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中國迫害維吾爾人 伊斯蘭國家為何沉默

許多伊斯蘭國家受到極權統治,並因侵犯人權而受到西方政府的批評。例如埃及以及海灣國家、巴基斯坦、伊朗和許多其他國家。中國人顯然對人權不感興趣。人們可以放心的和他做生意,而不必擔心受到點評或指責。

伊斯蘭世界對新疆再教育營的批評明顯持謹慎態度。德國伊斯蘭問題專家施羅特(Susanne Schröter)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原因主要是涉及到經濟利益。

德國之聲:新疆的監視和「再教育」體系逐漸廣為人知。您如何看待中國統治體制下的這一系統?

施羅特:中國政府是一個不惜採取任何方式和手段壓制反對派的極權主義政府,不僅是對維吾爾族的反對派,而且對那些要求自由或民主的人士以及各少數民族的反對派也是如此。例如,法輪功運動就遭到極端手段的鎮壓。另一個例子是西藏達賴喇嘛的信徒遭到迫害。因此,中國政府對待維吾爾族反對派的做法並不讓人吃驚。

在二十世紀的歷史中,共產中國的勞改營一直是脅迫人們遵守共產黨方針路線的慣用手段。所有被控以任何方式反對黨中央領導的群體中都有人被送去勞改。

德國之聲:為什麼在新疆的做法尤其強硬?

施羅特:維吾爾人組織了獨立運動。在中共當局看來,他們有足夠的理由對其採取極端強硬的手段。此外,新疆不僅存在政治分裂主義,而且存在穆斯林身份背景下的分裂主義。聯合國和美國都將所謂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列為恐怖組織。近年來,維吾爾族極端分子製造了多起嚴重襲擊事件,例如2014年在昆明火車站的暴力襲擊導致30多人喪生。這些襲擊也為被中共領導人當作對維吾爾人採取壓制措施的理由。

因此,近年來中國政府對反對派採取了各種形式的壓制措施。例如廣泛的迫害、最大程度的恐嚇以及以再教育為名的大型拘留營。

迄今為止,中共領導人採用的這些方法一直都取得了成功。面對嚴密的監視和迫害,維吾爾人再也沒有應對的餘地。因此,從中共領導人的角度來看,雖然其措施無論如何都屬於違反人權,但最終結果是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了抵抗,這正是政府所要達到的目的。

德國之聲:如果內部不再有反抗,那麼外部仍然有反對的聲音。人們本可以期待伊斯蘭國家能夠對此發聲。

施羅特:對壓制維吾爾族的批評聲或多或少來自西方。直到幾年前,土耳其還對維吾爾人表示支持。埃爾多安在2009年還曾使用了「種族滅絕」的字眼。長期以來他一直支持新疆的獨立運動,收留維吾爾族的政治領導人,給予他們庇護和從政的機會。埃爾多安認為自己是泛土耳其或泛伊斯蘭運動以及維吾爾人的保護者,因此他的做法不難理解。

然而,這種局面已經徹底改變。土耳其外長在2017年就已經宣布對流亡維吾爾人採取強硬路線。維吾爾人在土耳其舉行示威和政治活動已經不再獲得批准。甚至有維吾爾人被逮捕。在2019年夏季埃爾多安訪問中國期間,明確讚揚了中國的少數民族政策。

德國之聲:埃爾多安態度改變,如何解釋呢?

施羅特:這實際上有兩個原因。首先,土耳其與西方的關係惡化。因此土耳其在尋求一個政治上的替代者,尋求將中國作為盟友。另一個原因是出於對貿易關係的考慮。土耳其正陷於經濟危機,迫切需要良好的對外貿易關係。而與西方國家建立良好貿易關係變得越來越困難。西方強調人權問題,在經濟上也有所反應。但是中國人對埃爾多安是否鎮壓其反對派完全不感興趣。

德國之聲:其他伊斯蘭國家的態度如何?

施羅特:伊朗也沒有批評中國的少數民族政策。中國是伊朗石油的主要購買國,並參與該國的石油和天然氣項目,繼續擴大與伊朗的經濟關係。

巴基斯坦和沙烏地阿拉伯也是出於經濟原因不去批評中國的政策。沙特王儲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還大肆讚揚中國的少數民族政策。其它許多阿拉伯國家也表達了這一立場。看得出,保持良好的經濟關係是決定性的因素。

許多伊斯蘭國家受到極權統治,並因侵犯人權而受到西方政府的批評。例如埃及以及海灣國家、巴基斯坦、伊朗和許多其他國家。中國人顯然對人權不感興趣。人們可以放心的和他做生意,而不必擔心受到點評或指責。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