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被捕港大學生公開信:寫給有理想的你

作者:

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和警察

我叫石仔,是一位本地大學四年級生,在11月2日被捕,目前在荔枝角羈留所還押,等待上庭。

這一封信想寫給每一位有共同理想的香港人。很感激你們連月來仍然願意為香港的未來,冒險繼續對抗這個極權政府。由六月到現時為止,被捕示威者數以千計,死傷者不計其數,亦有多宗;;「無可疑;;」被自殺的案件,警察濫權濫捕更是每日上演。政府的上位偽善者對於這些社會問題通通都視而不見,一直包庇及縱容,更漠視制度上的暴力,將問題的責任和根源全部歸咎於市民和示威者。

儘管如此,我懇請各位不要放棄,不要被白色恐怖嚇怕。人民不應害怕政府;相反,政府應該害怕人民,因為賦予政府權力的正是人民。在你打算放棄之前,想一下那些死去的同伴,我們失去的眼睛,那些勇敢的死者,那些可憐的死者,在我們仍然未能替死去的朋友討回公道,以及為獄中的夥伴洗刷冤屈之前,我們絕不能放棄,一味地退縮是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的。我們只會在放棄的那一刻才算是首次敗北,只要我們一直繼續堅持著,我們就還未輸。我知道大家可能會有灰心喪志的時候,覺得好像無論怎樣去做,終究無法改變任何事情,如果如此,請你好好休息,重整旗鼓後重新出發。只有堅持,我們才能看到希望;只有奮鬥,我們才有機會成功。其實你的力量比你想像的大,每個人的選擇均會改變世界,關鍵在於,你有沒有跨出那一步的勇氣。

進入收押所以後,我多次被問到;;「值不值得;;」這個問題,犧牲了自身的前途,亦不見得能成功憾動政權,就算港共政府跪低,我們亦不可能抗衡背後的中共政府,現在的所作所為亦只是在垂死掙扎,根本毫無意義。

但其實香港人出來抗爭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要防止香港進一步被赤化,淪為大灣區轄下的一個城市,香港人要過著提心弔膽的生活,失去言論自由,有機會被以言入罪,甚至被消失。作為一名前線抗爭者,我深深了解抗爭的風險及成本,或許我會失去一切,或許我會被消失,被自殺,或許我會前途盡毀,在獄中度日,但我已經決定賭上性命,亦為自己的行為做好犧牲的準備,在這些發生之前,我還是會基於我所相信的一直向前沖,畢竟沒有人能保證明日依舊安然冇事,我只是試著努力不讓那些日子提早來臨而已。

我們現在失去的實在太多了。我們為了追求自由與公義,讓夥伴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要討回這些血債,只有一種方式,就是持續戰鬥下去,直到勝利的一刻,將濫權者的犯罪事實公諸於世,替死者討回公道和賠償。所以,每當我被問到;;「值不值得;;」時,想到那些已經為我們死去的人,想到我是為了公義、民主、自由而付出,我會回答一句:;;「值得。;;」當然,那些一無所知,滿腦子只有金錢和安穩的人絕對不會明白這份情操,更會說服自己接納不自由的人生,這種人無法找出比自己生命更有價值的事。面對這種人,緊記不能被仇恨蒙蔽,被情緒控制,將原本針對著社會上的矛盾和不公而產生的憤怒轉為私憤。

不過,對於警察的濫權濫暴濫捕的仇恨就要時刻提醒自己,這一切都不可以習慣、不可以忘記。到了這刻,香港人必須靠自己去反抗,不能奢望或單靠所謂外國勢力施以援手。我們需要的是斬斷哥帝安繩結(注)的勇氣,決定我們的未來和命運。對於所有你認為有用的事,都嘗試去做,擁護任何一樣你認為有用的事,就算被指沒有意義,其他人不配合,不給予任何幫助,都要繼續去做,意義,是由你自己賦予的。

註:哥帝安的結繩,亞歷山大大帝是活躍於西元前四世紀的馬其頓國王。當年他遠徵到波斯領土的利底亞時,當地的神殿中祭祀著一輛戰車。那輛戰車是過去的國王哥帝安用特殊而牢靠的繩結綁在神殿柱子上的,大家都傳說;;「解開這個繩結的人,將成為亞洲之王;;」。許多自認為很有辦法的人都抱著;;「捨我其誰;;」的想法前來挑戰,可是那繩結卻異常牢固,沒有人能解開。亞歷山大大帝看到那繩結非常牢固,就拿出一把短劍,一刀切斷了它。所謂的命運,並非依靠傳說來安排,而是揮舞自己的劍去斬開。;;「意思是說,我根本不需要傳說的力量來為我加持,一切都靠自己的劍來開拓命運。如你所知,後來他成為支配中東到西亞地區的帝王。這就是為人所知的;;」哥帝安的繩結;」,一段有名的軼聞。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GM01/Gnew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