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共和黨議員:民主黨人找的彈劾調查證人全都靠「猜測」作證

眾議院自由核心小組成員、共和黨籍眾議員德斯加萊斯(Scott DesJarlais)。

12月3日(周二),眾議院自由核心小組成員、共和黨籍眾議員德斯加萊斯(Scott DesJarlais)在《布萊特巴特》媒體發表評論文章,表示民主黨人強推的總統彈劾調查沒有任何直接證據,他們找來的證人都是憑著「猜測」在作證。

德斯加萊斯談到,希夫(Adam Schiff,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找來多位的「明星證人」在作證時,我們聽到了上千次的「我猜」、「我估計」、「我假設」這類辭彙。「這些證人們都承認,他們從未有過第一手材料能夠證實川普總統曾對烏克蘭總統施壓,要求他調查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在烏克蘭的腐敗案。」

德斯加萊斯還表示,這些參與作證的高級美國外交官們也承認,根據美國憲法,美國總統絕對擁有權利來制定美國的外交政策,解僱某個工作不力的大使並將責任委託給他信任的人,以及根據美國提出的條件發放或扣押對外國政府的援助。他還認為,因為總統擁有這些權利,所以才需要通過民主選舉,讓選民決定誰來當總統。

「雖然許多證人都對總統有著明顯的偏見,但是,他們多數都承認烏克蘭是世界上最腐敗的國家之一,也譴責亨特在那裡的生意行為,同時也承認川普政府為烏克蘭提供了很重要的軍事援助,而前總統奧巴馬政府卻出於對俄羅斯的顧忌而拒絕提供。」

德斯加萊斯還指出,當佩洛西(Nancy Pelosi)成為眾議院議長之後,她和民主黨人就一心想要彈劾川普總統,他們已經嘗試了三次,但都失敗了。他說:「歷時2年,花費3,200多萬美元的『通俄門』調查失敗了。負責該調查的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找不到任何證據來證明總統勾結俄國人,也不能證明希拉里輸掉大選是因為俄羅斯總統普金(Vladimir Putin)的干預。」

「這一次,真不知道這些『反對派』又想利用(烏克蘭)那個完全毫無信譽的地區做什麼文章?而答案仍然一樣,他們已經輸了,他們已經沒有更多可輸掉的東西了。」

德斯加萊斯進一步分析說,從現在起到2020年大選已經只有不到一年的時間了,而民主黨人提出的社會主義綱領完全不受歡迎,而看看民主黨的那些極左翼候選人(包括拜登),他們的表現很明顯地想要給川普連任的機會。川普總統當政後實施的減稅、放鬆管制以及令美國人重拾信心的各項政策,為美國帶來了強勁搶眼的經濟數據。「所以,或許彈劾他是(民主黨人)認為可以打敗川普的唯一辦法。」

德斯加萊斯還談到,相反,民主黨人想要的將對富人課稅100%、開放邊界、實施委內瑞拉式的全民醫保,這些想法只會干擾川普總統抽乾那些黨派官僚們製造的「沼澤」,同時那些官僚們還需要對前所未有地攻擊我們的憲法而承擔責任。「民主黨人如此大力度的破壞公眾信任的後果,很可能將延續至2020年大選之後。」

德斯加萊斯譴責了奧巴馬治下的中情局(CIA)和聯邦調查局(FBI)的官僚們布倫南(John Brennan)、科米(James Comey)、麥克比(Andrew McCabe)等人,說他們組建了一隻打擊力量,專門負責阻止川普當選,之後,又專門負責將他從總統的位置上拉下來。「事實上,美國的選民們拒絕了給予奧巴馬-柯林頓政府再次連任的機會,因此,這些不甘失敗的民主黨人就反過來要推翻選民們的決定。」

德斯加萊斯還提到,這些民主黨人的明星證人們帶來的問題比他們回答的還多。他說,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歐洲事務部主任溫德曼(Alexander Vindman)出生在烏克蘭,所以他一直不遺餘力地為烏克蘭唱讚歌。而他在川普政府里並不認同川普總統的烏克蘭政策,因此極力想要推進彈劾。有報導指出,溫德曼曾經與那名匿名舉報總統的人士一起工作,想以他的舉報為借口將總統趕走而發泄私憤。

德斯加萊斯表示,雖然華盛頓的民主黨政客們認為總統努力保護納稅人的錢、保護選舉、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的舉措都可以成為他被彈劾的理由,但是,美國公眾卻在最近一系列的彈劾公開聽證會上越來越明白,越來越多看清,並且越來越反感這些精英政客們對美國三軍總司令(總統)的攻擊了。

他最後揭示,川普總統的清白治國,恰恰挖出了將自己裝扮為「零醜聞」的奧巴馬當局的種種醜聞,「這可能也是因此受到威脅的民主黨人不遺餘力地要彈劾總統的重要原因之一。」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