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分析:貿易逆差 中共擬出售60億美元債券

隨著「世界工廠」出現25年來的首次貿易收支逆差,中共政府計劃增加發行以美元計價的主權債券。

隨著「世界工廠」出現25年來的首次貿易收支逆差,中共政府計劃增加發行以美元計價的主權債券,達到創紀錄的60億美元。

第三季度中國大陸的固定資產總投資率下降14.5%,為五年來最差的表現。在美中貿易戰和工資上漲的情況下,儘管北京增加了基礎設施的財政支出的刺激措施,但由於大量外國公司將生產供應鏈移出中國大陸,私人部門的固定資產投資率下降了29.9%。

中共於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不受限制地進入全球市場,並刺激了大量外資流入使中國工業化速度得以迅速加快。中共財政部於2005年開始停止出售所謂的「美元債券」(dollar bond)。

WTO的擁護者聲稱中國的經濟模式將與西方經濟模式融合。但根據伊諾多經濟公司(Enodo Economics)的說法,這一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試圖將主要由私營部門主導的開放市場體系與由中共鐵腕控制下的專制極權體系合併。

中共確實向市場開放了其經濟的某些部分,但它通過將人民幣與美元掛鉤,並不允許資本自由流動,從而嚴格控制了中國國內的電價(一項重要的工業投入指標)和國內的工業借貸成本。

由於大量農村勞動力流向城市,中國大陸的世界製造業增加值從2005年的11.45%增長到2018年的24.9%,與此同期美國的世界製造業增加值從19.9%下降到14.96%。

伊諾多經濟公司指出,中共加入WTO加強了全球金融危機的烈度,「使在美國達成共識的自由經濟學理論受到打擊,並使西方國家削弱了對自由市場優勢的信心」。但是,危機並不是由於自由市場的失敗和「貪婪的銀行家」,真正的罪魁禍首是中共的貿易政策,將其出口中的從外國進口的附加值份額從2005年的26.3%降至2009年的19.5%,以及最近的16.7%。

矽谷的技術精英公司最初可免受市場份額損失的影響,因為中共仍依賴全球開放市場「核心零部件和材料」的供應鏈。但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2015年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的計劃用於全面的技術產業升級——到2020年將核心組件和材料的生產份額從25%提升到40%,到2025年再將其比例提高到70%。伊諾多經濟公司形容習近平的計劃是讓中國大陸從「加工廠」轉變為「製造廠」。

中國大陸的經濟繁榮是由廉價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所獲得的利潤支撐的。中國工薪階層的人均年收入已從2005年的1,915美元增加到2007年的8,170美元,增長了三倍多。而同期的美國工薪階層的人均年收入從44,035美元增加到59,131美元,僅增長了三分之一。

因為勞動成本的上升,中國大陸的企業利潤增長率已從2010年第三季度的62%降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8.8%。

自2001年加入WTO以來,因為每年平均有4%的貿易收支順差,從理論上來說中共國有銀行可以為國內所有的支出提供內部融資。但是中國大陸的貿易收支順差在2017年縮減至1.6%,2018年為0.4%,並預計2019年將出現26年以來的首次赤字。

根據伊諾多經濟公司估計,自2018年第二季度以來,中國大陸的資本流出約為5,870億美元。由於國內經濟的財務壓力導致中國大陸在二十年來首次出現地區銀行的倒閉事件,而且中國公司的債券違約的數量已從2014年的4起上升至今年的150多起。

預計到2020年,隨著越來越多的外國公司將投資轉移到更便宜的勞動力市場,而中國公司的利潤增長處於停滯,中國大陸將經歷大量資本外流,還必須在2020年償還到期的2,830億元市政債券債務。

本文作者Chriss Street是一位宏觀經濟、技術和國家安全方面的專家。他曾擔任多家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並且是一位活躍多產的作家,發表過1500多篇文章。他還定期為南加州頂尖大學的研究生提供戰略講座。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Chriss Street/孫洐源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