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程曉容:中共走進死胡同 新疆香港折射全局

作者:
當一位美國學者提出:「如何擺脫共產主義?」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人都應當接過此話題,認真地捫心自問。在這重大的歷史時刻,我們都需要環顧四周,正視國家和民族的創傷。我們實踐生命的價值,而不應被重複千遍的謊言利用和驅使,陷於麻木。

2019年12月1日,香港38萬人參加「毋忘初心大遊行」。(余天佑/大紀元)

最近,中共諸事不順。貿易戰、反送中、間諜出逃、新疆拘留營文件泄密,多國聯手抵制中共、大陸民眾奮勇抗爭……「烽煙四起」、「四面楚歌」的點評見諸海外主流媒體。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林蔚日前對英文大紀元披露,習近平的一位高級幕僚曾坦承,「每個人都知道這個體制不行了。我們已經走進了死胡同,我們下一步要怎麼走?到處是『地雷』,走錯一步就可能引發可怕的大爆炸。」

事實上,可怕的「地雷」陣,正是中共的倒行逆施所布下的,最後反倒把它自己給套住了。

林蔚說:「真正明智的問題是,你如何擺脫共產主義?」此言點到了危機的根源,恰好呼應了《九評共產黨》對中共邪教本質的判定。中共是一個邪靈,它反天,反地,反人類,反宇宙,此等與普世價值為敵的政權不可能有出路。因此,只有拋棄中共,國家和個人才有希望。

既然中共官員認識到身處絕境,那麼就應當從根本上突圍,衝出共產主義的迷魂陣。無論是最高執政者,還是下面的各級官員,假如一邊抱著馬列主義和黨的領導,一邊試圖在解決問題的同時維持極權統治,那麼只會加重人民的災難和自身的罪惡。

為什麼說中共把自己逼入了死胡同?新疆和香港的事態足以說明全局。前者是少數民族自治區,後者是「一國兩制」特別行政區,中共在這兩個地區採用了同樣性質的統治手段:暴力壓制和謊言欺騙。

新疆黑幕

近年來,中共在新疆侵犯維吾爾人的人權,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批評。據一些人權組織表示,過去三年里,在新疆,可能至少100萬人被關進拘留營和監獄,包括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少數族裔。但是,中共當局否認這個數字,並聲稱那是一些為防止伊斯蘭極端化而設的職業培訓中心。

今年4月1日,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的一份聲明提到,中共曾在3月份向多個駐日內瓦的外交使團致函施壓,要求他們不要出席3月13日由美國、加拿大、德國等國主辦的新疆人權問題討論會。「人權觀察」譴責中共用威脅他國的方式來對抗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審查。

11月16日,《紐約時報》披露了一份有關新疆拘留營的內部文件,內容是要求對那些父母和家人被關押在新疆穆斯林少數民族集中營的孩子們進行教育和威脅的培訓資料。這是數十年來從中共內部泄露出來的最大一批政府文件,提供了前所未見的中共控制少數民族的內幕。

一周後,「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刊出了關於新疆教育營的多份中共機密文檔,其中披露了教育營的運作機制,包括數據分析和監控等多方面情況。

這些白紙黑字揭穿了中共的謊言,並顯示出某些中共官員對於鎮壓的抵制和質疑。例如,文件里提到,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清除了一批涉嫌妨礙他工作的幹部,包括一名已被監禁的縣級領導,因為他釋放了數千名關押在拘禁營里的人。再者,泄密的本身就標誌著中共內部的離析。體制內至少有一名或多名官員良知未泯,冒著極大的風險將密檔傳出,也說明他們不願意為此背黑鍋。

另外,活摘器官是新疆人權侵害中不可忽視的一個部分。人權活動人士、維吾爾人安華‧托帝曾任職於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他在1995年7月奉命對一名死刑犯實施了活摘器官。2017年10月,托帝揭露了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牟利的新證據——中共在新疆實施的「健民工程」。中共從2016年6月開始,以「全民健康體檢」之名,只針對維族人進行大規模的全面抽血和體檢。托帝質疑,這是中共為了擴大器官移植規模而建立血型配對器官庫。

《紐時》關於新疆機密文件的報導中,提到了習近平的講話,認為那令人驚訝。文章里寫道:「他對官員們說,不要歧視維族人,要尊重他們的宗教信仰權利。他警告說,不要對維族人和佔中國人口絕大多數的漢族人之間自然存在的摩擦做過度反應,並拒絕了想在中國徹底消滅伊斯蘭教的提議。」

但是,中共在新疆採取的壓制行為卻與習近平的論調相反。這說明什麼呢?習近平很可能希望保留對維族人信仰的尊重,但是,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並不存在「平等」和「尊重」。黨性的要求和壓迫機制將對各級官員起主導作用,黨魁個人的意願與黨性不一致的時候,只能靠邊站,除非這套機制被徹底破除。因此,絕大多數黨員便在這個體制中隨著對共產主義教義的同化而迷失了心靈的方向。

這張照片拍攝於2019年6月2日,為中國西北新疆地區喀什市北邊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服務中心,據信是一個再教育營。

香港風暴

反送中是另一面鏡子,折射中共的本質和失敗之必然。絕大多數港人沒有尋求獨立,相反,許多人在主權移交前對未來抱著樂觀的期望。但是,中共親手撕毀了「一國兩制」,並且公然把謊言和暴力搬到香港,在幾個月內就把安定的東方之珠變成了恐怖的戰場和警察城市,令舉世嘩然。

香港人看到,在中共的操控下,港府只是傀儡,不敢違抗北京的命令,卻可以漠視2百萬人的呼聲。喉舌媒體一邊倒地扭曲事實,造假宣傳、煽動仇恨;抗議人士遭到警察毆打、逮捕、性侵、被蒙面凶徒襲擊、被無理解聘,被非法剝奪區議會參選權,被禁止出境。香港居民過境深圳,竟被要求解鎖手機,任由大陸公安查看隱私資料,並可被隨意拘留。當香港高等法院裁定《禁蒙面法》違以《基本法》後,中共人大法工委和江港澳辦竟然猛烈抨擊,完全藐視「一國兩制」。

更令人震驚的是,在香港發生了元朗黑幫和警察無差別襲擊市民的惡劣案件,多位反送中市民離奇死亡,被質疑是中共導演的「被自殺」慘案。對於引發多國政府和聯合國譴責的警察濫權和暴力,香港警方、港府、中共港澳辦、中聯辦卻輕描淡寫,對於受害民眾沒有半點同情。這一切不公、不仁和不義引起了公眾的極大憤慨。反送中近6個月,中共硬是一步步地將幾百萬守護自由權利的民眾推向它的對立面。

在這場正邪激戰中,香港人誓言堅決抵抗中共,用生命和鮮血發出了抗暴強音,向世界發出嚴肅的警訊。

結語

從新疆和香港看大陸,大陸民眾承受著更為嚴酷的暴虐和壓迫,民怨早已積壓成熾熱的岩漿。中共的邪惡本質註定了悲劇的無邊無盡:政治整肅、大饑荒、酷刑虐殺、精神折磨、破壞傳統、異化宗教、侵犯人權、壓制信仰、封鎖真相、嚴密監控、官場腐敗、司法不公。中共的「穩定」就是人民的災難。

當一位美國學者提出:「如何擺脫共產主義?」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人都應當接過此話題,認真地捫心自問。在這重大的歷史時刻,我們都需要環顧四周,正視國家和民族的創傷。我們實踐生命的價值,而不應被重複千遍的謊言利用和驅使,陷於麻木。

《九評》指出:「當人們都能認識到共產黨的流氓本性,並不為其假象所蒙蔽的時候,也就是終結中共及其流氓本性的時候。」

終結暴政,對體制內的官員和黎民百姓來說,都是重生。這種生機將與國家的復興同時煥發。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