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長平:「六四」之後的最大成功

作者:

香港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中的勝利,以及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保護香港法案》,都被認為象徵意義大於實際功效。其實,它們起了一個非常具體的作用,那就是延緩、甚至終止了「六四」鎮壓2.0版在香港上演的可能性。

由香港警察與消防等多個政府部門組成的安全小組於周五(11月29日)上午完成在理工大學的搜證,並在接近中午的時候解除該校為期將近兩周的封鎖。至此,這場運動中最激烈的一場抗爭落下帷幕。

包括理大抗爭者在內,反送中運動開始至今,遭港警逮捕的人數已超過5000人。還有難以計數、甚至難以查明的傷者、嚴重傷者和死者,為香港民主、自由和全人類的尊嚴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但是,無論如何,30年前的血腥、恐懼和窒息沒有重演。

林鄭月娥撤回修訂「送中條例」的時候,有人感慨說,這是「六四」之後,中共政權在其統治所轄之內,第一次向人民讓步。這次區議會選舉,則不再需要統治者的讓步,而是人民向民主自由的闊步前進。

「內政」這塊遮羞布被中共用得太髒了

「六四」之後,中國政府對內污名「西方反華勢力和平演變」,對外抗議外國政府「干預中國內政」,並非沒有成效。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西方社會對冷戰的反思為中共在全球譴責中活下來並變得強大提供了機會。一邊譴責普世人權是干預內政,一邊大舉侵蝕西方社會,成為中共的拿手好戲。

美國國會兩院以壓倒性多數通過、美國總統川普於感恩節前夕簽署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是「六四」之後最成功的一次「干預中國內政」。曾幾何時,星條旗出現在香港抗議人群中引發爭議,如今它已經正大光明地在這裡遍地招展了。

此外,旨在捍衛藏人宗教自由權利的《加強西藏政策法案》也於今年7月由民主黨人提交國會。今年9月11日,美國參議院通過了由民主黨和共和黨代表共同提交的《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我們有理由期待更多的「干預中國內政」。

歐洲也沒有袖手旁觀。新屆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強調,「我們的美國朋友是合作夥伴……中國是另一回事。在與中國打交道時,我們更需要弄清楚如何處理棘手的問題。例如,在我們看來,中國對其公民的社會信用評估存在很多問題。絲綢之路倡議的結構方式在我們看來也存在很多問題。我們需要討論這些問題,我們將做到這一點。」聽起來比較客氣,但是問題的落點都很實在。一個月前,10月24日,歐洲議會宣布,被中國判處無期徒刑的維吾爾經濟學者、人權捍衛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獲得2019年薩哈羅夫思想自由獎。

「內政」這塊遮羞布被中共用得太髒了,西方社會對它僅存的一絲尊重也正在喪失。正如長年關注中國人權議題的德國聯邦議院議員、人權委員會發言人鮑澤(Margarete Bause)最近接受採訪時所說,人權事務不是單純的國內事務。一個人不管生活在什麼地方,他都擁有人權,有著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等等權利,「而新疆當局正在侵犯這些權利,所以我強調,這不是國內事務、不是內政,而是國際法事務、國際社會事務」。

鎮壓仍在繼續,抗爭仍須努力

「六四」鎮壓25周年祭日,也就是2014年6月4日,我在《南德意志報》發表文章《鎮壓仍在繼續》(Die Unterdrückung geht weiter),其中寫道:

除了畏懼「六四」二十五周年出現更多政治抗議之外,這些事實還表明習近平上台後的一個變化。如果我們看看自去年以來的反憲政等宣傳文章,就會發現它們比任何時候(甚至「文革」)的意識形態理論都更加粗鄙和蠻橫。顯然,習近平並不滿足於哪怕已經很成功的愛國主義教育,而更傾向於直接的暴力打壓。如此一來,反對者的處境將會更加艱難。但是,為政權辯護者也失去了某些自欺欺人的話語,從而讓中共面臨更大的危機。

五年過去了,這種趨勢在中國大陸沒有改變,而是變得更加嚴峻。人權律師、異議人士和少數民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殘暴虐待。所幸,香港人站出來了,以令人震驚的勇氣和智慧阻止了這個被認為強大無比的專制怪獸的橫行霸道。

不過故事遠遠沒有結束。歷史上很多專制政權都曾戲劇性地坍塌,但這樣的劇情還沒有在中共佔領的舞台上演。人們通常認為,民主制度韌性而持久,專制政權剛性而易碎。多年前,美國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教授提出過一個判斷,認為中共政權是一種具有自我調節能力的「韌性專制」。的確,為了保住專制權力,它可以扮演各種角色。但是,無論如何,它不會放棄專制的本質。

鎮壓仍在繼續,抗爭仍須努力。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