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伊利夏提:不僅是維吾爾民族 任何一個民族都經過了長期遷徙和融合

作者:

中國國務院的《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白皮書》第四部分的題目是:《維吾爾族是經過長期遷徙和融合形成的》。

這當然沒有錯,世界上大多數的民族都經歷了遷徙、融合的過程。但必須記住的是,有些民族在遷徙的過程中消失了,如曾為維吾爾民族源頭之一的匈奴就基本消失在了遷徙中;有些民族在融合的過程中消失了,如在中國歷史上被稱為『南蠻』的長江以南各民族,就消失在長期的歷史融合中。

現在的漢民族,也是從黃河流域一路向東、向西、向南、向北,遷徙擴張、融合(實際是強制同化),才形成今天龐大的「中華民族」的。

只有保持了相對強勢、頑強的民族,才能夠在經歷了萬劫不復的遷徙,在新的家園再一次復興建國,而不丟失自己的民族名稱及其核心內涵;只有保持了相對文明優勢的民族,才能夠通過融合其他民族,或血緣近鄰民族而發展壯大自己,再以原有民族自信心豐富自己民族的文明內涵,以持之以恆的獨特民族文化,而不消失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

不假,維吾爾民族確實在歷史上經歷了遷徙,也融合了其他民族,但維吾爾民族是這樣的一個民族:他在歷史上曾經是強勢的、頑強的一個民族,建立過帝國,如和唐朝並立的回鶻(回紇)帝國,以及後來與中原大宋國並立的高昌(吐魯番為中心)維吾爾汗國、甘州(現甘肅省一部分)維吾爾汗國、喀喇汗王國(喀什噶爾為中心)等。

維吾爾民族更是一個擁有自己獨特的、相對優勢文明的民族,它在歷史上曾經對其他民族產生過深遠的影響:如回鶻帝國對唐朝的影響(拯救了瀕臨崩潰的唐王朝),如高昌回鶻王國對成吉思汗蒙古帝國的影響,維吾爾人對蒙古文字的影響;蒙古人迄今在用的文字就是由古維吾爾文而來的;甚至後來的滿洲帝國使用的滿文,也是源自古維吾爾人文字。

應該可以說,維吾爾民族在遷徙中、在融合中,以其當時之民族強勢、文明之優勢,不僅沒有被融入其他民族,而是頑強的保住了自己,一次次的從自己的廢墟中站立起來,復興民族,重建其家園。而且,維吾爾民族在與其他民族交流、融合的過程中,以寬容、以容納百川之寬廣胸懷和自信接受了他們及其文化,更新、豐富了自己的文化,這不僅凸顯維吾爾民族的寬容、包容,而且也彰顯維吾爾民族強大的自信心。

回到主題,中國白皮書在其短短三段文字里,主體卻不是要講民族的遷徙和融合,因為這無助於其邪惡的政治目的。遷徙和融合是這段文字的引子,這段的主旨在這三句話,第一句:「1934年,新疆省政府令,決定統一使用維吾爾作為漢文規範稱謂,意為維護你我團結,首次精確的表達了Uyghur名稱的本意。」第二句是:「歷史上,維吾爾族先民受突厥人奴役,兩者是被奴役和奴役的關係。」第三句是:「語族和民族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中國使用突厥語族語言的有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烏孜別克族、塔塔兒、裕固、撒拉等民族,他們都具有各自的歷史和文化特質,絕不是所謂『突厥族』的組成部分。」

中國國務院的《新疆的若干歷史問題白皮書》。(視頻截圖)

第一句話,本來根本不值一駁,但既然是中國國務院以白皮書形式拿出來說事,那我也就耐心點。任何一個民族的名字,只在本民族的語言有意義,其他民族語言里只能音譯,在其他民族文字里根本不具有意義。法國人(民族)French,只在法語里有意義,在中文裡,肯定不是發達國家或法治國家人的意思;俄羅斯族Russian、塔塔爾族(韃靼族)Tatar、柯爾克孜族(吉爾吉斯族)Kirgiz什麼意思?希望中國國務院能以白皮書形式解釋一下。

Uyghur只在維吾爾語里有意義,即聯合、團結的意思,而在中文裡狄歷、丁零、鐵勒、敕勒、高車、袁紇、回紇、回鶻、畏兀兒、維吾爾都是音譯,合起來發音才表達Uyghur民族名稱!就如American音譯為「美利堅族」,American只在英語意境里有意義,但不意味著美國人是既美麗,又利他,還特別堅強。

第二句話,中共政府無非是以陰險政治目的,利用歷史上的部落間衝突,企圖以編造政治傳奇來離間突厥民族大家庭中的成員。

維吾爾人屬於突厥民族這一事實,我已在前面的幾篇駁斥文章里詳細陳述過了,在此不再啰嗦。

中國政府除非燒毀全部記載突厥和回紇(回鶻)之間關係的漢語歷史文獻,如《新舊唐書》、《通典》,以及近代學者如:馬長壽、岑仲勉、耿世民、林幹,甚至楊聖敏等研究突厥、回鶻史學者的書;燒毀全部其他文字,如:阿拉伯、波斯、希臘文等的歷史文獻;摧毀全部迄今還屹立於蒙古國的突厥、回紇碑文,否則再怎麼編造,都沒有用!

只就維吾爾人是否受突厥人奴役,談一點看法。

一千多年前的游牧民帝國里的民族構成,是以血緣相關部落,據其血緣關係遠近,在國家組成結構中佔有地位。當然,宮廷上層主要是由統治部落構成,其他被統治部落平時上貢、戰時應召出兵打仗,這是游牧帝國最基本的社會運作。

無論是千年前的游牧帝國,還是中原王朝,為了王權財富,父子、兄弟相互奴役、相互殘殺的故事,何止突厥統治部落和回紇或其他部落間的奴役、征戰呢?中文歷史文獻里的弒君、弒父,征戰、屠殺的歷史記載還少嗎?中原的每一個王朝的推翻,新王朝的建立,哪一個不是通過相互間血腥殘殺而建立的呢?

遠的不說,近代自滿清被推翻,軍閥混戰、北伐、國共內戰,如長春圍城、三大戰役等死傷千萬之多,還不夠邪惡嗎?難道國共是兩個民族嗎?顯然,就因歷史上曾敵對過因而就一定不是一個民族的說法,無法自圓其說。

第三句話如果用到所謂「中華民族」或「漢人」最適用。如果沒有秦帝國武力征服下的「書同文,車同軌,行同倫」,就不存在一個漢民族!如果不是蒙古帝國、滿清帝國使用過一些中文,有哪個無恥的中文御用學者膽敢說蒙古帝國、滿清帝國是中國人的祖宗呢?

既然按中文御用歷史學家的說法,凡是使用過中文的王朝,無論其為古代的北魏、大遼、金,還是後來的蒙古、滿洲都是中國,都是中國人。那使用同一突厥語言、文字的各突厥民族,當然更應該是一個大家庭的成員!何況,維吾爾人和哈薩克、柯爾克孜、烏孜別克族、塔塔兒(韃靼)、土耳其等的語言差別,還比上海話和普通話、廣東話和普通話,以及中原各地方語言之間的差別要小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