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和理非不甘被捕控暴動罪 冒險爬渠逃生 污水及肩蟑螂同行

約半小時後,「咚隆」一聲,渠蓋被揭開,L一行人小心翼翼爬上地面;來不及喘氣,便摸黑穿過雜亂的建築材料堆、竹陣,尋找等候多時的「車手」,「唔記得跑咗幾耐,總之去到,見車就沖埋去。」據說,這條水陸兩路逃亡路線,全長超過1.5公里,路途最遙遠、難度最高,也是最遲被抗爭者發現的路線;多個消息指出,數十人成功循此路線離開,L的一批幾乎是最後。

上周一個凌晨,渾身臟透的L戴著防毒面罩,冒住疾風,走進理工大學某處渠口。水位上漲,他迫不得已脫下面罩,那陣令人透不過氣的臭味隨即讓他難以呼吸,遑論那些乘機爬上臉的蟑螂。硬著頭皮走了半小時,他和幾位同伴勉強爬上地面,用僅余的腳力跨過障礙,跑上接應的私家車離開。終於抵達「安全屋」,他二話不說沖入浴室,連沖5次涼,找回乾淨皮膚的感覺。「我冇諗過沖涼系一件咁奢侈嘅事,而家會好珍惜每一次沖涼嘅機會……」已穿回整潔衣服的L如是說。要冒著生命危險逃亡,只是不想投降、不甘心被無理控告暴動罪。雖然為安全計暫時有家歸不得,住進了「安全屋」,但L無悔曾在理大抗爭一役站到前線。

也許是逃脫過程太驚險,L收到訪問邀請後不斷問記者,其他人知否他受訪?坐的士往訪問地點會否遇上「報串」的「藍絲」司機?報道如何保護自己身份?刊登後若遇上危險該如何是好?記者用足兩天時間解釋後,他終於答允受訪,「嗱,我搵條命嚟博(受訪),你一定要保住我。」

來到訪問地點,緊張得徹夜未眠的他換上黑色服裝、戴好口罩,坐穩後刻意拉低黑色鴨舌帽,再雙手緊扣。記者請他先憶述何時開始留守理大時,他立即更正:「唔系守,系被困。」自稱和理非的他續說,當日(11月17日)下午帶同物資到理大一帶支援,下午5時許想離開時,在A座附近遭防暴阻撓,「之後一直走唔到,不斷見到班勇武小朋友真系好犀利,頂完水炮車,成身藍色慘叫住返嚟沖身,(我)真系唔忍心,又嬲,落咗去幫手頂嚇。」

翌(18日)早開始,抗爭者想盡方法突圍,L初時沒參與,「游繩就有,但知道嗰陣好遲,跑到去橋已經見到差佬射TG(催淚彈)。加上現場話女仔優先離開,我諗自己都等得,所以返入去。」一等就是幾天,其間他與3名女士互相照應,眼見校園衛生環境一天比一天惡劣,「最深印象系大can(飯堂)成陣酸餿味,嘢食都發臭,咁大個人第一次聞咁臭嘅味,唔敢留喺度,唔好話食。」衣物要更換,他在臨時「衣帽間」見衫就換,大碼女裝也不放過,換好後就返回房間休息、想方法離開,餓了就吃乾糧。精神欠佳加上胃口差,有時數塊餅乾就夠捱一日。

L斷定警方不會貿然攻入理大,所以一度打算死守;但留守者越來越少,他只有再次思考逃離,「只要唔投降,我都會試。我都冇扔汽油彈,點解畀差佬登記、告暴動、坐十碌?」其間,留守者爬渠離開的消息不斷傳出、報道,有人成功、有人被捕、有人誤中沼氣而半昏迷。到上周一個凌晨時分,他決定隻身勇闖渠路,他說原因很簡單,「如果陸路走,俾警察射,我條命控制喺佢哋手;如果水路走,就算我跌傷死咗,條命控制喺自己手。我情願衰喺自己手。」

漆黑的校園裡,他剛好遇上幾位勇士,一同揭開渠蓋,人生第一次下探那更幽暗的空間。路線九曲十三彎、水位逐漸上漲至及肩,L很快要脫下防毒面罩,側著頭前行,盡量大口吸氣,「其實條渠好臭,不過聞慣咗大can嘅味,都唔覺得特別犀利。」走到中段,他身後傳出咕咕聲響,殿後的同伴開始呼吸困難,他立即捉實同伴、協助其理順呼吸,再慢慢前進;捱到後段,水位降至及腰,看似曙光將現,但腳下的泥沼異常厚實,每一步都踏得很吃力,一行人的體能也消耗殆盡。

約半小時後,「咚隆」一聲,渠蓋被揭開,L一行人小心翼翼爬上地面;來不及喘氣,便摸黑穿過雜亂的建築材料堆、竹陣,尋找等候多時的「車手」,「唔記得跑咗幾耐,總之去到,見車就沖埋去。」據說,這條水陸兩路逃亡路線,全長超過1.5公里,路途最遙遠、難度最高,也是最遲被抗爭者發現的路線;多個消息指出,數十人成功循此路線離開,L的一批幾乎是最後。

一段時間後,L抵達「安全屋」,情緒才稍稍放鬆,「第一件事就系去沖涼,沖好多次涼,沖4、5次涼。好爽快、好舒服,但系好臭好痛。我冇諗過沖涼系一件咁奢侈嘅事,而家會好珍惜每一次沖涼嘅機會……」整頓好後,他才安心致電家人,「同佢哋講,我真系出得返嚟、喺出面喇,唔系好似之前講,喺朋友度住呀……」說到這裡,他稍稍停頓,續說:「到而家都未敢返屋企,但會約佢哋出嚟見面。(有冇擁抱同喊?)一定有喇。」

L表示,逃離理大後,絕大部份時間不踏出「安全屋」半步,除了要外出用膳,才戴著那頂黑色鴨舌帽,低著頭在街上快步走。他說,不知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何時完結,只能見步行步;但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則不論風險多大,都去了票站盡公民責任,成功踢走建制派。

L多番指出,理大攻防戰里,有數以百計人士和他一樣,早在警方公開「呼籲離開」前已想走出校園,無奈警方執意「一竹篙打一船人」,結果想突圍的人更不怕生命危險,想死守的人更無懼環境惡劣,想和平離開的,也不甘願「投降」等著被控暴動罪。雖然家人飽吃驚風散,但L稱不後悔,「今日封鎖線系理大,如果冇人幫佢哋,他日18區繼續開花,差佬全港都set封鎖線,落街都告你暴動,到時乜都返唔到轉頭啦系咪?」

訪問完結後,記者打趣問:「嚟接受訪問危險啲,定系去票站投票危險啲,定系爬渠走危險啲?」L笑而不語,步出漆黑的房間,迎接室外的艷陽。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記者於健民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