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名新疆漢族的回鄉見聞:「漢族的『人權』也是人權」

新疆喀什老城(路透社)

有報道稱,中國新疆有超過100萬穆斯林少數民族被拘留,其中大多數是維吾爾族,但中國政府否認其有任何不當行為。

在澳大利亞留學的明明從小在新疆喀什出生長大,和很多新疆的漢族人一樣,也是隨「建設兵團」從大陸來到新疆紮根落戶,目前家裡在喀什做生意。

據中國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喀什地區漢族人口僅佔總人口的不到8%,而少數民族人口在92%以上。在這裡,漢族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少數民族」。

明明說,自己小時候也有很多少數民族朋友,還會到維吾爾族同學家裡作客,「他們人都特別好,會把好吃的東西都拿出來給你吃」。但自從2009年七五事件爆發以來,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漢族和少數民族的關係在惡化

中共當局報告稱,在七五事件中共有197人中喪生,其中大多數是漢族人,另有1700人受傷,堪稱中國最嚴重的種族暴力。十年前發生的事情對中國和維吾爾穆斯林來說有著深遠的影響,居住在這裡的漢族和少數民族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明明說到:「其實關係是在逐漸變差的,很多時候很難再和他們交心,交朋友也只是表面上的感覺。發生了這些事件之後,很多漢族人開始莫名其妙地仇視維吾爾族人,反過來維吾爾族人也對漢族人有很多不滿。」

因此,很多居住在新疆的漢族選擇搬回大陸,這也是為何近年來新疆少數民族人口有所上升的原因之一。明明一家因為要做生意的緣故,選擇留在了新疆。

近年來,他明顯感覺到家鄉越來越安全,甚至感到「新疆可能是中國最安全的省份」。但明明也坦言,這和警力的加強有關。「基本上每500米或1公里就會有一個警務站,而且一直都有警察在裡面,外面發生一點點事情都會有警察出來。」

而且「所有警察都是有槍的,也可以開槍。」

「漢族的『人權』也是人權」

明明在澳大利亞留學期間,也會看到或聽到一些外媒有關新疆問題的報道。他認為這些報道很「誇張」,有「誘導性」,也很「偏執」。但是,他也承認,這些報道「客觀來講有些是有一點點道理的,但肯定不是全部都是真的」。

今年9月,一段轉移被關押的新疆維族人的視頻引發國際社會爭議,澳大利亞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對此表示「深切關注」;今年11與,《紐約時報》獲得的超過400頁中國政府內部文件顯示,習近平主席下令官員對新疆的分離主義和極端主義「絕不容忍」。

此後,國際調查記者協會(ICIJ)在17家媒體上公開發布其獲取的文件「中國電文」(China Cables),這些文件中詳細披露了中國政府如何故意對數十萬穆斯林展開拘禁和「洗腦」,試圖改變他們的思想和語言的。新披露的政府內部文件顯示,這些營地到處都是瞭望塔、隔離網、雙鎖門和影像監控設備,以「防止有人出逃」。

明明最想反駁的點在於,外媒報道主要關注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人權問題,但並沒有關注到生活在新疆的漢族人的人權問題。他質問到:

維吾爾族人是有人權,那我們生活在這裡的漢族人就沒有人權嗎?

他舉了一個例子說到,自己家居住的小區前曾發生過一起暴力事件,一位持刀的維吾爾族人連續捅了5個人。「他們這種行凶真的是很過分。既然說人權,為什麼只說維吾爾族的人權呢?為什麼要給犯罪分子這麼多人權呢?」

明明說,當地的維吾爾族人對「鎮壓」存在這糾結的心態。一方面很痛恨這些暴力分子,但另一方面也認為本該針對這些暴力分子的「鎮壓」現在普及到了大多數維吾爾族人和穆斯林少數民族,因此存在「一些情緒」。

在被問及如何看待家鄉的未來時,明明表示自己依然保有積極的心態。「在七五事件之前,很多少數民族心地其實很善良的,他們的宗教信仰也不是問題,都是誘導他們向善的。」

新疆問題其實歸根到底是一個民族融合和現代化的問題。在中共當局的強硬做法以及國際社會針對新疆問題的種種聲音中,生活在那裡的人們,無論是漢族、維吾爾族或是其他少數民族,這些把新疆當做家的人們將何去何從呢?

明明說:

其實他們也是一樣的,可以對你很熱情,沒有什麼區別。

或許放下民族差異、放下針對意識形態差異的攻擊,我們才能從中找到答案。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 SB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