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1937年蔣介石對日國防作戰計劃曝光

作者:
日軍在付出死傷六萬餘眾的代價後佔領上海,按著又攻佔了蘇州等地,南京危在旦夕,國民被迫宣布遷都重慶。對此,蔣介石代表國民發表遷都聲明:我們始終相信,暴力是不能打垮我們的。終有一天,會由敵人製造的廢墟中出現嶄新的國家,只要地球存在,這個國家就將繼續存在。敵如進攻南京,我們就保衛南京。敵如進攻四川,我們就保衛四川。只要敵人繼續侵略,我們就繼續抵抗。敵人不懂得中國領土是不可征服的。

蔣介石和陳誠

實際上,日軍統帥部完全為中國方面的計謀所制約,在華中擺開了一副大決戰的架勢。只有到八年的苦戰之後,他們才知道在戰略布局上上了大當,把自己擺到了被動的一方。

1937年7月7日。

日軍在中國的駐屯軍步兵第一聯隊一部,在蘆溝橋附近同中國軍隊駐守該地區的二十九軍師37師219團一部發生激戰。

頓時,日本軍方一片按捺不住地狂歡。他們蓄謀已久的挑釁,終於惹得中國守軍奮起自衛。日本的主戰派們斷言:中國和軍隊的生存不會超過三個月。

同日,關東軍司令官植田謙吉大將,參謀長東條英機中將急電東京統帥部參謀總長:「鑒於華北局勢,現命獨立混成第一旅團(機械化部隊),獨立混成第11旅團之主力以及航空部隊之一部做好隨時出動之準備。」

日本駐朝鮮軍司令官小磯國昭中將致陸軍部杉山陸相急電:「由於華北事件之爆發,已命第20師團之一部採取隨時出動的態勢。」

7月8日。

關東軍司令官植田謙吉大將和參謀長東條英機中將,竟以滿洲國武裝部隊首腦的身份發表所謂的聲明:茲因暴戾之中國第29軍挑戰,華北發生事端。關東軍正以極大關心及重大決心,密切注視本事件之發展。

同日,關東軍和駐朝鮮軍首腦致電日東京統帥部,強烈要求日統帥部當機立斷,痛下決心,以蘆溝橋事變為契機,實現徹底征服中國之「宏圖大業」。

7月10日上午11時,南京。

日本駐華大使會見 中共外交部長王寵惠,以咄咄逼人的口氣通告日本對蘆溝橋事變的態度和要求:第一,中國賠償一切損失;第二,中國軍隊撤出蘆溝橋、永定河地區;第三,懲辦在蘆溝橋自衛還擊的中國軍官長;第四,中國向日軍賠禮道歉。

王外長根據蔣介石的命令,對日方的恫嚇性通告,當即進行了義正詞嚴的反駁,並通告日方,中國和軍隊決不向侵略軍低頭,只要日軍進攻,中國軍隊將堅決抵抗,直至徹底打敗侵略者。

日本碰了一鼻子灰,於11日召開五相聯絡會議,緊接著又召開緊急內閣會議,決定實行全國總動員,斷然向華北增派兵力,發動對中國的全面戰爭。同時決定,為了策應日軍主力對華北的進攻,以海軍一部兵力,在華中、華南方面擔任牽制任務。

日軍戰略企圖已十分明顯:集中主力於華北大平原,首先擊破第29軍(約十萬兵力)以解決華北問題,打開通往南方的門戶,然後揮軍南下打擊中國軍隊之精銳中央軍,摧毀中國的中央政權。

到7月中旬,日軍已在華北集結兵力達五個師團,總計十萬人以上,並配有數百架飛機和大量坦克戰車。

蔣介石決心在北方同日軍決戰。7月9日,電令第29軍軍長宋哲元將軍,「守土應具必死決戰之決心與積極準備之精神相應付……務須不喪失絲毫主權為原則」。又令孫連仲第26路軍北上河北保定、石家莊地區,準備同日軍大戰。

7月10日,蔣介石決定調集一百個師於華北第一線作戰,另以八十個師的兵力為預備軍。

7月13日,蔣電告宋哲元:"中央已決心運用全力抗戰,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以保持我國家之人格"。

7月16日,日軍向華北發動大規模進攻,中國守軍第29軍同敵人展開了殊死搏鬥,然後由於武器裝備太落後,無法有效阻止日軍機械化部隊的推進,在短短十幾天之內,北平、天津相繼失守。

華北前線守軍吃緊的戰報不斷傳到南京蔣介石的統帥部:守軍各部傷記亡極為慘重,第29軍副軍長佟麟閣將軍,第132師師長趙登禹將軍在戰場上壯烈殉國。

蔣介石急令中央軍精銳,湯恩伯將軍的第13和衛立煌將軍的第14集團軍等部馳援華北。

8月初。湯軍突然出現在八達嶺、南口一帶,對正欲從北平地區南下作戰的日軍主力形成背後的威脅。日軍中國駐屯軍司令官香月清司中將立即命令兩個師團的兵力,攻擊南口的湯恩伯軍。

湯恩伯軍戰鬥極為頑強,給敵以沉重打擊。

衛立煌軍已從保定附近穿過山地,向西北馳進,對進攻南口的日軍左側背發起猛攻,使敵陷入腹背受擊狀態。

日軍為解救被圍攻的部隊,遂調集華北所有兵力增援南口。中國軍隊亦不斷向南口方面增援。

南口地區的大戰日夜進行著。

南京。

蔣介石為了避免南北兩個方向作戰,亦即防止日軍在華東沿海進攻,分散和牽制中國軍隊北上決戰的兵力。在蘆溝橋事變發生時,他便決心以先發制人的手段,徹底消除國民「後院」之潛在威脅。為此,蔣介石向華中守軍發出命令: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於規定同一時間內,將敵在我國華中地區非法強佔之各據點撲滅之:

(一)國軍於華北抗戰初期,奇襲掃蕩上海敵之潛勢力,爾後則確實佔領之。

(二)上海當軸應充實憲警之力量,俾能協助國軍掃蕩上海敵之潛勢力。

由於日軍事先從漢奸那兒獲得了中國軍隊將以先發制人手段掃蕩華中日軍的情報,武漢以下長江中的日本海軍艦艇部隊和長江中、下游沿岸的部分海軍陸戰隊,在中國軍隊「一掃」之前,偷偷逃至上海。

上海警備司令張治中將軍根據蔣介石的命令,為了掃除上海之敵,積極部署兵力。指揮部隊於8月9日主動挑起戰事,於8月13日與日海軍陸戰隊展開大規模戰鬥。

在上海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兵力在六千人以上,又加上第3艦隊的艦艇部隊和空軍配合作戰,致使張治中未能將上海之敵「一掃」而光,反而陷入了痛苦的拉鋸戰。

中國軍隊亦陷入了蔣介石力圖避免的南北兩面作戰的不利境地。

8月15日,廬山。

軍政部政務次長陳誠接到蔣介石從南京發來的急電,令其速往南京,策定抗戰方略。

陳誠時年39歲,身材短小,精明強幹。他是蔣介石的浙江籍老鄉,也是蔣的心腹幹將。自從1924年他到黃埔軍校擔任上尉教育副官追隨蔣介石以來,一直對蔣忠誠不貳。1936年12月,張學良、楊虎誠發動西安兵諫,陳誠作為蔣的隨行人員,也被扣留於西安。在生死未卜的那些日子裡,陳誠決心與「領袖」同生共死,凜然對張學良宣布:「如果蔣委員長遇害,就早一點把我也槍斃了!」並竭力說服張學良不要殺害蔣介石,說:「你把老頭子扣起來。那就把中國交給你,你有那個能耐把中國搞好?全國的軍隊能聽從你的指揮去打日本?……」

是日,陳誠從廬山飛抵南京,蔣介石問他對抗戰計劃有何意見。

所謂抗戰計劃,即《國民1937年度國防作戰計劃》(甲、乙兩案)。該計劃於36年底,由參謀總長程潛上將主持制定,送蔣介石審定,蔣又叫陳誠認真研究。

陳誠認為該計劃在敵情判斷方面有十分精明正確之處。如:查敵國常備軍,可以用於最前線之兵力約九十三師團十七旅團,二百萬人左右。除去用於防禦蘇俄和受歐洲方面牽制,用於進攻我國的兵力最多只能使用三十至四十師團,即六十萬至八十萬人;敵因軍備及一切物質上均較我有優勢,並掌握絕對制海、制空權,敵對我將採取積極之攻勢,而期速戰速決等等。

但是,該作戰計劃在作戰方針和作戰指導要領方面,都主張處處設防,禦敵於國門之外。如甲案中的作戰方針規定:我國軍隊以捍衛國土確保民族獨立之自由,在山東半島經海州——長江下游,在杭州灣以南沿岸,應根本擊滅敵軍登陸之企圖。在黃河以北地區,應擊攘敵人於天津——北平——張家口之線。

陳誠認為這不切我國實際。提出了持久戰的戰略。他說:「我國因軍備落後,且未有充分作戰之準備,不宜實施速戰速決,也斷難取得速戰速勝之效果。我國長處在於國土廣大,人口眾多,經濟資源散布各地,具有長期抗戰的條件。故我國對日本作戰之最高指導方針,不能不根據優劣相反之客觀條件,實施持久消耗戰略。在此項大方針下,對日作戰之具體運用,可分為三個時期:第一期為持久抵抗時期;第二期為敵我對峙時期;第三期為我總反攻時期。在抗戰第一時期,我軍對日軍之攻勢,僅作為限度之抵抗,爾後主動轉進,以消耗敵人戰鬥力,保存我軍之主力。藉以空間換取時間,擴大戰場,分散敵軍兵力,以求達成早日阻止敵人的進攻,及建立長期抗戰力量之目的」。

陳誠的見解甚合蔣介石之意。在這以後的八年抗戰中,持久戰三階段,後退、相持、大反攻;以空間換取時間等等口號都為蔣氏和國人的口頭禪,並作為中國軍隊抗戰的重要戰略方針予以實施。

接著蔣介石又說,原本只為掃除國府側背潛在危險,不想上海之敵十分兇悍,不但不能掃除,反致我軍陷入南北兩面作戰的不利境地,事到如今,上海之戰是繼續打下去還是毅然撤出戰鬥,以煩全力於華北戰場?

在坐的其他將領主張,鑒於華北戰場的不斷擴大,應立即停止上海戰事。

陳誠早已成竹在胸,對蔣介石說:「上海方面的仗絕非能不能打的問題,而是必須打,怎樣打,亦即大打還是小打的問題。」

蔣問他是什麼意思。

陳誠說:「北方戰場業已擺開。湯恩伯、衛立煌等部佔領八達嶺、南口一帶,給南下之敵側背插上一把利刃。日軍肯定是要南下的,因此,南口重地是他們在所必奪。而我軍亦在所必守。華北戰事的擴大已無法避免。敵從華北而來最為憂慮,華北一馬平川,千里大平原,利於日軍機械化部隊快速推進,速戰速決。華北日軍有關東軍和駐朝鮮方面軍作為後盾實力,調動方便,進出暢通,隨時可集中優勢兵力,長驅直入,若日軍在華北得勢,必以主力沿平漢路南下,直撲武漢。這樣,我華中部隊將被敵切斷後路,既無險可守,又無路可退。華中我軍則有被敵人一鼓而殲之的危險。」

蔣介石問道:「照你看來,應如何辦,才能避免這一危機?」

陳誠說:「日軍既然不肯放棄上海,不如索性將計就計,擴大上海戰事,把北方的日軍吸引到南方來。我華中廣大地區,江河縱橫,水網澤國,機械化部隊展開困難,敵之鋒芒頓然銳銼,而我軍則盡可發揮其優勢。」

蔣介石陰沉著臉,在巨大的地圖前凝視良久,突然兩眼雪亮,激昂地叫道:「打!上海的這個仗,一定要打!」

陳誠道:「您若決心在上海大打,第一步必須儘快向上海增加兵力,要造成以絕對優勢兵力圍殲上海之敵的態勢,才能有效地吸引敵主力,將華北戰場轉移華中。」

蔣介石一拳頭砸在地圖上的「上海」處。「增兵,把精銳主力都調上去!」

8月20日。

蔣介石發布命令,實行全國總動員,轉入戰時體制,以大本營取代軍委會。大本營最高首腦為陸海空軍大元帥,由蔣介石擔任。將全國劃分為五個戰區。其中上海、蘇南、浙江為第三戰區,由馮玉祥將軍任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為副司令長官。淞滬戰場的浦東方面,由張發奎指揮;淞滬近郊方面,由張治中指揮;江防方面由陳誠指揮。

轉瞬之間,由張治中負責的淞滬戰場,一下擴大為戰區,並迅速增加兵力達三十萬人。

面對這一新的變化,一心想從華北向南推進的日軍中央統帥部,感到有些莫明其妙,發出為什麼事變爆發以來,中國軍隊不再往華北增援,而在上海附近大量集結兵力的疑問。

當優勢的中國軍隊對上海日軍形成包圍態勢之後,天皇和日軍統帥部都極為震怒,認為中國方面侮辱了帝國皇軍。天皇通過近衛首相發表「膺懲中國軍」的聲明。十分惱怒地聲稱:中國方面如此輕侮帝國,帝國隱忍已達極限,決心採取斷然措施,膺懲中國軍,促使南京反省。

日本將向華北增兵改為向華中增兵,並將華北一部兵力轉調華中作戰。9月上旬,將駐紮於大連的天谷支隊、台灣的重藤支隊增調上海;9月中旬,又向上海增派第3、第9、第13、第101師團,以及野戰重炮兵一個旅團,獨立野戰重炮兵一個聯隊,追擊炮兵一個大隊和飛行團等部隊。

至9月中旬,日軍在上海的兵力達十萬人以上,重炮三百多門,坦克戰車二百多輛,飛機三百餘架,大小艦隻七十餘艘,以陸海空軍在上海與中國軍隊進行立體決戰。

9月21日。

國民大本營發布命令,調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馮玉祥赴華北組建第六戰區長官部,大本營大元帥蔣介石兼任第三戰區司令長官,親自指揮上海作戰。

蔣介石再次向上海增加兵力,並將戰區劃分為左中右三個作戰集團:右翼作戰軍總司令:張發奎上將,指揮第8、第14兩個集團軍;

中央作戰軍總司令:朱紹良上將,指揮第9集團軍和第17軍團;

左翼作戰軍總司令:陳誠上將,指揮第15、第19兩個集團軍。

此時,淞滬戰場中方已集結兵力達四十餘萬,幾乎全為中央精銳部隊。

為了更有效地吸引日軍,蔣介石還在部下的陪同下經常出現在上海前線指揮督戰。10月中旬的一天夜裡,蔣介石帶領第1預備軍司令長官李宗仁、大本營副參謀總長白崇禧等高級將領去淞滬前線。列車行至蘇州近郊,突遇幾十架日機轟炸,滿天照明彈把夜空照耀如同白晝。列車成了敵機攻擊的目標,機車緊急剎車成功,蔣介石等人趕緊下車,鑽進站內,僥倖躲過了敵機,才得以保全性命。可是,10月22日,蔣介石的夫人宋美齡就沒這種僥倖了。宋氏乘一輛小車赴上海前線慰勞將士,車行途中,一群黑烏鴉似的日本飛機飛臨頂空,掃射轟炸,情形萬分危險。司機加大油門想從濃濃的硝煙中衝出險區,不料車速太快,車身猛地蹦出公路,連打幾個翻滾,只聽轟隆一聲巨響,車子在公路下擱了淺。宋美齡的肋骨被折斷好幾條,頭、臉、身子被撞得血肉模糊,昏死過去。同車前往的顧問端納也受了重傷,動彈不得。

前線將士對敵仇深如海,誓同侵略軍血戰到底。許多部隊在日軍重炮、飛機的轟炸,坦克的衝擊下,誓死寸土不讓。許多陣地被敵人的炮火摧毀殆盡,他們就將戰死的戰友屍體壘成工事,與日軍血戰。

用武士道精神訓練出來的日本皇軍,不惜在危急時刻剖腹成仁。但當他們見了中國軍隊這驚人的守土血戰精神,也無不為之驚恐失色。

日軍在上海戰場傷記亡慘重,裹足不前。日本內閣首相近衛再次惱羞成怒,指責中國侮日抗日之勢愈加高漲,日本不得不再次向華中增加兵力,以對中國軍隊斷然給予一大打擊,聲稱只有徹底打擊了華中中國軍隊的精銳主力,並使之喪失戰鬥意志,才能迫使中國放棄抗日政策等等。

日軍統帥部隊認為由於中國軍隊主力在華中,如不予華中以重兵打擊,則難望達到近衛之聲明所提出的目的。決定將主戰場由華北轉到華中。

10月2日,增派獨立野戰重炮兵一個大隊。

10月16日,由華北調上海獨立攻城重炮兵兩個大隊、坦克一個大隊、獨立輕裝甲車三個中隊等部隊。

10月初,日軍統帥部下令編成第10軍,增援上海戰場,令其在杭州灣北岸登陸。第10軍所轄兵力為第6、第5師團(華北轉調)、第18師團(滿州轉調)、第114師團(國內新編),軍直部隊和兵戰部隊(華北轉調)、第1、第2後備步兵團(日本國內新編)。

10月中旬,海軍新設第4艦隊,負責向上海轉運兵員。

11月7日,日軍統帥部下令編成華中方面軍,由松井大將充任方面軍司令官,統轄侵華日軍之上海派遣軍和第10軍。此時,華中日軍兵力為兩個軍,陸軍九個主力師團和其他直屬特種部隊,以及海軍第三艦隊、第四艦隊和空軍部分,共三十萬兵力以上。而華北此時僅陸軍兩個軍,七個師團的兵力。

為加強華中方面軍統帥力量,日軍參謀本部第三部長冢田攻少將和武藤大佐轉調華中方面軍,分別擔任參謀長及副參謀長,此二人曾積極主張向華中增兵,將主戰場放在華中。

實際上,日軍統帥部完全為中國方面的計謀所制約,在華中擺開了一副大決戰的架勢。只有到八年的苦戰之後,他們才知道在戰略布局上上了大當,把自己擺到了被動的一方。在這水鄉澤國吃盡苦頭而一敗塗地。

11月20日。

日軍在付出死傷六萬餘眾的代價後佔領上海,按著又攻佔了蘇州等地,南京危在旦夕,國民被迫宣布遷都重慶。對此,蔣介石代表國民發表遷都聲明:

我們始終相信,暴力是不能打垮我們的。終有一天,會由敵人製造的廢墟中出現嶄新的國家,只要地球存在,這個國家就將繼續存在。敵如進攻南京,我們就保衛南京。敵如進攻四川,我們就保衛四川。只要敵人繼續侵略,我們就繼續抵抗。

敵人不懂得中國領土是不可征服的。

中國是毀滅不了的。在敵人侵略下,中國只要有一處自由場所,國民將依然作為最高權力機關存在!

南京的失陷當然是極痛苦悲壯的事,而且,也確實在相當一些國民和軍隊的高層人士中充滿著失敗情緒。但是,在國民的有識之士看來,敵人攻佔南京絕不意味著中國的失敗。相反,日軍傾其主力於華中,在戰略上已經失敗,中國的抗戰雖然艱難困苦,但必將取得最後的勝利。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