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香港區議會「素人」陳梓維 如何一夜走紅

作者:

香港區議會選舉被視作一場支持或反對香港示威的變相公投,結果民主派橫掃388個議席,大勝建制派的59席。民主派里超過80人是完全沒有從政經驗的「政治素人」,27歲的陳梓維是其中之一。他們能勝任區議員的角色,滿足選民的期望嗎?

陳梓維在佐敦南選區以1516票擊敗建制派最大黨、民建聯的政治明星葉傲冬。僅以65之差落選的民建聯副秘書長葉傲冬,曾在外國留學,在佐敦位處的油尖旺當了11年區議員,更是區議會主席。出身草根、參選前毫無政治聯繫的陳梓維擊敗了葉傲冬,被香港網民稱作現代版的「大衛打敗哥利亞」故事。

根據選舉事務處的資料,陳梓維以一件球衣「應戰」,旁邊的政綱更是用筆手寫,跟葉傲冬的專業形象形成強烈對比,因而受到網民關注。

採訪當天清晨,佐敦街頭冒寒意。陳梓維說會比記者提前一小時到現場向街坊謝票,然而他沒有來。

「不好意思,我睡過頭了!你再多等15分鐘……你可以先去吃早餐!」陳梓維被記者的來電吵醒,匆忙出門。

不久,他兩手提著宣傳海報和支架,徐徐向記者走來,滿嘴鬍子還沒有刮。他說前一天晚上接受了公關訓練,還有一堆雜務,於是很晚才休息。在場的媒體認為事不宜遲,請他立即拍幾個鏡頭,結果一拍就是三個「Take」。

「不是這樣,你不用看鏡頭的,自然一點走過來就行了……」經過攝影師的耐心指導,陳梓維重覆同一個動作第三遍,結果,兩眼還是望向了鏡頭。

對鏡頭陌生的受訪者,視線常常離不開鏡頭。

陳梓維在「感謝大家對我支持」之下寫上「I-WIN」。記者沒有問他「I-WIN」有什麼意思,讓它成為永遠的謎。

由他宣布參選至當選前一刻,他收到的傳媒專訪邀請是零。當選後,網民找出他的參選資料,認為他的手寫字體稚氣十足,而且不落俗套地穿上球衣拍攝半身照,喜感盎然,迅速爆紅。從此,記者的約訪紛至沓來。

半年前,陳梓維或許還是許多香港中年人口中的「廢青」——會考(香港公開試)零分(所有科目不合格);之後修讀毅進的社工文憑課程,但不合格,補考,再不合格;修讀旅遊文憑,再再不合格。

他說,在當時發現自己不是讀書的材料,於是去打工,做過工地工人、港鐵維修員、電梯維修學徒。因為家庭原因,數年前遷離父母,以三千港元租住深水埗一間狹小的劏房獨居,每天走8層樓梯,後來再搬到佐敦另一間劏房。

劏房在香港非常普遍,一般狹小而環境惡劣。圖為香港一間劏房的環境,跟本文受訪者無關。

劏房是香港常見的私人廉租房,由業主將一個標準住宅的單位分隔成多個細小的房間出租,通常每個房間的面積不足10平方米,但設有獨立浴室。

屈居在狹小的空間,他仰望窗外一片天,想用微小的力量去幫助別人。今年初開始,他常常到樓下的公園流連,跟小孩子玩耍,他覺得這是服務社區的一種方法。「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他自問可以做得更多,於是在佐敦街頭宣傳這場運動,也看看當區居民有什麼需要幫忙。

結果,真有街坊向他反映地區的衛生問題,他遂以市民身份,致電政府的1823熱線為街坊發聲,「但他們(接線生)都沒有怎樣理會我,只是說收到我的意見。」沒有怎麼理會他的,還有葉傲冬,「有一次擺街站,看見葉傲冬,接著我向他反映一些意見……但他叫我去看民建聯的網站。」他形容,就是那次經歷,讓他「一時憤慨出來參選」。

歷時半年的「反送中」運動燃點了不少人的選舉熱情,區議會選舉被視作一場反映民意的「變相公投」。民主派及支持「反送中」的人士認為要將建制派踢出議會,停止讓他們壟斷議會,因此首度出現了所有選區都有民主派人士競逐的現象。

香港的政治版圖大槪可分成民主派和建制派兩個派別,前者支持民主運動,後者具有親北京和親政府立場。民主黨是民主派最大黨,民建聯則是建制派最大黨。全港共分18區,民主派本次在17區獲得多數席位。

採訪當天,他站在昔日擺街站的行人路旁,戴上麥克風,站在一張傳宣海報前,便開始向街坊謝票:「雖然我口齒就⋯⋯不是真是⋯⋯比較上⋯⋯好啦,但是都很衷心多謝⋯⋯各位佐敦南的街坊⋯⋯對我的支持」。

接連有市民向他豎起大拇指,以示鼓勵。一名女士主動上前跟他握手道賀:「恭喜你啊,你有什麼抱負?」他回答說:「現在其實最主要是想做好街道清潔⋯⋯」他由食肆亂拋垃圾,說到廚餘環保回收,滔滔不絕45秒。該女士忍不住插話:「這些都是需要的,但我覺得即時⋯⋯這段時間的TG(催淚煙)的影響。」陳梓維恍然大悟:「啊是,洗街都要的」!

香港防暴警察在靠近民居的地方發射催淚彈,引起市民關注,尖沙咀、佐敦、深水埗一帶的舊式住宅,跟馬路靠得很近,因此居民尤其擔心催淚煙對於人體的危害。

其後,一名女醫生笑意盈盈地為他送上熱騰騰的三明治,教他一陣錯愕。她主動提供電話號碼,稱可尋找醫護人員和律師協助他的地區工作;另一名中年男子則建議他聘用民建聯的職員做助手,原因是擔心他缺乏經驗。陳梓維這天出來的原意是收集街坊的訴求,以提供協助,結果反倒像是街坊集體為他出謀獻策。

陳梓維參選,背後並無什麼大布局。他憶述跟民主派協調出選時,完全沒有阻礙,原因或者是大家覺得,對手葉傲冬的鐵票牢不可破。他說自己當時的競選團隊就得他一人,銀行戶口結存是零。其後陸續有幾位陌生人跟他聯絡,自動請纓出錢出力,競選團隊才算是成形。

不過單單是遞交予選舉事務處的候選人簡介,已將他難倒:「我不熟悉電腦,加上我的電腦是舊版本,沒有安裝專業編輯軟體,所以最後問了團隊意見,就決定不如手寫吧,其實是自由創作而已!」至於為何穿上球衣拍攝參選照片,他解釋:「純粹是剛巧我把另外兩套衣服洗了」。

那一身打扮,讓他當選後獲得額外的關顧:「有很多PR(公關)公司接觸我,說可以幫我改造形象⋯⋯教我一些公關技巧,亦可以提供免費的西裝給我」。在云云的鼓勵說話裡頭,還有他的父母——他們終於透過新聞報道,知道自己的兒子有份參選。陳梓維說,當初向家人隱瞞參選的原因是不想兩老擔心。結果他口中的「黃絲」(親民主派)父親和「藍絲」(親建制派)母親都沒有說太多,只叫他「畀心機」(用心努力)。

這張經篡改的圖片,在香港和中國大陸的互聯網上廣泛流傳,不少人信以為真,留言批評香港選民不智。陳梓維回應得淡然:「不開心總會有的,但我覺得這些都不是大問題。有藍絲的思想才會相信,只要有黃絲的慨念去主動求證,就已經知道不是事實」。(網上圖片)

有佐敦街坊對於政治「素人」當選不以為然:「你在社區未有成績就選了出來,很多人都會懷疑⋯⋯這現象可能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在這個社會弄得香港亂糟糟,所以影響了現在的人投票的心態」。

陳梓維及一眾民主派政治「素人」所背負的,除了是逾千名街坊的信任,還有在選舉中票投民主派的160多萬名香港人的期望。「這場選舉是政治立場的表態,都是因為『反送中』,才有這麼多人走出來投票」陳梓維也承認自己有所不足:「有何不足的地方?總會有的,人怎會有完美呢⋯⋯有什麼地方可以改善?可以再改善一下人際網路⋯⋯」

有人說,這一群沒有政績的當選人,是香港示威者以血汗和犧牲換取回來的,陳梓維說:「其實這個講法,又不可以說它完全錯的,始終事實是有發生過。亦都希望新當選的素人都能夠秉持自己的初心,能夠去真是做好自己的本份,除了政治上的工作之外,亦要兼顧地區上的工作」。

訪問尾聲,陳梓維的語速愈來愈慢,停頓頻率也愈來愈高。陽光打在他的臉上,一雙疲憊的眼睛幾乎睜不開,他伸手去擋,卻沒有向記者要求轉換位置。半年前,他可以就在佐敦這個小公園裡倒頭便睡,但這天,貴為政治新星的他,大槪還有太多東西是他無法完全操控的。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BBC中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