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了解西方文明(17):美國人民憤怒之下選出川普為他們說話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資深研究員、美國著名的古典學家和軍事歷史學家漢森(Victor Hanson)教授認為,美國是地球上最後一個尊重Liberty(有法律保障的個人自由)的地方,但是近年面臨「毛式革命」危險的現象很可怕,這讓很多美國人在2016年時就對美國自我束縛、自廢武功的現象感到非常氣憤了。這時,川普冒了出來,他無所顧忌地說出大實話,這令美國人如釋重負,有一種得到解脫的感覺,於是川普得以在遭受所有建制派和主流媒體反對的情況下還是贏得了大選。

在上一集里,漢森教授說,美國在面臨一種「毛澤東式革命」的危險,如果有人說出的話不被一些少數派理念團體接受的話,就會被炮轟,要受到再教育,要向公眾低頭認罪。

例如Chick-fil-A(福樂雞)連鎖店的例子,這個公司現在還在遭受一些困難,他們在德州的飛機場里一直是有店的,但是因為他們所有的店在星期天是不開門的,這一點就遭到攻擊,當地政府因此就說要把他們在機場的分店取消掉。

美國是地球上最後一個尊重Liberty自由的地方現在的現象很可怕

漢森教授還舉了另一個例子,有一位前航天飛行員在哥倫布日讚揚哥倫布,也受到炮轟,因為批評他的人認為哥倫布是個「種族歧視者」,是個「帝國主義者」,這使得那位前航天飛行員不得不公開道歉,還說自己得重新接受教育,要學習如何正確地思考。

漢森教授說這些現象是很可怕的,因為美國是這個地球上最後一個尊重liberty(有法律保障的個人自由)的地方,我們知道在非洲、拉丁美洲,還有亞洲民主國家以外的國家如中國、印度部分地區和俄羅斯的政府是不保護個人自由的,假如連美國也變成那樣的話,我們就全完了,但是現在卻有人在有意地用「結果平等」的理由要奪走我們的個人自由。

2016年時美國人對自我束縛、自廢武功的現象已經感到非常氣氛

那麼,記者問漢森教授:「之前您提到,川普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選上總統的,您認為川普能夠讓這種趨勢停止嗎?」

漢森教授說,2016年的時候,美國人民已經對一些現象感到非常氣憤了,包括他們自己的《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擁槍權受到限制、《第一修正案》的自由表達權利被侵犯,他們還被告知美國已經完了、美國不是什麼獨特的國家、而是要不停地向其它國家道歉,我們美國人動不動就被冠上是「性別歧視者」、「種族歧視者」,我們擁有那麼多石油卻不允許開採,我們有那麼多天然氣卻不能開採,因為會導致「全球暖化」。

很多美國人覺得我們是在自廢武功,自己使自己停滯不前,我們在自我束縛自己。這時候,川普冒出來了,就像2004年蘋果公司具有標誌性的廣告,那是為了紀念蘋果的Mac電腦20周年製作的。裡面有一個年輕女孩子,舉著一把斧子,跑著衝進大廳,大廳裡面坐著一堆人,正畢恭畢敬得聽大屏幕上的「老大哥」訓話,這其實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講述獨裁專制的小說《1984》里的場景,然後女孩揮動斧子,把斧子扔向老大哥,打碎了整個屏幕。

川普無所顧忌地講出大實話讓美國人有一種得到解脫的感覺

漢森教授認為,川普就象那個廣告里的女孩子跑出來說,要讓美國再次偉大,我們可以儘可能地開採石油、開採碳礦和天然氣,你也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川普自己也是那樣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例如他給當時的共和黨總統競選對手起綽號,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的綽號是「小馬可」,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說了讓川普不喜歡聽的話,川普就稱他是「撒謊的克魯茲」,川普稱希拉里是「枉法不誠實的希拉里」(Crooked Hillary)。川普什麼話都敢說,有些人覺得他是不是太粗獷了,但後來也就習慣了他的這種別具一格。

後來川普又說,奧巴馬曾經講過,我們得需要一支魔棒(magic wand)才能把就業機會帶回美國,其實根本不需要什麼魔棒,只要公平貿易就行了,只要貿易公平了,我們就能把中西部的鐵鏽帶地區,如密爾沃基(Milwaukee)和克利夫蘭(Cleveland)這些地方,再次變成為很棒的城市。

還有,柯林頓當政時期的財政部長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說,我們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年增長率永遠不可能達到3%。川普卻說,我們不但能達到3%,還能達到4%。川普講的很多話好像是大話在唬人,但很多是實話。例如有些人說,不能用「illegal alien」這個詞用在非法移民身上,因為顯得不友善。川普卻說,等一等,「Alien」的意思是不住在這個國家的人,外國人都是「Alien」,這些人進入美國是通過非法途徑的,所以「illegal alien」是很恰當的描述,我就要用,我才不管別人怎麼說呢。

漢森教授認為,川普的這種表現對很多美國人來說是一種讓人如釋重負的感受,一種得到解脫的感受。所以,在2016年大選中,儘管比起希拉里川普只花了三分之一的競選廣告費,儘管共和黨建制派反對他,儘管所有主流媒體和雜誌包括《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標準周刊》(Weekly Standard)的學者和評論員都反對他,川普還是贏得了大選。

那麼,川普能否在明年大選中重複2016年的成功、獲得連任呢?漢森教授又是怎麼看的呢?請關注下一集的內容。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