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反送中衝突 「香港末日博士」揭「被離職」原因

作者:

香港反送中延燒,不僅導致該金融中心的政治局勢更加緊張,連部分企業的人事亦受遭受波,有些人士因為挺送中言論而「被離職」。

香港反送中延燒,不僅導致該金融中心的政治局勢更加緊張,連部分企業的人事亦受遭受波及。10月被迫辭去中國交通銀行香港分行首席經濟學家職務的羅家聰,2日在接受英媒採訪時透露「被離職」的主因,竟然是高層認為「由港人代表中資銀行發言並不適合」。而他認為自己所持的觀點,導致他離開了任職逾14年的銀行,羅更透露一些企業出現不聘用香港青年的趨勢。

港人不適代中資銀行發言?羅家聰「被離職」

根據《金融時報》與《彭博》報導,羅家聰在財經界有「香港末日博士」之稱,但是卻在10月離開工作長達14年之久的中國交銀香港分行,官方甚至沒有對外正式公告。

羅家聰2日受訪時表示,近年來交銀的內部氣氛緊張,如今加上反送中運動,更令香港與大陸員工的對立狀況加劇,這也是他「被離職」的導火線。

羅家聰透露,交銀高層對他某些言論特別不滿,而且中國資方認為他這香港人的身份,不適合代表中資銀行來發言。羅家聰稱,自己先前就被要求避免對大陸的經濟狀況發表評論。

羅家聰以往表達的觀點與中方大不相同,並導致「被離職」,皆有前例可循,例如他曾在8月的某篇文章中提到,香港的抗議活動將會加劇香港經濟放緩,不過影響有限,然而這觀點卻與大陸境內的媒體對香港經濟的悲觀前景之預估互為扞格;羅還曾在電台節目中提及,反送中示威運動對香港經濟的打擊,並不大於2003年的SARS疫情,此說公然抵觸中共官方的論點;羅再透露,曾與同事分享過1篇批評了大陸防火牆與封閉系統的文章,孰料未經許久,他就被要求離開該行。

羅家聰認為,與5年前的雨傘革命時期相比,現在公司內的反應大得多,「連你的觀點都要審查」,而他的朋友與其他分析師近期都向他表示,謹言慎行的壓力正逐漸蔓延至香港本土銀行與外資銀行。

除了言論備受審查,羅家聰亦透露,中資銀行在港的策略也產生改變,已經出現逐漸不聘用香港年輕人的事態。《金融時報》訪問了幾位金融機構高層,受訪者皆對聘用參加示威的香港年輕人而感到「恐懼」,因為擔心會影響到與大陸客戶的關係,而除了金融機構,其它公司亦表示,私下都有不成文規定,得避免聘用參加示威的香港人。

其實,像羅家聰這樣持與北京當局反意見的人「被離職」,並不令人意外,因為繼反送中運動以來,已經陸續有不少人「被離職」了。

支持反送中「被離職」出現北京「白色恐怖」

8月,身陷政治漩渦的國泰亦宣布離職事項,行政總裁何杲、顧客及商務總裁盧家培也「被離職」。有國泰員工透露,北京的白色恐怖已經籠罩整個集團。(詳報導:北京恐怖施壓滙豐國泰高層辭職)

同月,大陸民航局即對國泰航空接連恐嚇,致使陸續有14名航空界人士因為支持反送中「被離職」,當中8人更涉被「以言入罪」,包括被國泰收購的港龍航空公司的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突遭解僱,職工盟則於該月28日發起「譴責國泰製造白色恐怖」集會,其訴求為:「停止白色恐怖」、「撤回解僱決定」和「捍衛言論自由」。(詳報導:【直播】香港愛丁堡廣場集會譴責國泰搞白色恐怖)

9月初,法律團體「法政匯思」的創辦人Jason Ng即因為在臉書發文,親中示威者模仿反送中示威者唱歌和喊口號,以英文俗諺「Monkey see,monkey do(一味模仿的行為)」形容,隨後受到大陸輿論攻擊。雖然他後來離開法國巴黎銀行,但他說來自北京的白色恐怖只會讓他更堅定。(詳報導:港律師辭職撐反送中痛批北京白色恐怖)

其實,上述的「被離職」案例並不算稀奇,因為北京當局壓制民主自由,以及親中媒體與團體操弄輿論導向,向來是不遺餘力的,無論你再有名或多有權勢,他們都不應允你違逆它們的立場。

香港成抗極權樣板各方陷「攬炒」難解僵局

集香港著名生活潮流雜誌「號外」的聯合創辦人、香港大學名譽大學院士頭銜、評論家以及電影監製等多重身份的香港作家陳冠中於3日下午出席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當代華人思想座談」,他以「香港:全面政治與全面管治」為題,發表演講。

陳冠中在演講中表示,香港正與世界最強的極權體爭奪「權力的空位」,並掀起極權與民主之爭,這可能會是全球未來將面對的大浪潮,而「香港抗爭是全球對抗極權政體全面管治的前線樣板」。

陳冠中聲稱,「反送中」抗爭至今仍未止息,無論是抗爭者、香港政府、北京當局或中國大陸人民,都陷入「攬炒」(粵語,意思是「同歸於盡」)的情緒中,而各界亦都無法以正規政治分析方式來解釋或預判抗爭的走向。

陳冠中表示,攬炒派的抗爭者認為,必須與建制派、港府,甚至是北京當局來個「玉石俱焚」,如此才能重新建構香港;港府與北京當局則是放任港警暴力相向,甚至是把事件定義成「顏色革命」,中國民眾更是出現「留地不留人」等論述。

他亦指出,諸多分析都表示北京當局長期錯判形勢,導致反送中抗爭難以平息,此亦顯示出港人對當局多項錯誤判斷的反彈。

陳冠中明言道,「事件能否有轉機,關鍵因素仍在北京,倘若北京的態度不變,情勢就不可能改變」。

對於香港現今的情勢如此激化,陳冠中分析道,此乃是歷經十多年的累積而成。從2003年嘗試推動《香港基本法》23條立法開始,「北京越想吸納、同化港人時,反彈反而更大」。

陳冠中更進一步詳述,在香港主權轉移初期,港府位階等同中國國務院,是直接向國家領導人負責,而國務院港澳辦與中聯辦則僅僅屬於聯絡機構。2008年,時任中聯辦研究部部長曹二寶就撰文提到,中聯辦是治港第二梯隊,此說等於承認了中聯辦是「管治單位」。

陳冠中表示,北京若能依循「基本法」,在一國原則下落實「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給予雙普選,「根本不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如今,港人不再相信北京對「一國兩制」的論述,「北京已經喪失了對外證明『一國兩制』成效的時機」。

陳冠中預判,香港在極權之下將可能逐漸變成「一國一制」,因為中方會運用政治改造社會,透過學校教育、媒體、公務員系統、非政府組織、法院、區議會等領域下手,意在「消滅歧異,定於一尊」,就如同現今的大陸一樣。

責任編輯: 唐冬柏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