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港台 > 正文

美研究報告:中共把性侵反送中抗爭者當成一種恐嚇手段

根據《紐約時報》12月8日的報導指稱,香港有女抗爭者遭港警性侵懷孕,透過協助到台灣墮胎一事,經由台北濟南基督長老教會牧師黃春生(Chun Sen Huang)得到證實後,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被拘捕後遭性侵、性暴力的事件再度被搬上桌面,受到輿論各界的譴責。

8月28日「反送中#Me Too」集會,超過3萬人在中環遮打花園抗議警察性暴力。(大紀元)

根據《紐約時報》12月8日的報導指稱,香港有女抗爭者遭港警性侵懷孕,透過協助到台灣墮胎一事,經由台北濟南基督長老教會牧師黃春生(Chun Sen Huang)得到證實後,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被拘捕後遭性侵、性暴力的事件再度被搬上桌面,受到輿論各界的譴責。

香港「明報」、「立場新聞」報導,香港網路社群媒體「連登」(LIHKG)討論區在11月8日廣傳,一名在伊利莎白醫院工作的人士透過朋友披露,指一名16歲少女在參加反送中運動後被捕,遭到警員輪流性侵而懷孕,8日在該院進行墮胎手術,此事件在醫院醫護人員間廣為人知。

自稱由香港「醫管局」人員管理,多次披露公立醫院內幕的專頁「HA Secrets」也發文指出,的確有一名16歲少女,曾於荃灣警署被拘捕後懷孕,進行墮胎手術;並抽取胚胎的DNA作為證據,以便日後對照找出其中一名施暴者的身分。據稱,該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

事實上,早在9月27日在中環的愛丁堡廣場聲援「新屋嶺拘留中心被捕者」的活動中,便有參與者在大會上宣讀嚴正聲明,公開指控「新屋嶺」警察的嚴重性暴力罪行。該聲明指出,他們接觸的許多個案,遭性暴力、強姦、輪姦的包括多名未成年男女,這些受害者都處於痛不欲生的掙扎中。有的情緒崩潰,甚至多次尋求自殺;有的被送到沒有正式精神病房的醫院,靠長期注射鎮靜劑來平復情緒。

中共把性侵當成一種恐嚇手段...

近期,美國一家「The AI Organization」的人工智慧研究機構發表一份報告指出,參與「反送中」的示威者被港警拘捕後,一些女孩子被多名港警強姦,而這些所謂「港警」,事實上是被派往香港並且得到港府批准的中共警察和安全機構人員。

該報告並指出,香港的學生,包括男孩和女孩被宣稱是跳水或跳樓自殺,但實際上有一些女生是被強姦的受害者。而中共的目的是在恐嚇學生因為害怕而退縮,以使北京能順利接管香港。

在10月的最後一個周末,溫哥華舉行的一場集會活動中,民眾聲援吳傲雪。身為加拿大公民的吳傲雪也呼籲加拿大政府能夠挺身而出,為香港很多遭到性暴力的女生髮聲。

10月10日晚,曾被警方在8.31拘捕的香港中文大學女學生吳傲雪與中大校長段崇智和學生及校友公開會面。她發言時哭訴自己和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嶺拘留中心」期間,被警員「施行性暴力及性侵犯」。而在吳傲雪公開其遭遇後,也有被拘捕的男性抗爭者表示,曾於新屋嶺被港警性侵,但當事人仍在考慮是否站出來。

10月25日在台灣舉辦的「港鐵太子站追悼牆台灣重建啟用」儀式上,有一名來自香港的男性揭露說,一名國中少女被抓去「新屋嶺」後,遭到4個以上警察輪姦,事後她曾自殺4次未遂,現在只能靠吃安眠藥才能入睡。後來他又接到許多類似的案例,也同樣揭露連男生都有被警察性侵的案例。

但這些資訊由於當事人基於各種理由不願出面曝光說明,更沒有警方人員出面承認,所以被香港政府認為根本是無稽之談,中共官方更嚴斥這是造謠生事,無中生有。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主席霍婉紅表示,協會曾在8月21日到9月30日期間進行「反送中運動的性暴力經驗調查」,以問卷方式蒐集資訊,發現有67名受訪人士在運動期間遭性暴力或性騷擾,其中58人為女性,年齡從20到29歲。

香港人權監察發言人葉寬柔表示,準備將蒐集到的個案資料收入民間報告,並向聯合國專家申訴,希望國際社會要求港府徹查事件。

港警在韓媒爆料:確有性侵暴力

根據韓國公共媒體「韓國放送公社」(KBS)在11月12日前後播出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專輯中,採訪了一名蒙面匿名香港警員,該員警坦承示威者被性侵而遭調查的個案至少有2件,而且都得到醫護人員證實,但他相信實際數字應該更多,還有一些示威者遭警員虐打。

這是第一次有香港警察接受國際媒體訪問並主動揭發內幕,因此引發各界關注。值得一提的是,KBS是韓國的「准官方媒體」,連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只接受KBS的專訪,大部分的韓國人也都會相信KBS所發布的消息。由此可見,KBS具有相當的公信力。

該名警員受訪時對於香港知專設計學院15歲女中學生陳彥霖陳屍九龍油塘灣海面一事也提出他的看法。他說警方最初是以謀殺方向調查,因為全裸浮屍的個案太罕見,但後來遭警方強行更改,轉為發現屍體,禁止內部以謀殺方向調查。

旅居美國的大陸富商郭文貴在12月3日透過YouTube平台節目透露,他從與一位參與理工大學抗議的男生的朋友口中得知,香港警察有一套虐待遭拘捕香港年輕人的手段,那些性侵香港孩子的警察,大多是從大陸移民到香港的所謂香港警察(多年前已取得香港身份證)。

郭文貴指,有個案例是在警方圍攻理大校園期間,這些躲在校園內的孩子,需要上廁所,特別是女孩子。警察派出的卧底就在女廁裡面,「他就給你下手,非常慘,非常慘。」

郭文貴又指,「警察對待孩子之殘酷,那招兒多得沒法說了。跟我這個朋友的兒子在一起的一個女孩子,被警察抓進去後,幾個警察輪姦她,還虐待她。出來以後,人基本上精神是處於失常狀態。據說這些港警大都是大陸來的,講普通話,還有講湖南話,聽著有湖南口音一樣,都是大陸來的。」

「黑警」「暴警」「魔警」當道?港民對港警不再信任

反送中運動至今6個多月,在很多的香港人心中最大的心結之一是整個街頭運動中的警察暴力問題。香港警察在1974年ICAC廉政公署成立後,建立了極高的聲譽和威信。但這良好聲譽好像在反送中運動後就消失了。何以保衛市民為職責、除暴安良為己任的警察會成為拿著槍的強暴犯、殺人犯?過去被香港市民視為庇護所的警署卻成了包庇犯罪的天堂?這讓香港人無法想像,難以接受。

而且很多香港人發現,現在的警察隊伍裡面摻有大陸公安,甚至是中共解放軍。很多影片也揭露警察間是以普通話來交談。香港警察不再是香港市民可以信賴、維持治安的公僕,而是惡名昭彰的黑警、暴警,甚至是魔警。

過去香港年輕人以投考警校為榮,警察也被電影塑造成英雄與正義的象徵,但如今已榮光不在。據報導,原計劃今年年底要開拍的香港警匪題材電影「寒戰」第3集,由於港警被指濫權及濫暴,罔顧人民性命,電影公司決定延後開機避風頭。

日後港警要如何重建香港市民對他們的信任,警隊要如何與市民維持和諧的互動,這條重建之路恐怕是非常曠日費時的。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