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陳曉旭除了林黛玉 她的一生還有更多傳奇

有句話叫:「天堂多個陳曉旭,世間再無林黛玉。」

陳曉旭離開我們已經12年了,也成了世人心中絕代凄美的林黛玉。

有人說她紅顏薄命,有人說她過慧易夭。

但她的一生充滿神秘與傳奇,絕不止林黛玉那麼簡單。

短短的四十餘年光陰,卻譜寫了人生最美麗的芳華。

1

據陳曉旭的父親說,陳曉旭出生前,她的母親曾做了一個夢。

陳媽媽夢見一個老頭兒告訴她,你的女兒應取名叫陳ye芬。

Ye是個生僻字(上艹下也)。

陳曉旭父親聽後,就去查這個字,發現是個生僻字。

字典里根本沒有。

後來四處打聽才知道,這是一種長於南方的野生小草。

再深入了解後,一位深通《易經》的高人告訴他:「這個名字啊,就是林黛玉的命」。

陳曉旭父親一聽,這不就是紅顏薄命嘛。

馬上,就給女兒換了個明亮的名字。

喚作陳曉旭。

沒想到,名字是改了,可宿命還是沒能改變。

陳曉旭父親是鞍山京劇團的導演,母親是京劇團演員。

可以說是出生於藝術世家,書香門第。

受父母影響,從小她就多才多藝,天生充滿靈性。

在少女時期,就有著純美至極之感。

她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一名芭蕾舞演員。

奈何最終未能如願以償。

那一年她12歲,給一個心懷夢想的少女帶來了不小的打擊。

於是,她開始將自己的內心情感化作一首首唯美動人的詩。

開始在雜誌上發表文章,處女座《我是一朵柳絮》在《青年雜誌》上發表時。

她才只有14歲。

才華這塊珍寶,是上天賜給她的。

而那首《我是一朵柳絮》讓她這一生註定與林黛玉結下不解之緣。

我是一朵柳絮,

長大在美麗的春天裡,

因為父母過早地把我遺棄,

我便和春風結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

不要問我的家在哪裡,

願春風把我吹送到天涯海角。

我要給大地的角落帶去春的消息。

我是一朵柳絮,

生來無憂又無慮,

我的爸爸是廣闊的天空,

我的媽媽是無垠的大地。

2

1983年,《紅柳夢》劇組在全國選拔演員。

當時還是鞍山話劇團一名小演員的陳曉旭偶然間在雜誌上看到了這個消息。

瞬間是有所心動的,她認為自己比較適合演林黛玉。

但卻遲遲不敢行動。

在當時的男友畢彥君極大(後來成為他第一任丈夫)的鼓勵下。

陳曉旭鼓足勇氣給導演王扶林寄去了一封自薦信。

她挑選了自己的一張照片,然後在照片的背面寫下了14歲時作的詩。

就是那首《我是一朵柳絮》。

當時寄給劇組的自薦信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份,像雪花一樣。

信件能給回復就是一件極難的事了。

陳曉旭信中的文字、照片和小詩,到了王貴娥手中。(王貴娥當時在《紅樓夢》劇組管收發和選拔演員工作。)

一下被這個獨特的姑娘給觸動了。

然後轉送給了導演王扶林看,也覺得是個不錯的苗子。

六天之後,終於有了回信。

導演王扶林親自寫信給了她:

「讓她來北京面試,如果面試成功,差旅費報銷,不成功,就要自理。」

雖然有了面試機會,但這個角色來的也實屬不易。

要知道劇組對角色要求那是極其之高。

光是演員挑選籌備就花了近一年時間。

與陳曉旭爭奪林黛玉一角的就有上千名,甚至更多。

當時陳曉旭回答了近百個關於《紅樓夢》的問題之後,才過了初試。

然後就回家等消息,這一等就是一年。

海選時的照片

這一年,她把《紅樓夢》原著研究了個遍,做了無數的筆記。

終於北京來了個人告訴她,四月一日,需要去北京報到。

會安排所有選中的演員集體送到培訓班去學習(培訓地點在圓明園)。

然後反覆觀察3個月後,產生最終人選。

1984年陳曉旭在進行演員培訓時的採訪

當時陳曉旭發現自己並不算林黛玉的最佳人選,每一個都特別出色。

林黛玉的候選人除了她之外,還有張蕾、王曉潔、胡澤紅和沈璐。

但陳曉旭除了氣質和內心敏感度高度契合之外,還有一樣東西打動了導演。

就是她對林黛玉一角充滿了無人能比的堅定與自信。

當時王扶林考了她一個很刁鑽的問題。

《紅樓夢》金陵十二釵中的判詞,妙玉的判詞是什麼?

陳曉旭讀了太多遍原著,她不假思索的回答說:「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

王扶林很是驚訝,也一下子對她產生了興趣。

王扶林導演又問她:

「如果不演林黛玉,你選一個其他的角色演,怎麼樣?」

「我就是林黛玉,如果我去演其他角色,觀眾會說林黛玉去演其他角色了!」

這次,便認定了她。

王扶林與陳曉旭

其實王扶林還在想,如果有比陳曉旭更適合的,到時候可以再換。

等到正式拍攝後,王扶林就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再也沒有比她更適合林黛玉了。

曹禺先生當年看了陳曉旭的表演說:

「從梅蘭芳到現在,我看過十幾個黛玉,以這個為最好。」

這一角色,也再無人能夠超越。

責任編輯: 李雨菡   來源:1號嘮嗑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