,落後兩分,所以剛剛加入戰隊的高以翔,用比平常嘉賓更快的速度,向前跑去。

在從主舞台跑向另一個項目點的中途,高以翔停了下來。他先是坐在了花壇上,然後慢慢倒了下去。

除了最先趕到攝影師和黃景瑜,導演組、其他錄製嘉賓也陸續圍了過去。「一開始大家都以為是簡單的抽搐,簡單的休克」。此時,醫務人員所在的救護車,被隔離在柵欄之外,開過來需要時間。在網上第一時間爆出的消息里,事發15分鐘後,醫生才到達現場。小安明確反駁了這個說法:「最多七八分鐘,根本沒有15分鐘那麼長。」

27日凌晨,高以翔意外發生現場(圖片來自博主吃瓜群眾CJ)

在等待醫生的過程中,小安透過人群,看見一雙手在高以翔胸前按壓——有人在給高以翔做心臟復甦。但他不知道那是誰。

救護車到來之前,三個醫生拎著兩個白色急救箱跑到現場。他們繼續為高以翔做心臟復甦。一開始沒有擔架,有人喊「不能動,不能碰」。三四分鐘按壓後,醫護人員越發覺得事態嚴峻,又折返回救護車,灌氧氣袋、抬擔架,然後再跑到高以翔身邊。

在這個過程里,有人拍到陳偉霆背對人群,雙手合十祈禱。小安也看見,有女嘉賓蹲在地上,尖叫、哭喊。觀眾在內場,不知道發生了何事。網友爆料,主持人華少試圖安撫觀眾,稱高以翔已經恢復意識。

但氧氣袋和心臟復甦並沒有挽救高以翔年輕的生命。十分鐘後,他被抬上擔架,送上救護車,開往附近的醫院。小安用手機拍下了那一刻的照片,相機的時間顯示,時間是凌晨1點54分。

2

如果高以翔沒有倒下,他將迎來更大的挑戰。當夜,最難的是70米攀爬再速降這個關卡。

在節目設定中,嘉賓需要藉助繩索,爬上70米高樓頂端,再依靠繩索速降。這對臂力、耐力、爆發力都是極大考驗。第一期節目里,范丞丞就曾汗涔涔地躺在高樓底下掙扎。他嘗試溝通,對導演組說:「這樓太難爬了,你看看你敢爬外面嗎?」

他反覆念叨:「如果你這樓矮一點,我肯定沒有問題,你這樓太高了,不行。」「太可怕了這個,誰敢爬呀。」

鏡頭沒有停下來,依然冷峻地記錄著這一切。范丞丞決定一試。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他艱難地從地上起身,慢慢往上爬,爬到一半不到的位置就喊道:「不行了,真不行,不行了。」

即便是世界冠軍鄒市明在挑戰爬高樓時,也很吃力

除了面對高難度的關卡設計,參與這個節目的藝人還要迎接來自強悍素人的挑戰。在已經播出的3期節目中,《追我吧》邀請到的素人有:第一個在國外拿到健體職業卡的運動員、一分鐘能做20個引體向上的極限運動達人、籃球國家一級運動員、特警狙擊手、職業搏擊運動員、鐵人三項比賽的冠軍……

小安參與過《追我吧》的四期錄製。他見過陳偉霆在現場腿抽筋,也見到其他嘉賓錄製時摔跤,但處理的方式都是原地休息。節目組為嘉賓提供夜宵,想吃的話要去食堂。錄製現場擺著兩個大保溫桶,向藝人供應薑湯和感冒藥。他常常聽見主持人在現場口播諸如「考驗」、「耐力」、「毅力」之類的台詞。小安對此頗為認同,他覺得,「這應該是鍛煉自己的意志力,鍛煉自己的勇氣什麼的。」

何止是明星,就連參加錄製的觀眾也覺得辛苦。節目往往一期連錄兩個通宵,現場觀眾多是學生,來自上海、鎮江等周邊城市。熬夜趕來錄節目看偶像,第二天趕回去上課。觀眾的入場時間早於嘉賓,他們被大巴車接來,站在內場里,通過大屏幕觀看比賽。小馬是現場觀眾之一,她第一次參與錄製是10月10日和11日。當天,觀眾下午五點半集合,錄到第二天清晨五點半,耗時12小時。儘管觀眾席設有板凳,但為了錄製效果,節目組不允許觀眾坐下。只有在藝人下場換衣服等空隙時間,才能稍微休息半小時。節目組全程不提供水和食物,這曾引發現場觀眾的抗議。後來開始提供飲用水,「兩人喝一瓶」,因為觀眾上廁所會給節目統籌帶來麻煩。

作為現場觀眾,小馬覺得「工作人員反應很慢」。她舉例,在鄒市明掉入海洋球的環節,工作人員很長時間沒有反應,在主持人華少的要求下,才去把鄒市明拉出來。而當天陳偉霆、黃景瑜都有不同程度的抽筋。

之後小馬又參加了一次《追我吧》錄製。那天寧波下起了雨,地面濕滑,觀眾穿著雨衣,錄製依舊照常進行。當天的受傷者是unine組合成員李振寧。他在跑完全程後拉去吸氧,小馬覺得他「是個狠人,但也超級慘」。因為這個插曲,錄製又被迫延遲,觀眾淋著雨等待。到下一個環節開始時,已是凌晨三點。那一期,范丞丞一直躺在台上,小馬第一次感受「明星熬夜也受不了」。

11月19日,UNINE成員李汶翰結束通宵的節目錄製乘坐早班機返回北京,一臉疲憊

但在鏡頭裡,一切的筋疲力盡都被包裝成「激情」。觀眾在演播廳里扯著嗓子吶喊:「快點」「加油」「ta在你後面」,場外是不斷的奔跑、追逐。偶而,鄭愷會爆出一句,「哇,這個,真的爆炸了肺!」

范丞丞、鄭愷這樣的男明星,往往選擇堅持。女明星們很快出現身體問題。有人發出一張淤紫的腳踝照片,據說是某位參與錄製的女藝人受的傷。

高以翔去世的消息傳來後,所有參與錄製的藝人不約而同地對媒體噤聲。倒是鍾楚曦空降粉絲群,坦白自己錄製的驚險:「心臟會受不了……錄了兩期就堅決不去了……我吃速效救心丸了,連續三天」。

在提到高以翔的悲劇時,她認為「意料之外……想想也不是不可能,因為真的……太累太累了。」

3

「這個夜色四垂的跑道上,我們的模擬人生緩緩拉開了序幕」,成了最大的諷刺。

這句話出現在在一篇叫《,一場大型人生模擬遊戲》的文章里。這篇文章出現在11月10日的某個行業公眾號中,字裡行間充滿了對該節目的表揚。比如,文章總結《追我吧》的核心價值是——面對天降hard級別的挑戰,生理性的拒絕,不過是恐懼失敗。而迎難而上,才是對怯懦天性的一種決然反抗。整個節目被形容成「一個擁有霓虹酷炫視覺和硬核刺激內在的大寫的賽博空間」。

這個「異次元」風格的賽博空間,位於寧波鬧市區,離市政府不遠,周圍環繞著中國銀行、寧波銀行等高樓。場地決定了這個高運動量、高運動強度的室外綜藝,必然要在深夜啟動。何況節目的賣點之一,正是「都市夜跑」。

節目現場,陳偉霆正在挑戰70米高樓

在節目組的藝人邀約PPT中,《追我吧》被這樣介紹給候選嘉賓:新爆款時代開山作品,《奔跑吧》姐妹篇,集合全台之力鉅制,前有《奔跑吧》《王牌對王牌》等節目做例,「成功率有目共睹」……這檔主打的上星綜藝,在浙江衛視第四季度周五黃金檔播出,肩負的野心和壓力不言而喻。

小安覺得,70米的攀爬速降難度太大,但「已經搭建了這麼多的東西,總不可能因為強度要臨時改造吧,您覺得來得及嗎?特別是節目錄製到一半就停的那種,不現實啊。」

電視台和平台的頭部綜藝資源,對藝人團隊擁有不小的誘惑。所以儘管強度大,節目依然邀請到陳偉霆、黃景瑜等一線小生作為常駐嘉賓,當紅偶像組合火箭少女101、r1se、unine等團體,更是派出各自成員參與。

如今這檔頭部綜藝的拍攝現場,已經徹底熄滅了霓虹。在高以翔被送上救護車後,所有錄製藝人、經紀團隊和導演組駕車前往醫院。觀眾被大巴車陸續送走。高以翔的攝影師將機器里的內存卡交到導演組手裡。小安親眼看著全場的燈光漸漸熄滅。

直到27日下午,有寧波市民看到,「異次元的巨型裝置」被陸續拆除。

同樣是在這一天,在高以翔倒下後,一場全行業、甚至全社會的悲哀正在迅速蔓延。

徐錚下午發了微博,表示「太難過了!這麼完美的一個人!所有的年輕人在外工作首先一定要自己愛護自己啊,千萬不要拚命啊!」5分鐘後,他重新編輯了這條微博,加了一句,「節目的安全防範意識也太差了,絕對要負責任啊!」

黃磊則呼籲整個行業自問自責:「過度過險過激過勞都不該被描繪為敬業努力用功拼搏,而是應該被不斷的提醒和否定。」不過,他只將這段話發在了朋友圈,而非受眾更廣的微博。

無力感在整個行業蔓延。一張黑色的海報在相關從業者的朋友圈裡流傳,上面寫著:「我提倡:工作時長不超過12小時/重返片場之間不少於12小時/兩餐之間不超過6小時」——這聽起來並不難,是當下個體唯一能做到的「自救」,但如果沒有制度性約束,這些「基本權利」僅憑個人意志卻又都很難實現。

黃磊等多位娛樂圈人士在朋友圈轉發這張海報

很多質疑也在發酵。比如現場的醫療措施真的到位了嗎?夜跑項目是經過專家評估的嗎?截至發稿,浙江衛視一共發出兩次聲明,一次是在中午,通過節目官微確認了死訊;另一次是晚上,通過浙江衛視的官微,表達了「我們會深刻反思原因,對節目錄製所有環節進行全面檢查,更周全地做好節目安全保障工作」。

《貴圈》試圖聯繫浙江衛視進行採訪,無果;試圖聯繫參加過這個節目的嘉賓,也都遭到拒絕——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沉默的堡壘。相關責任方本該第一時間向公眾說明情況,但最終的表態只有兩條微博上的寥寥數言。所有關於事實和責任的追問,如同擲向山谷里的石頭,既沒有迴響,也沒有浪花。

(應受訪者要求,小安、小馬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騰訊新聞貴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