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赫:趕製家法 只為裹屍

作者:
斗是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之一,內鬥是中共與生俱來的,怎麼可能通過制定幾個文件就能控制得了?當政者看似通過這幾張紙控制了話語權、佔據了制高點,其實正是「慕虛名而處實禍」,成了背黑鍋者,政治敵手樂得一邊搞他,一邊看笑話。甚是愚蠢。

中共的黨內管控不斷加強

雖被「70大限」魔咒咒得死去活來,2019年中共花絕大力氣乾的一件事卻是急急忙忙編製家法(「黨內法規」)。例如,11月29日,中央政治局會議的主要內容卻是「審議《中國共產黨黨和國家機關基層組織工作條例》和《中國共產黨國有企業基層組織工作條例(試行)》」。

迄今,雖然內外交迫,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局勢越發惡化,中共在2019年每月開一次的政治局會議,卻只有5月13日和10月24日這兩次沒有「審議」家法。今年中共已出台了十餘部條例,僅9月就印發了3部;未來兩年,據稱每年出台還將不少於7部。而據統計,2013年至2018年,每年印發的條例數量均少於5部。

事實上,經過2016年8月和2019年4月兩次分別「集中廢止和宣布失效一批黨內法規和規範性文件」後,據說目前現行有效「黨內法規」高達約4100部(按中共的說法,黨內法規的名稱為黨章、準則、條例、規定、辦法、規則、細則等,一些名為《方案》、《意見》、《通知》等文件則不包括在內);而且,繼2013年11月首次發布《中央黨內法規制定工作五年規劃綱要(2013—2017年)》後,又於2018年2月發布了《中央黨內法規制定工作第二個五年規劃(2018—2022年)》。

中共為什麼急於趕製家法呢?這緣於中共的亡黨危機越來越深。大致而言,當政者大力重建家法,有這麼三個企圖:

第一,應對越發激烈的內鬥,強化中央權威。官方表述就是所謂「兩個維護」、「四個意識」,企圖從胡錦濤時期的「九龍治水」轉變為「定於一尊」。例如,中共十九大後的第一次政治局會議(2017年10月27日),主要內容就是審議《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和《中共中央政治局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的實施細則》;今年的第一次政治局會議,也在審議《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

斗是中共的九大邪惡基因之一,內鬥是中共與生俱來的,怎麼可能通過制定幾個文件就能控制得了?當政者看似通過這幾張紙控制了話語權、佔據了制高點,其實正是「慕虛名而處實禍」,成了背黑鍋者,政治敵手樂得一邊搞他,一邊看笑話。甚是愚蠢。

第二,應對民眾覺醒,「加強中共全面領導」。毛時代的黨國體制讓中國走到崩潰的邊緣,於是在毛死後不得不搞「改革開放」,其實就是「鬆綁」,中華民族才得以喘口氣,恢復了些活力,對中共邪政有能力反思了。當政者卻把這看作是「領導弱化」,稱黨的領導在社會各領域面臨普遍「弱化、淡化、虛化、邊緣化」,於是重提毛澤東曾經推崇的一句話,「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並寫入黨章、憲法,使得政局急速「左轉」,全面惡化。

其實,中共完全是被自己的邪政送入絕境的。當政者不正視歷史,不正視中國人民包括其自己遭受的苦難,不正視中國人民唾棄中共的現實,妄圖通過「加強中共全面領導」來保黨續命,不過是作繭自縛、為黨殉葬罷了。

第三,應對社會衰敗,強化基層黨組織,社會控制極端化。中共的主要載體就是基層黨組織,中共對社會各個層面的控制也主要依賴基層黨組織,所以一直堅持「支部建在連上」。

中共十九大和《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提出,「強化中共黨組織在同級組織中的領導地位,加快在新型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中建立健全黨的組織機構,做到黨的工作進展到哪裡,黨的組織就覆蓋到哪裡」。2018年11月印發的《中國共產黨支部工作條例(試行)》,更是明確規定包括民營企業、外企等在內的所有企業以及其它行政和社會組織、社區、學校、科研院所、軍隊等基層組織設立「黨支部」。在中共趕製的家法中,關於基層黨組織的條例特別突出,諸如基層組織選舉、農村基層組織、黨和國家機關基層組織、普通高等學校基層組織、國有企業基層組織等等。

雖然歷來愛講「基礎不牢,地動山搖」這句話,但中共在竊國70年里,早已腐敗透頂、腐爛透頂,基層組織「黑」、「腐」勾結,官吏濫權、暴徒橫行、貧富對立、官民對立,早已不僅僅是「軟弱渙散」的問題了,早就變成一堆腐肉了,再強化基層黨組織也是枉然。

據今年6月30日發布的《2018年中國共產黨黨內統計公報》,中共逾9000萬黨員、基層黨組織461萬個,真算是個「百足之蟲」了。當局匆匆忙忙趕製家法,包括今年搞的「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在內,好像頗有聲勢,也不過是「不僵」的表現而已,中共的命卻早已「死」了(超過3億4千萬人聲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早已把中共的根拔掉了)。

中共趕製出來的家法,其唯一的價值,也就充當其的裹屍布吧。#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