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新疆「學員」已結業? 維吾爾人上社群「尋親」

雖然新疆官員周一(12月9日)公開表示新疆培訓中心中的「學員」都已全部結業,但全球各地不少維吾爾人卻立即在社群媒體上發布尋親啟示,以包含#stillNoInfo(仍無音信)這個關鍵詞的貼文來詢問中國政府他們消失蹤跡的親人在何處。

資料圖片:新疆喀什老城(路透社)

雖然新疆官員周一(12月9日)公開表示新疆培訓中心中的「學員」都已全部結業,但全球各地不少維吾爾人卻立即在社群媒體上發布尋親啟示,以包含#stillNoInfo(仍無音信)這個關鍵詞的貼文來詢問中國政府他們消失蹤跡的親人在何處。

在中共新疆黨委副書記雪克來提扎克爾宣布新疆再教育營中的「學員」都已全數結業後不久,推特上開始出現數百則含有關鍵詞#StillNoInfo(仍無音信)的尋親啟示。全球各地的維吾爾人在這些貼文中附上失蹤親人的照片,並清楚列出親人銷聲匿跡的確切年份與月份。他們的目的是質問中國政府,如果所有「學員」都已結業,那他們為何仍不知道自己的親人在何處。

住在美國的維吾爾人辛塔什(Bahram Sintash)在推特上表示,許多海外維吾爾人在新疆的親人仍生死未卜,因為中國政府過去三年來禁止在新疆的維吾爾人與海外的親人聯繫。另一名維吾爾人艾布利特(Tursunjan Ablet)則在推文中寫道:「中國政府說所有被關押於再教育營的人都被釋放了,但我仍沒有任何關於我父母及妹妹的消息。這也代表中國政府的說詞是虛假的謊言。」

聲援維吾爾人運動執行長阿巴斯(Rushan Abbas)也在推特上貼上姊姊的照片,並質問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今天不可置信地聲稱上百萬被關押在新疆的維吾爾人都已無罪釋放,但我們在哪能找到關於失蹤親人的消息?我的姊姊在哪?」

德國籍的新疆議題專家鄭國恩在推特上發文表示,他認為新疆政府的新說詞顯示他們將開始減少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中「學習」的比重,而是將重點放在強迫勞動的部分。過去一年來多次在公開場合分享母親被關押於再教育營經歷的美國維吾爾倡議人士喬達特(Ferkat Jawdat)則向德國之聲表示,他認為中國政府的新說詞仍未清楚交代這些「結業的學員」現在究竟身在何處。

他說:「幾個月前,中國政府也曾聲稱他們釋放了超過九成被關押於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但我當時的第一個想法是,被關押的總人數到底是多少。而今天當新疆政府再次聲稱所有『學員』都畢業時,他們仍未清楚交代這些『學員』究竟是回歸正常生活還是被送往其他地方。換句話說,中國政府的說法讓人們明白這些都只是政府的說詞,而人民早已對中國政府與官媒失去信任。」

來自新疆的再教育營口述經歷

同一天,紐約時報發布了該報記者孟建國(Paul Mozur)偷偷前往新疆拜訪喬達特的母親吐爾遜(Minawar Tursun)的錄音檔。過程中,吐爾遜親口向孟建國敘述自己從一個小型再教育營被轉到一個工廠,接著再被轉到一個飲食與環境都相當糟糕的大型再教育營。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接見了喬達特後,中國政府把他母親轉往一個監獄。在監獄中,她不僅被嚴刑拷問,獄方也不讓她服用高血壓藥物,導致她臉的一側出現癱瘓現象,並因此暫時失去說話能力。

三個月後,中國政府又將吐爾遜轉回再教育營,並逼她參與強迫勞動。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吐爾遜在強迫勞動中必須將爆米花塞進袋子中,而她也得在營中做衣服。自從中國政府今年五月底將她從再教育營放出來後,吐爾遜因脊椎骨受傷得成日躺著療養。此外,她也有嚴重的高血壓及恐慌症。紐約時報的錄音檔指出,當地醫院因為警方不斷騷擾吐爾遜而拒絕讓她就醫。

當天的訪問因政府官員到府查看屋頂漏水而被打斷。在記者離開後,警察威脅她說如果紐約時報發布了錄音檔,他們會「殺了她」。但吐爾遜與兒子喬達特幾經掙扎後,還是決定讓紐約時報發布了錄音檔。喬達特告訴德國之聲,他當初請孟建國去新疆拜訪母親,便是希望孟建國能將他母親現在的情況,分享給全世界,並藉此向中國政府施壓,希望他們能早日讓他母親能重獲人身自由。

他說:「目前仍有超過一百萬名維吾爾人被關於再教育營中,所以跟他們比起來,我母親的遭遇並不特殊。但是對於世界上其他人來說,我母親的經歷是罕見的,因為並沒有很多維吾爾人能像她一樣透過家人的海外倡議來與世界分享自己的再教育營經歷。現在因為她的故事,被關押於再教育營的維吾爾人便有了個代表性的例子。」

喬達特告訴德國之聲,雖然他有時仍覺得自己過去一年所做的一切有些瘋狂,但他說他也認知到自己的倡議行為可能使中國政府無法推卸他們在新疆透過再教育營打壓維吾爾人的責任。他表示,現階段最重要的是透過倡議來促使美國政府儘快通過《維吾爾人權法》。

但喬達特也坦言,他希望自己有天能重新過著單純的生活,而不用再到處奔走,扮演倡議者的角色。他向德國之聲表示:「我希望自己能再次過著一般美國人所過的生活,花多點時間與家人相處,而非在外到處奔走,進行倡議。中國政府迫使我開始走上倡議之路,但說真的,我累了。」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