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走入歐陽修筆下的琅琊山

琅琊山夜色

很多人知道琅琊山,都緣於歐陽修的散文名篇《醉翁亭記》。琅琊山離我常住之地不遠,一路向西,過南京就是。別看這百十公里的距離,從蘇到皖,出省了。停好車,往琅琊山風景區走。入口處,一座長長的碑霸氣地映入眼帘,上刻《醉翁亭記》全文,篆刻疏朗大氣、筆法飄逸靈動。耳邊響起《醉翁亭記》誦文:「環滁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歐陽修,北宋政治家、文學家,號醉翁。琅琊山上,翼然臨於泉上的亭子是山之僧智仙所作,名之者就是歐陽修。醉翁亭和北京陶然亭、湖南愛晚亭、浙江湖心亭並稱中國「四大名亭」,醉翁亭名列首位。置身山林入口,濃濃的文化氣息撲面而來。

景區內道路寬闊,非南方曲徑通幽、小橋流水的精緻,有北方的粗放豪爽。兩邊山坡巨石、怪石多而奇。山上樹多,枝高葉蓬,灌木植被豐富。空氣盪心滌肺、清爽宜人,讓人情不自禁深深吸氣,長長吐氣。在琅琊山,呼吸是自由的,酣暢的,幸福的。花草樹木漫山遍野,經霜五彩斑斕,秋之絢麗多彩,讓人忘記塵俗雜事,只想將一顆心投入山林,學醉翁吟詩賦文。

路邊多高大銀杏樹,樹葉金黃明亮,山坡、溝渠,落葉遍布。有練字的老人,以拖把為筆,以景區大道為紙,練字健身養性。「地書」成為琅琊山風景區一景。

琅琊山因東晉司馬睿任琅琊王時曾寓居於此得名,擁有名山、名寺、名亭、名泉、名文、名士,是皖東極富文化底蘊的勝境。我們先醉翁亭後深秀湖再紀念館,且行且探尋。

山上樹木赤橙黃綠都有,濃蔭之中,潺潺泉水瀉出,水入方池,又匯入山溪,「讓泉」二字碑刻拙樸凝重。聽說讓泉水溫終年保持十七八攝氏度,頗為奇特。泉水清澈可飲,捧一口喝,有淡淡甜味。從字面上揣度,讓泉應是禮讓之泉,查閱出處,果有兩峰讓出之意。有泉,喜酒,風雅率性如歐陽修者,自然可以玩「曲水流觴」的遊戲。「太守與客來飲於此,飲少輒醉,而年又最高,故自號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

此「年高」,也只40來歲,正值壯年。歐陽修知滁,前後約兩年零四個月,給滁州留下了許多遺迹和不朽詩文,成為當地寶貴的文化資源。在歐陽修筆下,滁州無時無刻不美。「若夫日出而林霏開,雲歸而岩穴暝,晦明變化者,山間之朝暮也。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落而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

滁州在長江和淮河之間,山高水清,民風淳厚,歐陽修在滁州,對於政事實行「寬簡」政策,不苛求,不瑣碎,不唯政績,辦事遵循人情事理,不博取聲譽,只要把事情辦好就行。大抵也只有這樣天性率真、不拘小節的太守,才會與滁人同游,呼嘯山林,興盡而返吧。他把各種生存境遇當成人生饋贈、生命體驗,即便是遊山玩水,即便是地方小吏,也時時處處全身心投入,用現在時髦的話說,有強烈的在場感,歐陽修一直活在屬於他自己的當下。

滁州之後,歐陽修改守揚州。揚州因此擁有了平山堂。哪裡得歐陽修,哪裡得福。

醉翁亭以前僅一座小小的涼亭,現在擴充至醉翁亭、寶宋齋、馮公祠、古梅亭等九院七亭,人稱「醉翁九景」,都有文忠公歐陽修的痕迹。

歐陽修離去已近千年。翁去千載,醉鄉猶在;由亭到堂,身影不孤。這就是文字的力量。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鳳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