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廖祖笙:全面失控可能襲向習近平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八

作者:
習近平先生,請你沉下心來想一想:為什麼「反腐」、「打黑」不止,這個國家還會有這麼多的腐敗公行、黑惡公行?為什麼換季後這個國家的法治環境和人權環境,非但沒有向善之勢,反而更是一片蠻荒?為什麼有意踐踏法治和人權的種種獸行,會在各地密集出現?為什麼前所未有的內外交困,會在你這屆像是約好了似的集中爆發?······

習近平先生,兩年前,我家的生活來源被法西斯新變種完全阻斷,我給你寫過64封公開信,在向你陳情的同時,也反覆懇請你在促進國家平穩過渡方面,能不負眾望,能有所擔當。

世事難料,滄海桑田,僅只是過了短短兩年時間,昔日亮麗的「東方之珠」,就已黯淡成了那副模樣,就已劍拔弩張得舉世震驚。雖然內陸從表象上看,目前還算「固若金湯」,但暗流洶湧之下,誰又知道會「固若金湯」到何時呢?

詭異的夜色下,不要以為位處「核心」,一切就會在掌控之內,全面失控隨時可能襲向習近平。謂予不信,說說我的寫作自由:在過往的兩年里,我完全沒有寫作自由,哪怕是寫了風花雪月,都會迅即被勒令撤下或隱藏,而近期則是愛寫什麼寫什麼,擁有難得的寫作自由。

同理,並不完全由你掌控的「維穩」大軍,在積怨如山、天怒人怨面前,來日面對香港局勢在內陸的驟然大面積克隆,極有可能或袖手旁觀,或刻意偏倚,或保持中立······君不見別國在內戰爆發或突然「變天」之前,不都大同小異,有過一個強權徒嘆奈何、全面失控的過程么?

全面失控一旦襲來,若是短期就能雨過天晴,則是國家之幸,國民之福。可萬一要是像中國史上的有些朝代變革那樣,又掉進了漫長的血與火的輪迴呢?國家的平穩過渡又能從何談起?唐朝夠「固若金湯」了,伴隨著五代十國的取而代之,四分五裂、狼煙四起的亂世持續長達54年。

前門拒虎,後門進狼,此乃苦難的國家和人民不可承受之重。一個真正具有擔當精神的執掌重權者,面對已經出現了的某種可怖輪迴的預演,面對觸目皆是的民不堪命、怨聲載道,在詭異的夜色中,該更多一分警覺、前瞻和務實,否則就無以為自我贏得海闊天空,為國家贏得平穩過渡。

習近平先生,請你沉下心來想一想:為什麼「反腐」、「打黑」不止,這個國家還會有這麼多的腐敗公行、黑惡公行?為什麼換季後這個國家的法治環境和人權環境,非但沒有向善之勢,反而更是一片蠻荒?為什麼有意踐踏法治和人權的種種獸行,會在各地密集出現?為什麼前所未有的內外交困,會在你這屆像是約好了似的集中爆發?······

全面失控可能襲向習近平,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有種種顯見的跡象,已在不斷指向共同的焦點。記得兩年前,我曾寫過一篇文字,題為《習近平所處險境一字可解》,豈料要做到一個「放」字,在習先生竟會是難上加難。我隱約見到一背影,已被綁上暴政的戰車,但願這個遠去的背影,不會化作鎮壓者的符號而黯然消隱。

習近平先生,你也同樣上有老下有小,你也同樣為人子為人父,我在你治下不讓人吃飯的故伎重演面前,絮絮與你說道這些,看似不相干或是扯遠了,實則並未跑題,因為這不但關乎我一家的生存,也關乎你家的福祉,關乎十幾億人的長遠利益。你一再錯失偉岸的機會,而機會至少目前還擺在你的面前。有些善意的忠告,在你宜聽取。

寫於2019年12月2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887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廖祖笙文集:https://lzswz.mygamesonline.org/ml/zk.html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