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鬧豬肉荒 餐飲業感受供應量驟降壓力

圖為2019年9月5日北京某市場上的豬肉攤。

曹賢利(音譯,Xianli Cao),是位於中國東部的青島市一家主營「排骨燜飯」的飯店的老闆,正面臨著經營這家飯店十年來最大的考驗。

去年中國的豬肉價格飆升,不僅使他們飯店的成本翻了一番,而且現在,他甚至無法確定自己還能否買到足夠的豬肉來烹制這道標誌性的菜肴。他對此表示:「我所擔心的是,我還能買到多少豬肉。如果要是買不到豬肉,那我就只能關門大吉了。」

據路透社(Reuters)報導,在中國豬肉價格飆升之前,一種致命的豬瘟肆虐了中國各地龐大的豬群,使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豬肉消費國目前的豬肉供應不到此前的四分之一,也就是大約1350萬噸,比美國的豬肉總產量還要多。

由於豬肉是中國目前最受歡迎的肉類,其價格正處於近8年來的最高水平,價格高得讓很多經驗豐富的經濟學家和經營多年的餐館老闆都感到驚訝。

日本野村證券(Nomura)的分析師陸挺及其同事在10月份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過去一年,我們和市場都低估了豬肉價格上漲的速度,」他們還修正了對明年豬肉價格漲價的預測。

購買力

飛漲的豬肉價格正在影響整個食品供應鏈。雞肉批發價格比去年同期上漲了33%,這是由於商家及民眾不得不大規模用更便宜的家禽肉替代價格昂貴的豬肉,這同時也意味著在中國很受歡迎的炸雞連鎖店也感受到了壓力。

肯德基的老闆百勝中國控股公司的高管在10月28日的盈利電話會議上表示,肯德基通過迫使供應商承擔大部分損失等手段,將通貨膨脹率控制在10%以內,從而控制了成本的大幅飆升。

為了消化其餘的價格上漲,他們增加了菜單上非雞肉產品的數量,增加了鴨肉卷和大啡菇漢堡(Portobello mushroom burger)。鴨肉是中國最便宜的肉類之一。

肯德基也在使用更便宜的雞肉部位,用雞胸肉條代替雞翅,並在7月和10月提供了「雞翅尖桶」(wing tip bucket)。

肯德基首席執行官喬伊‧瓦特(Joey Wat)在最近的一個電話中說,儘管炸雞翅尖只有雞皮、骨頭和軟骨,但炸雞翅尖仍很受歡迎。她對分析人士表示:「這是一個(特殊消費者)群體,它不是一個龐大的群體,但仍有一群人非常喜歡它。」

但同時,肯德基公司也警告稱,2020年將是「大宗商品通脹又一個具有挑戰性的年份」,但表示將「審慎」對待轉嫁給消費者的上漲成本。

沒有多樣化的空間

在中國4萬億人民幣(約合5680億美元)規模的餐飲行業,數百萬規模較小的餐飲企業面臨著成本飆升和豬肉供應不足的問題。

儘管今年進口激增,但預計從國外進口的300萬噸豬肉仍無法滿足國內需求,而且北京的國家儲備中只有少量冷凍豬肉。

曹先生對此表示:「這對我們的影響是巨大的。我們只賣排骨,所以對我們來說,沒有多元化的空間。」

曹先生已經將他的價格提高了10%,達到19元每份,並設法留住了他的顧客。「人們還是來了,因為他們也別無選擇。如果他們去市場購買豬肉,他們會發現生豬肉也並不便宜。」

但是其它公司在提高價格的同時也在努力留住顧客。西少爺是一家北京連鎖店,專門經營中國傳統的豬肉麵包「肉夾饃」。該連鎖店的一位經理陳季(音譯,Ji Chen)表示,由於小規模的提價損害了生意,西少爺不得不再次降價。

滙豐銀行(HSBC)消費者分析師嚴莉娜(Lina Yan)表示:「這是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市場,提價幅度不能超過一位數。」西少爺一直在試圖推廣豬肉包子的雞肉和蔬菜變種,並提供一套不含豬肉的配菜菜單,以引導顧客遠離他們最暢銷的豬肉產品。

首席執行官孟兵(音譯,Bing Meng)說,這使得他們43家餐廳的豬肉消費量減少了一半,今年的損失仍然超過了600萬元。

孟先生說:「原料通常占成本的30%-40%,所以如果原料成本增加20%-30%,公司極有可能虧損。」

中共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敦促農民補充農場的不足,並呼籲各省政府盡一切努力保證豬肉供應,尤其是即將在下個月來臨的重要的農曆新年之前。

中共農業部聲稱,到2020年底,生豬產量將恢復到正常水平的80%左右,但許多其他人士認為,這一預測過於樂觀,尤其是在目前豬瘟仍在蔓延的情況下。

豬肉價格在上個月出現下跌之後又開始上漲,如果通脹不能很快消退,那麼即使是規模更大的餐飲企業也可能將面臨更大的壓力。

中國最大的大眾餐飲公司之一的一位高管表示,該公司也可能很快就會被迫提高價格。

他拒絕透露姓名,因為豬肉供應是一個敏感話題,它表示:「提高價格確實是最後的手段,因為我們的消費者對價格很敏感。但如果豬肉價格在2020年繼續保持高位,我們將別無選擇。」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