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波蘭前總統:因為爹是美國副總統 亨特才當上烏克蘭公司董事

波蘭前總統亞歷山大·誇斯涅夫斯基2019年11月28日接受採訪。

美國總統彈劾調查案中最核心的烏克蘭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布瑞斯馬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會中一位顯赫成員11月29日(周五)承認,由於喬·拜登的政治影響力,他的兒子亨特·拜登才被邀請加入了該公司的董事會。

這位顯赫人物是波蘭前總統亞歷山大·誇斯涅夫斯基(Aleksander Kwasniewski),他與亨特·拜登大約是在同一時間加入布瑞斯馬公司的董事會的。誇斯涅夫斯基對美聯社表示,企業們尋找有影響力的人來當顧問是正常的。這位前總統承認,他和亨特·拜登都獲得了布瑞斯馬公司的職位,而且由於他們的名字具有影響力,所以布瑞斯馬公司有時每個月會支付高達83,000美元給他們。

誇斯涅夫斯基說:「我知道,如果有人請我參加某個項目,那不僅是因為我太出色了,也因為我是誇斯涅夫斯基,我是波蘭前總統。而所有這些都是相互聯繫的。不出名就什麼都不是。身為拜登是不錯的,這是一個好名字。」

這位前總統繼續聲稱,亨特·拜登是董事會不可或缺的組成部份,儘管他在能源領域沒有背景,並且在他與布瑞斯馬公司的五年任期內從未訪問過烏克蘭。

誇斯涅夫斯基說:「他(亨特)收集了信息。」他聲稱亨特·拜登幫助治理了公司。還說:「他對我們是有用的,因為他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東西。」

誇斯涅夫斯基發表評論之際,正值布瑞斯馬公司及其與亨特·拜登的聯繫在對唐納德·川普總統的彈劾調查中佔據了核心位置。當川普建議烏克蘭政府首先調查亨特·拜登為何他能拿到布瑞斯馬公司的董事職位時,該公司就成為彈劾程序的核心了。

民主黨人聲稱,川普總統的建議等於要求外國勢力抹臟政治對手,他們認為這是一項可彈劾的罪行。另一方面,川普和他的盟友們則反駁了亨特·拜登的任命,因為時間恰逢前副總統喬·拜登被任命領導奧巴馬時代對烏克蘭的政策,而亨特在能源行業相關經驗的不足,更應該引起調查。

正如《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的資深撰稿人彼得·史崔哲爾(Peter Schweizer)在他的《秘密帝國:美國政治階層如何掩蓋腐敗並讓家庭和朋友致富》(Secret Empires: How the American Political Class Hides Corruption and Enriches Family and Friends)一書中所詳述的那樣,與現任及過去的布瑞斯馬公司的董事們相比,亨特·拜登在銀行投資、遊說和對對沖基金的管理方面的背景是很差的。

更引人擔憂的是,當亨特·拜登加入布瑞斯馬公司時,該公司正被視為積極向西方領導人求情,以防止對其業務做法進行進一步調查。而就在同一個月,當亨特·拜登和誇斯涅夫斯基被邀請加入該公司的董事會時,英國大不列顛政府已經凍結了涉嫌洗錢的布瑞斯馬公司創始人邁克拉·佐羅徹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的帳戶了。

一位與佐羅徹夫斯基有密切關係的烏克蘭官員在10月承認,亨特·拜登之所以獲得任命的唯一原因,就是要「保護」該公司不受外國審查。鑒於時任副總統喬·拜登的任務是領導奧巴馬政府對烏克蘭的政策,以回應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入侵,因此這一說法是具有可信度的。

正是因為布瑞斯馬公司和佐羅徹夫斯基已經身陷在法律糾紛中,所以喬·拜登的政治影響力,才引發了最危險的爭議。而這位前副總統要求烏克蘭政府於2016年解僱其最高檢察長維克托·蕭金(Viktor Shokin)的舉動,也就特別受到質疑。

喬·拜登曾在公開場合中大肆誇耀他開除蕭金的事,據報道說,他曾威脅烏克蘭政府如不撤除蕭金,他將扣留超過10億美元美國對烏克蘭的援助。拜登還聲稱那個要求來自當時的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還稱奧巴馬對烏克蘭總檢察長蕭金的反腐敗能力失去了信心。

然而,非正式地,也是眾所周知的,蕭金當時正在調查布瑞斯馬公司和佐羅徹夫斯基的公開腐敗。尚不清楚調查是否擴大到了亨特·拜登的頭上;但蕭金最近承認,在他下台之前,他已經被警告不要繼續調查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蕭金的繼任者(目前也正在接受公開的腐敗調查),對布瑞斯馬公司和佐羅徹夫斯基的調查早就不了了之了。

不過,自對川普的彈劾調查開始以來,烏克蘭政府已將佐羅徹夫斯基的案件重啟了,而且這次還擴大了調查範圍,將公開腐敗和挪用公款都包括在內。即使烏克蘭政府或美國執法部門無法證明佐羅徹夫斯基和拜登家人有什麼不當的行為,但如波蘭前總統誇斯涅夫斯基所說的話仍將繼續在公眾中引起人們對此事的負面看法。

亨特·拜登本人對他們自己的處境也沒有起到好作用,尤其是當他在十月份接受ABC新聞採訪時也承認:他父親的政治影響力,很可能是布瑞斯馬公司任命他為董事的原因。

當亨特·拜登被問及如果他的父親當時不是的副總統他是否還會被挖去做這麼一份利潤豐厚的工作呢?他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回想起來,可能不是。」不過,他很快就補充說,家人的政治地位一直在他的生意中起著重要作用。「但是,那是——-您知道的——如果我的姓不是拜登,我認為我的生活中不會發生那麼多事情。」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