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驚人對比 抗戰的豪言壯語與漢奸語錄

1945年8月15日,日本電台播放昭和天皇宣讀的《終戰詔書》,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國無條件投降。在中國艱苦抗戰的期間,有無數胸懷愛國之心的人們所發出的豪言壯語,以下為較常見的:

「……如果戰端一開,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1937年7月17日,盧溝橋事變後,蔣介石在廬山談話中做出上述表示,其後,在八年抗戰中,該言論被反覆引用,成為戰爭期間的經典語言,其悲壯之態溢於言表。

「士兵打完了,你就自己填進去,你填過了,我就來填進去。」

1938年春,台兒庄大戰最激烈時,日軍已佔據台兒庄之大部,孫連仲的第二集團軍3個師基本打光,孫來電哽咽著請求「撤到運河南岸去吧,給我們留點種子吧!感謝長官大恩大德」,李宗仁答覆曰「湯兵團正在南進,很快就會進庄,你們不能後退半步,組織敢死隊,發動反攻!」。

孫連仲悲壯地說:「絕對服從命令,直到整個兵團打完為止!」隨後,孫對師長池峰城下達反攻命令,並做出上述表示。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

1943年夏季,中國遠征軍、駐印軍厲兵秣馬反攻滇緬,急需大量懂英語的知識青年入伍。國民政府提出了「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大後方的千萬青年皆被感動,短短數月就有近10萬大中學生投筆從戎、舍家為國。

由知識青年為主體的中國遠征軍1943年冬反攻入緬,展開第二次緬戰。在人跡罕絕的異域叢莽中,中國健兒以同仇敵愾之心,精忠抒國之志,將竭其智,兵盡其勇,克服重重困難,一路攻城拔寨,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歷經戰徑七百餘次,殺傷日軍十萬餘,至一九四五年打通中印公路凱旋返國。可惜如此鐵軍,下場悲戚,在隨後的內戰中,幾乎全部覆滅在東北的黑土地上,唉,怎一聲嘆息了得。

「這些狗雜種!你去審一下,凡是到過中國的,一律活埋。今後都這樣辦。」

1943年10月,第二次緬甸戰役,當日軍俘虜被帶到中國遠征軍新38師師長孫立人面前時,他厭惡地皺皺眉頭,不加思索地向參謀下達上述命令。

「彈盡,援絕,人無,城已破。職率師部,扼守一屋,作最後抵抗,誓死為止,並祝勝利。」

1943年常德會戰最慘烈的時候,常德城區已成一片焦土,日機不分日夜狂投燒夷彈,城內大火蔽天,第57師師長余程萬仍率殘部死據城西南一角,拉鋸搏鬥。余此時已知援軍不可能如期抵達,決意全師戰死常德。這是他給司令長官孫連仲的電文,孫當即淚如雨下。

「那時侯,我已經死了。」

抗戰時期,張靈甫對記者表示,對於中國最後的勝利是有確信的,記者問:「那抗戰勝利後,你打算做什麼?」張靈甫回答道:「那時侯,我已經死了。在這場戰爭中,軍人大概都是要死的。」

「每次飛機起飛的時候,我都當作是最後的飛行。與日本人作戰,我從來沒想著回來!」

在1938年武漢「4.29空戰」中,時任第4航空大隊第21中隊飛行員陳懷民的戰機在擊落一架敵機後受到5架敵機圍攻,他的飛機油箱著火。當時他本可跳傘求生,但他猛拉操縱桿,戰機拖著濃濃的黑煙,向上翻轉了180度,撞向從後面撲來的敵機,與日本吹噓的所謂「紅武士」高橋憲一同歸於盡。以上是他生前所講。

「現孤軍奮鬥,決心全部犧牲,以報國家養育!為國戰死,事極光榮。」

1942年初,戴安瀾率所部200師萬餘人赴緬參戰。在東瓜保衛戰前,他留給妻子上述遺書。面對數倍於己的日軍,戴安瀾號令全軍:「雖戰至一兵一卒,也必死守東瓜。」戴安瀾部擊斃敵軍5000餘人,掩護了英軍的撤退,取得出國參戰的首次勝利。後在孟關激戰中以身殉國,終年38歲。

「不能成功即能成仁,為軍人者,為國家戰死,可謂死得其所。」

1937年10月11日,著名的忻口保衛戰開始了。第9軍與日本板垣師團展開殊死戰鬥,日軍以飛機、大炮、坦克等精良武器裝備,組成密集火力網,9軍裝備差,加之沒有防空火力,傷亡巨大。軍長郝夢齡親率殘部與日軍展開肉搏戰,郝身先士卒手持大刀連斃數敵,在通過一段隘路時,一串子彈射來,擊中了郝夢齡的胸部,倒下後他仍力呼所部殺敵報國,而後壯烈犧牲。以上是10月10日他於忻口戰地給夫人寫的最後一封遺書的內容……而當1937年9月,當郝夢齡路過武漢與家人訣別時,就曾立下遺書,留示兒女:「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犧牲,萬一陣亡,你們要聽母親的教訓,孝順汝祖母老大人。」

「男兒欲報國恩重,死到沙場是善終」

1941年2月,四川省各界抗戰前線慰勞團來靈寶縣李家鈺部駐地勞軍,李家鈺親筆書寫如此字幅。1944年5月21日,李率集團軍總部官兵左右衝突,在秦家坡陷入日軍伏擊圈。在敵寇密集火力射擊下,總部官兵200餘人全部殉難,李家鈺頭額及左腋被子彈和槍榴彈破片擊中終因流血過多而犧牲。

註:李家鈺時任36集團軍總司令,他和張自忠是抗戰中犧牲的最高級別將領。

「我生國亡,我死國存!」

武漢會戰前夕,陳誠視察湖口要塞炮台,發表了戰前宣言,稱「湖口要塞,是武漢門戶,官兵必須樹立與炮台共存亡的決心」,全體官兵高呼「誓與倭寇決一死戰,誓死守衛湖口要塞。」後炮台陣地均被敵機和敵大炮摧毀,將士絕大部分壯烈殉國。

「我腿已斷,不必管我。我決心殉國,以保全國格人格。」

中條山之戰,日軍集中重兵攻擊12師,寸性奇師長在接受軍長的命令率部突圍後,發現軍部未能突圍,寸又率部沖入重圍營救軍部,後身中八彈,拔刀自殺,這是臨終前的遺言。其父寸大進老先生恨自己已經88歲高齡,已經無力報國,遂絕食而亡,死後雙目不瞑。

「岳武穆38歲壯烈殉國,我已過了38歲,為抗日死而無怨。」

1936年10月,蒙古分裂分子德王在日軍指揮下,分三路大舉進犯綏遠。傅作義召集所部進行軍事部署。傅作義通告全軍:「愛國軍人守土有責,我們一定要打!」並表示了上述抗日決心。後指揮百靈廟大捷,擊斃日軍千餘人,俘敵200餘人,綏遠抗戰勝利結束。

「家仇國恨,等待何時!日機炸我同胞,向其討還血債!」

凇滬抗戰爆發,日木更津航空隊百架轟炸機開始轟炸江、浙,8月14日,敵機八架進入杭州市區上空轟炸。航委會當時命令不抵抗,時任空軍第四大隊中校大隊長的高志航主張「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於是他下令起飛,並首開第一炮,擊落日領隊機。此戰擊落敵機六架,兩架負傷逃跑。後高被日空軍炸死。

「千萬頭顱共一心,豈肯苟全惜此身,人死留名豹留皮,斷頭不做降將軍!」

1944年,日軍發動了豫湘桂戰役。八個師團十餘萬人猛攻桂林,31軍131師師長闞維雍指揮部隊沉著應戰,打退了日軍多次瘋狂進攻,雙方損失慘重。6000抗日將士彈盡糧絕後被困於岩洞中,日軍使用毒氣迫其投降,但直至全部殉難,沒有一個人走出岩洞。在中正橋主陣地被日軍突破後闞維雍將軍親自指揮敢死隊,奮勇逆襲奪回陣地。後桂林陷落,闞維雍自殺殉國。

驚人漢奸語

有抗戰英雄的豪言壯語,也有驚人的漢奸語,其中就以毛澤東的最出名: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1)

「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繞到日軍後方去打游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游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的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種借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奪取國民黨的政權。

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拚命撕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佔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一定要抗日勝利後,打敗精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2)

「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佔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佔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藉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3)

「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