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了解西方文明(15):面對少數派意識形態獨裁者不要怕 要強硬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美國著名的古典學家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認為,現在社會裡的很多年輕人是無神論者,他們思想極端很危險,總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並以個人感受去侵犯大多數人的文化,但是我們其他人要堅持維護憲法權利,不要害怕被霸凌,不應該害怕那些少數派組成的意識形態獨裁專制者,我們對他們要強硬。

上一集里漢森教授談到,科技發展帶來的「社交媒體狂熱」也像「暴民狂熱」一樣,有人誹謗別人卻不用承擔後果。如果沒有人站出來表示強硬的話,這種趨勢就不會停止。那麼怎樣做呢?

現在很多年輕人是無神論者思想極端很危險

漢森教授表示,我們現在越來越難以教育年輕一代要有倫理道德、要有宗教信仰,也要為那些富有的人考慮,從他人的角度考慮問題。這些年輕人是無神論者或不可知論者,他們相信自己是受害者,或者認為大多數人或國家對他們不公平,或者認為你得非常完美否則就不行。漢森教授認為這些極端者的思想很危險,難以和我們的《憲法》調和。

美國社會在經歷一些前所未有的情況大搞「身份政治」令人不知所措

記者問漢森教授,他是否認為美國社會正在經歷一個關鍵的時刻?漢森教授認為,是這樣的,並且這也是川普當選總統的原因。他提到,當年奧巴馬競選的時候是反對同性婚姻的,但後來他突然轉向了,後來同性婚姻合法化了。對此,人們說,那也行吧。

但是發展到現在,也沒有幾年的時間,人們一定要100%地支持同性婚姻,否則就成了「恐同」,就是反同性戀的意思。人們怎麼會這麼快地就從反對、到說「OK」隨和、到說「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然後就變成不認同就是「恐同」(反同性戀)了呢?

漢森教授指出,我們是怎麼從認同美國存在歧視,到立法要求平等,到用種族優惠政策幫助那些少數族裔的受害者,到幫助公立大學的錄取,一直發展成了「我是不同的」、搞身份政治,又到我的性別和族裔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他說這種情況是沒有人預見到的,我們正在經歷一些從所未有的情況,很多人不知道怎麼對待。

「個人受害者」在侵犯大多數人的文化只有不在乎他們才能讓他們停止

漢森教授認為,我們現在處在的環境,就像是在法國大革命,美國憲法在受到攻擊。他在斯坦福大學工作,有第一手的親身體驗。他舉例說,假設你沒有任何觀點,而他走進斯坦福大學的課堂,對學生說「我不相信全球暖化的觀點,我認為地球氣溫會變暖變冷,但跟工業革命相關。之前地球的氣溫有比現在更極端的情況」。如果他這麼說的話,他會被學生轟下講台的。

可是,漢森教授說,那些把他轟下台的學生卻不會受到任何懲罰,而他卻會被定義為是說了「仇恨言論」,或者「危險言論」,因此那些人有權把他趕下台。如果他公開說,「我反對殺死嬰兒(infanticide)」,他也會被認為是「反墮胎」、「反女性」而被轟下台。或者如果他在課堂上念馬克吐溫的經典作品,那是160年前的作品,裡面可能用到以N字母打頭的「黑人」的那個詞,那麼他也會被認為是「種族歧視者」,而失去教書的資格。

對於這種現象,漢森教授表示,這種「個人受害者」感覺在侵犯、改變絕大多數人的文化。如果沒有人做什麼,這種趨勢不會停止,只有人們開始說「那又怎麼樣?我才不管呢」,才會停止它。

要維護我們的憲法權利恢復自信不要害怕被霸凌

幾個月前漢森教授出版了一本關於川普的書,於是就有人叫他是「納粹」,因為川普被那些人認為是希特勒,而漢森教授在書里通過事實分析了川普上任兩年做得不錯,所以他作為作者也就成了「納粹」。不過,漢森教授說,如果你讓他們影響到了你的話,他們就成功了。

因此,當他上電台或電視接受採訪時,有人問他:「曾經擔任羅姆尼總統競選顧問的作家加布里爾·舍恩菲爾德(Gabriel Schoenfeld)說,你說川普做的好,你就是納粹。」漢森教授回答說:「我不在乎,這件事對他影響更大,我才不在乎呢。」

漢森教授表示,如果大家都這麼應對的話,這種言論就會在一瞬間倒塌。這就是人們應該做的,應該恢復立國之父們的自信,想什麼就說什麼,不要怕被霸凌,要維護我們的憲法第一、第二、第四和第五修正案的權利。

記者註:

這些憲法修正案都包括在1791-1792年國會批准的美國《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前十條修正案之內。

第一修正案:禁止美國國會制訂任何法律來確立國教;不可妨礙宗教信仰自由、剝奪言論自由、侵犯新聞自由與集會自由、干擾或禁止向政府請願的權利。

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亦即公民享有正當防衛的公民權利。

第四修正案:禁止無理搜查和扣押,並要求在發出搜查證和扣押證時有相當理由的支持。

第五修正案:主要目的是以法定程序來防止政府權力的濫用,包括:1)由多位普通公民組成的大陪審團負責在刑事案件中判定案件是否可以起訴。2)任何人不得因同一犯罪行為而重複遭受生命或身體的危害。3)除非經過聯邦正當法定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

人們不應該害怕少數派組成的意思形態獨裁專制者對他們要強硬

現在很多情況都是人們隨意可以把別人冠以「種族歧視」、這個歧視、那個歧視的。對此,漢森教授告訴大家,其實我們的法庭應該強硬起來,警告那些隨意指控別人的人或學校,警告他們如果他們不給予被告正當程序的話,他們會被起訴的。如果起訴案件足夠多的話,這種情況就會停止。但是很多人都很害怕,因為怕自己如果去起訴的話,會被冠上「種族歧視」、「強姦犯」、「騷擾犯」之類的帽子。

因此,漢森教授說,我們好像是在面對一群以各種少數派組成的獨裁專制者,他們並不是族裔上的少數派,而是意識形態方面的少數派。大家都很怕他們,但這是不應該的。

那麼,就像漢森教授所說的,為什麼美國的文明、文化變化得這麼大、這麼快呢?他為什麼說川普當選總統跟這有關係呢?請關注下一集的內容。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