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利誘吸收 台灣現役中校「收錢沒辦事」不起訴

台南地檢署查獲中共情報人員以金錢、手錶吸收台灣軍官為中共發展組織,並要台灣軍官循國共內戰時北平國軍不抵抗共軍的「北平模式」、在中共武力犯台時相助中共

陳姓男軍官向台南地檢署繳回中共情報人員贈送的天梭表。

台南地檢署查獲中共情報人員以金錢、手錶吸收台灣軍官為中共發展組織,並要台灣軍官循國共內戰時北平國軍不抵抗共軍的「北平模式」、在中共武力犯台時相助中共,查出台灣工黨主席鄭昭明、中校退役軍官兒子鄭智文涉為中共發展組織;另名現役陳姓男軍官收好處未辦事。檢方依違反國安法起訴鄭氏父子,分別對鄭昭明求刑3年、鄭智文3年8個月。陳姓軍官因收中共情報人員好處,但未替中共辦事,以證人身分結案。檢方說,陳姓軍官雖是證人,但他涉收中共統戰人員好處,此案會移交國防部做處分。

南檢檢察官王聖豪於今年7月間接獲檢舉展開偵辦,被告76歲的鄭昭明是台灣工黨主席與中國河南、福建省等多個聯誼會幹部,長期頻繁往來中、台兩岸。鄭昭明兒子鄭智文(50歲)曾任台灣陸軍飛彈指揮部中校監察參謀官等參謀軍職,2013年7月以軍備局202廠中校退伍,鄭智文退伍後擔任鄭昭明工黨主席辦公室主任、兩岸關係發展促進會理事長。

陳姓男軍官是鄭智文軍中學弟,歷任憲兵司令部少校憲兵官等職,今年4月升任憲兵司令部中校組長迄今。

2009年11月7日前某日,中共情報人員李姓男子要求鄭昭明介紹其擔任聯勤司令部中校參謀的兒子鄭智文,在日本東京與李男及兩名身分不詳的中國大陸貿易商餐敘,李男向鄭智文表明欲了解其在台灣國軍職掌業務、國軍反台獨與對政府看法等,李男透過鄭昭明交付一隻瓷花瓶(後已滅失)、美金1千元給鄭智文零用。

2010年10月8日前某日,李男把自己是中共福建統戰部人員身分告知鄭昭明,要鄭昭明再安排與鄭智文在第三地會面,鄭氏父子於同年10月8日至11日到新加坡與中國大陸李男及兩名身分不詳中國人士會談,席間,李男向鄭智文表明他是福建統戰部人員,請鄭智文引介其他軍中現役同仁出國結識。

李男還向鄭智文提及希望鄭能循「北平模式」(指國共內戰中期傅作義將軍駐守北平時,對共軍采不抵抗策略),要鄭智文在軍中繼續升遷、發揮影響力,共謀祖國統一大業。鄭智文答應後當場簽下兩岸互信協議書,李男再給鄭智文1萬美金見面禮、1千美金零用與一支市值1萬元天梭表,後來,鄭智文用1萬美金作為退伍後創業基金。

鄭智文退伍後,李男再催促他介紹其他我軍現役軍官結識,因時任憲兵指揮部中校的陳姓男軍官適約鄭智文於2016年12月間到馬來西亞旅遊,鄭智文約李男到馬國吉隆坡會面陳軍官,李男再付2萬人民幣給鄭智文,作為鄭與陳軍官的旅費補貼。

鄭智文再以視察投資公司為名,邀陳姓軍官在2017年8月中旬到越南旅遊,在越南胡志明市與中國李男、另名中國不詳人士餐敘,會談後,鄭智文向陳姓軍官告知「李男是中共高層人員」、欲邀陳姓軍官為兩岸和平統一共同努力,陳姓軍官沉思良久後表示同意,李男再交付2萬人民幣給鄭智文,貼補鄭與陳姓軍官的旅費。

2018年7月,鄭智文再邀陳姓軍官赴越南,在胡志明市安排陳姓軍官與李男及李男上司陳總(真實身分不詳)認識,陳總向陳姓軍官表明若將來中共武力犯台,希望能循北平模式不抵抗共軍,共謀祖國統一大業,也要陳姓軍官繼續在軍中升遷、發揮影響力。陳總再交付1萬美金與一支天梭表給陳姓軍官作為見面禮;李男也付鄭智文與陳軍官各1千美金作為旅費補貼。鄭智文再於今年2月間以中國通訊軟體把陳姓軍官最新軍職調動回報給李男。

今年7月間,南檢追查此案、傳訊鄭氏父子,鄭氏父子自白坦承犯行、繳回不法所得;陳姓軍官也繳回一支天梭表,考量鄭氏父子為中共發展組織,尤其鄭智文身為台灣高階軍官還幫中共吸收台灣軍官發展組織,嚴重影響國家安全、破壞部隊紀律,對國家忠誠度蕩然盡失,接受北平模式行徑如同陣前叛逃,惡性頗重,分別對鄭氏父子具體求刑;陳姓軍官因收中共情報人員好處,但未替中共辦事,以證人結案。

台南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林仲斌表示,檢方並未查出鄭智文與陳姓軍官有涉洩露台灣國防軍事機密給中共情報人員情事。

被台南地檢署依違反國安法起訴的台灣工黨主席鄭昭明(前中者)與其台灣退役軍官兒子鄭智文(前左者)。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