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官場 > 正文

陝西再現「抗上」怠政 大外宣驚呼反腐更難

陝西官場再現怠政案例,榆林子洲縣三豐油脂公司討薪工人到當地人社局申請仲裁,卻收到勞動爭議仲裁廳「人員不夠,不受理案件」的回復文書。有中共大外宣媒體刊文稱,貪腐難禁不作為頻出,中共十九大後反腐更複雜。

趙樂際從王岐山手上接棒反腐,不過自身卻傳出不妙消息

《新京報》12月14日報導,三豐油脂公司工人代表白冰表示,2018年,三豐油脂公司拖欠82名職工300萬工資。由於討薪無果,2018年11月,職工們向子洲縣勞動保障監察大隊反映此事。12月28日,子洲縣勞動保障監察大隊就此事出具《答覆意見書》,稱陝西三豐糧油有限公司如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將移送公安機關處理,如無力償還兌現工資,將申請法院強制執行。

白冰說,由於薪資仍未到位,2019年5月,他作為代表向子洲縣勞動爭議仲裁院提交仲裁相關申請書,但對方卻以仲裁人員不夠為由,拒絕受理。12月13日晚,子洲縣人社局主任科員馬翰斌證實上述事件屬實。

報導稱,13日從子洲縣政府獲悉,針對三豐油脂公司欠薪問題,子洲縣人社局負責人就勞動爭議仲裁院不予受理的不當回復進行道歉。目前,子洲縣紀委監委已介入調查。

對此,在中共外宣媒體15日刊文稱,「貪腐難禁不作為頻出,中共十九大後反腐更複雜」。文章指,這是繼「千億礦權黑幕」和秦嶺別墅案引發的官場大地震之後,陝西官場再次進入公眾視野。

官場瀰漫怠政氣氛成中共另類危機

有著「龍脈」之稱的秦嶺,近幾年出現大量違建別墅。據官方報導,此事驚動習近平,但6次批示整治未果,皆因當地高官集體對習近平陽奉陰違,最終習震怒派出中紀委人馬,2018年7月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率領專項整治工作組進駐西安,陝西官場被大規模整肅,震波一直持續至今。

在12月13日,陝西省紀委監委發布通報稱,已經退休6年多(2013年2月退休)的咸陽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郭中秋落馬。其落馬是否和今年陝西秦嶺別墅案引發的官場大地震有關還有待觀察。

前述大外宣媒體稱,中共十八大以來,從四川官場淪陷到山西官場塌方式腐敗,乃至2019年因為秦嶺別墅案而引發的陝西官場大地震,中共各地方官場已經經歷了大範圍官場整頓,但是從近期陝西官場的動向來看,近年中共政壇不僅仍有新的貪腐或者已經退休多年的貪腐的「漏網之魚」需要查處,而且還出現各種形形色色為官不為現象。

文章並舉例,《浙江日報》12月13日報導,1名副鄉長在任本縣某局下屬企業一把手期間,招錄的58人中有31人是科級以上領導幹部親屬。2019年4月26日,中紀委通報多起「為官不為」案例,其中包含本應2013年底完成的河道截污整治任務直至2018年1月才整改到位、管轄區出現非法交易藥品問題遲遲沒能發現、揚言讓前來辦事的老人「回不了家」……各種官場怪象。

文章認為,在習近平上台第一任期,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打下中共前常委周永康、前政治局委員徐才厚郭伯雄、前大內總管中辦主任令計劃等「大老虎」。如今在中共十九大之後,種種為官不為顯示反腐更加紛繁複雜,並非易事。

「怠政」「懶政」被認為是各級官員對反腐的一種另類抵擋方式。官媒披露,現在中共官員已出現「混日子」狀態。

公開的陸媒報導顯示,近年整個中共官場怠政懶政亂象頻現。官員被曝在上班時間賭博、吸毒、打遊戲、網購、看色情片、甚至通姦等。

官媒公開報導說,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多次因官員怠政而「發火」,甚至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但仍無濟於事。

據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發文分析說,自習當局反腐以來,中共官員出現耳語詆毀和消極怠工的反彈情緒。一些官員懷念江澤民時代的「用腐敗換合作」,對習當局的「用反腐逼合作」的方式百般抵觸。

反腐掌舵者自身難保

有意思的是,陝西官場本身就是現任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的工作舊地,趙樂際也因此傳出不妙。

有關趙樂際不妙的消息在10月中旬經由親北京港媒《明報》披露,主要指趙樂際捲入主政陝西時發生的兩大案,秦嶺違建別墅案及千億礦權案,因而觸怒習近平,受到習的警告。消息並沒有被中共官方否認。

其中秦嶺別墅違建案始於2003年,時間跨度逾15年。期間主政陝西時間最長的省委書記是趙樂際(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

習近平先後六次批示要嚴查秦嶺別墅違建案,均遭到當地官員暗中抵制。秦嶺違建別墅案因此被認為是中共「政令不出中南海」以及怠政嚴重的標誌性事件。

秦嶺違建別墅案在習要求整肅下持續震蕩,落馬官員大多是趙樂際的舊部屬。如陝西前省委書記趙正永,陝西前副省長馮新柱,陝西省人大常委會前副主任魏民洲,陝西省政協前副主席祝作利,以及陝西省委前秘書長錢引安、西安市長上官吉慶、西安市原政協主席程群力等人。

責任編輯: 唐冬柏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