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我很好 也很安全」理大堅守者在神秘消失後報來平安

—堅守理大 留守者:我們沒有做錯事

然而,麥可十一月廿八至廿九日突然消失,不回訊息也不見蹤影。校方派出的搜索隊廿八日再次聲稱,校內已無留守者。等到警方翌日撤離後,麥可又傳簡訊向法新社記者報平安,說「我很好,也很安全」。

在香港警方圍困理工大學期間堅守不退的「麥可」。圖為麥可十一月廿六日晚間正要去沖澡,牆上可見許多「反送中」相關塗鴉和文字

香港警方十一月十七日開始封鎖理工大學校園後,直到廿九日才「解封」撤離。在這段時間,一名堅守不退的男示威者「麥可」(Michael)向法新社披露心路歷程。他說,「我有很多撤離的好機會,但我選擇留守」,「我們沒有做錯任何事」。

理大位於連接港島與九龍的紅磡海底隧道九龍端附近,自十一月十三日起遭「反送中」示威者佔據,「勇武派」以汽油彈和弓箭抵擋鎮暴警察圍攻。在警方展開圍困行動的第二天,就有示威者試圖逃離理大,從校內的天橋以繩索垂降到校外的公路上,再搭乘等候接應的機車,或從下水道尋找出口。然而,麥可決定堅守,他堅信自己沒有犯罪,有充分的理由留在校內。

麥可住進一間會議室,滿地都是食物罐頭、瓶子及垃圾。他在圍城第十一天對法新社說,每天都面臨新的挑戰,例如尋找食物或清潔用品等。他能在理大的體育館沖澡,卻沒有乾淨的換洗衣物,每天還得設法避免被搜索隊發現。他說自己身心俱疲,但「你必須面對它」。

沒未來上學還有意義?

在圍城最後幾天,僅剩少數示威者藏匿在校內,擔心警方發動突襲。當麥可受訪時,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響,引發片刻恐慌,他很快將該會議室的燈光關掉,以免被任何進入校內的警察發現。儘管面對記者侃侃而談,但麥可始終未透露其年齡,或是否為理大學生。

麥可說,「我們將奮戰到錯的變成對的,我認為香港人不會投降」。他堅稱自己並未參與暴力活動,覺得警方無權包圍理大,或指控他們是暴徒。某天晚上,麥可帶記者走過迷宮般的校園,經過一堵遭示威者塗鴉的白牆時說,「當沒有未來時,上學還有什麼意義?」他還會一邊閱讀圖書館裡的書籍,一邊盯著理大圍牆外示威抗議的現場直播。

然而,麥可十一月廿八至廿九日突然消失,不回訊息也不見蹤影。校方派出的搜索隊廿八日再次聲稱,校內已無留守者。等到警方翌日撤離後,麥可又傳簡訊向法新社記者報平安,說「我很好,也很安全」。

麥可是最後幾名堅守理大的留守者之一。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自由時報〔編譯茅毅/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