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如何應對中共人海諜戰? 專家提建議

王立強投誠澳洲引發外界對諜戰的關注。而美國的情報部門越來越了解中共對西方的諜戰手段。可是,為什麼有些中國人願意配合中共做間諜?而採取怎樣的方式可以遏制中共對西方的人海諜戰?圖為中情局總部大廳

王立強投誠澳洲引發外界對諜戰的關注。而美國的情報部門越來越了解中共對西方的諜戰手段。可是,為什麼有些中國人願意配合中共做間諜?而採取怎樣的方式可以遏制中共對西方的人海諜戰?

中共對全球實施人海諜戰

自稱是中共間諜的王立強日前投誠澳洲引發外界對諜戰的關注。外界認為,王立強並非專業諜報人員,他只是中共人海諜戰中的一分子。

10月30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對美國國會表示,FBI在全國56個地區的辦事處在上千次的調查中,幾乎都發現了中共經濟間諜行動,涉及美國所有行業和領域。

今年4月,他曾公開表示,中共動員全社會偷竊,包括中國情報機構、各種各樣的公司(國企私企)、大學和組織(學生、學者及學生會),以及各種為中國工作的人,「盡其所能盜竊我們的創造」。

他還指出,美國並不是中共盜竊行為的唯一目標。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理事陳闖創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和西方正常國家不一樣,它除了動用國安、軍情等職業間諜外,它還發展普通人去做搜集情報工作,「正如FBI局長所說,中共以人海戰術對西方進行情報作業,而成千上萬的人潛伏在西方,這種威脅才是最可怕的。」

2016年在加拿大留學畢業的黃先生對大紀元說,「間諜行為尤其是在北美很普遍。」

「據我所知,像我江蘇老家那邊,如果你在美國上學,你拿到offer以後,本地的教育機構,比如教育局等可能會過來贊助你,引誘你往間諜方面走,但是,他們不會說得那麼明顯,就是說想讓你到國外以後提供一些信息,或者是說看看你學校裡面,或其他華人是否有那種反動反共行為,彙報回去。」

據美國司法部數據,僅2008年至2010年兩年多,美國司法部起訴的中國間諜案就有26個,其中44人被判刑。而近年來,被美國抓到的各類中共間諜(政治、經濟、商業、科技等)也越來越多。

中國人為何配合中共做間諜?

中共早期以宣傳所謂的共產主義信仰,使一些追隨者成為中共的情報工作者,一些研究人士認為,中共靠諜戰分化國民黨內部最終奪取政權。

而1949年後,中共又以宣揚所謂愛國主義、民族主義、英雄主義為名,把間諜塑造成英雄,這種意識的灌輸和培養更是從小學抓起。

黃先生表示,中國人願意做間諜是受到中共的洗腦。「學校里的課文上有這種例子,潛移默化的讓你感覺到這種東西其實不是一種犯罪行為、也不是一種危害,感覺好像對自己國家有好處、對自己有好處,他們(中共)是這樣宣傳的。」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華頗對大紀元表示,中國人做間諜動機比較複雜,「有的是為所謂信仰主義;有的是為利益;有些是去西方國家可以獲得良好的生活,也可能把自己的家人也弄到西方國家;有的是被抓到什麼把柄受到威脅恐嚇;還有間諜工作本身也充滿神秘性和刺激性等等。」

陳闖創表示,他也觀察到,到海外來的一些中國人根本就不在乎道德廉恥,「中共一拉攏他,就覺得好像自己了不起了,就很開心地去為中共賣命,當然中共也會給他一點小小的好處,說回國後帶來什麼方便之類的,一些人好像就覺得跟上層有什麼關係,中國人有很好面子的心」。

如何應對中共人海諜戰?

黃先生表示,西方媒體應該持續報導有關中共間諜的新聞,讓中國人認清真相,「我認為西方媒體,特別是華人媒體應加大力度去寫、去報導這些新聞,或者在社交媒體上經常去討論這些問題,會讓更多的中國人明白,既然來到西方國家,為中共去做侵害西方國家的利益的事情是違法且可恥的。」

黃先生說,生活在西方社會裡的很多中國留學生或者是海外華人,他們並不太關心西方媒體新聞的報導,也不真正知道給中共當間諜會對自己有什麼影響。

華頗表示,讓更多的中國人知道,給中共當間諜都沒有好下場,中共只是利用他們,這也是一個辦法。「中共在執政之前有2個著名的情報工作者,一個叫潘漢年,一個叫劉仁。中共執政之後,潘漢年50年代鋃鐺入獄,最後死在獄中,劉仁到了上世紀60年代文革時期也被迫害致死,他們的下場都非常的慘。中共對這些地下工作者歷來都是控制(加)使用,包括為中共立下了大功的人。」

「尤其最著名的是,前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的哥哥俞強聲,因不滿中共,向美國披露了潛伏共諜金無怠事件,當時中共斷然否認,寧可犧牲掉金無怠,也不承認在其他國家有間諜活動。而俞強聲怕事情暴露遭到中共秘密處置,最終叛逃美國。」華頗說。

而陳闖創表示,基於中共的人海諜戰,只靠西方專業情報力量去反制中共的威脅是做不到的,應該扭轉整個社會的氛圍。

「不僅僅是FBI這些專業部門,還有像這些學術界、企業界、商界等各個領域,還包括媒體這是很重要的,大家都有一個很強烈的反對和極權國家進行妥協、合作的這個氛圍、態勢,才是真正應對中共對全社會性威脅的一個最好的辦法。」

陳闖創有三個建議:第一,美國哪怕付出很高的成本做出一些很好的案子,「對一些實際和中共有勾搭的這些人進行懲罰。」

第二,對這些案子,要充分報導,不只是發一條五百字的消息,「去挖掘間諜在現實中成長的經歷,怎麼樣走到這個地步?整理出來,會對大家不僅是一個震撼,也是警惕。自由世界那麼多中國人為什麼他們享受自由的好處,卻要去做破壞自由的事情,這也是美國人想不明白的事情。」

第三,對挑戰中共極權而受難的人,對於敢於和中共做對、為自由世界、為自由作出貢獻的人,給予更多的足夠的關注、支持和表彰,「我想這也是一個人心的問題」。「通過這三方面,我想也會對華人起到扭轉他們心態的作用。」

「總之,要把中共國當成一個比蘇聯還要可怕的一個威脅,那才是一個對付它的方式。」陳闖創說。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