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訪民攔車喊冤被美控襲警罪 疑中共幕後滲透

上周四(12月12日),因攔車喊冤被指控襲警等重罪的上海訪民白節敏,最終被美國聯邦法院宣告無罪。白節敏對陪審團一致裁定無罪激動不已,「美國人民站在正義的立場上,挽救了我。」

上周四(12月12日),因攔車喊冤被指控襲警等重罪的上海訪民白節敏,最終被美國聯邦法院宣告無罪。白節敏對陪審團一致裁定無罪激動不已,「美國人民站在正義的立場上,挽救了我。」

當日下午,美國哥倫比亞特區聯邦法院經4天庭審後,陪審團以12:0全體一致裁定,針對白節敏的襲警、毆打警察重罪和拒捕輕罪指控全部不成立。

白節敏原是上海商人,太太原是空軍某涉密部門的負責人,白節敏因此被上海警方認定為間諜,對他打壓監控,強迫離婚。其生意上經濟損失慘重,出國後連兒子也失聯了(被掐斷通訊,無法進行通話)。

由於在國內上訪無門,從2015年起,一些走出國門的訪民開始攔截出訪美國的中共領導人。今年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多次到美國參加貿易談判,訪民們的申訴一直如影相隨。

圖為白節敏在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門前舉牌抗議。(受訪者提供)

1月30日,在劉鶴華盛頓貿易談判前,白節敏攔截劉鶴車隊,遞交冤情信。美國特勤局的一名警察用力過猛,造成自己膝蓋骨斷裂,白節敏被當場逮捕。

白節敏表示,「從1月30號那天開始,到判決結束,等於差不多足足11個月,我在美國完全失去自由,因為從法律意義上講是刑事保釋,包括4個月的GPS定位(戴電子腳鏈),還在監獄裡待了8天。」

「我受到的指控很重,面臨襲警、毆打警察、拒捕三項指控。這個案子一旦定罪,最高刑期20年。」他說,「在這種前提下,幾乎沒有人相信你是無罪的,但是美國人民不是這樣認為的,美國的制度和普世價值觀也不是這樣認為的。最終的審判權力交給了人民,由人民來審判我。」

回顧庭審花絮

4天的庭審時間十分煎熬,白節敏心情沉重。他說,「我相信上帝會保佑我,神會保佑我,美國人民會保佑我,美國的法律會保佑我……所有關心我的好人都會保佑我。」「我始終有信心,因為所有的保佑都站在正義的立場上。」

據了解,邁克爾·勞勒(Michael Lawlor)等兩位律師為白節敏做了無罪辯護。控方出示了監控錄像和相片,但辯方出示的錄像更清楚,時間幾分幾秒、0.1秒都顯示得清清楚楚,包括慢鏡頭、快鏡頭全過程,近距離、遠距離、側面距離。

視頻顯示,警察把白節敏撲倒是在2秒中之內,包括上銬整個過程只有5秒。所有的警察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都很年輕,他們知道怎麼在幾秒鐘內製服一個人。白節敏左手是空的,右手夾著橫幅。

警察把白節敏撲倒在地時用力過猛,導致自己受傷,其實那天白節敏也受傷了。但是白聽從了律師的話,放棄自我辯護的機會。

辯護律師問受傷警察很多問題,你多大年齡?何時入警隊?體能訓練合格沒有?1月30號前訓練過沒有?你身體有沒有什麼病?

問答過程陪審團聽得清楚。當聽到辯方律師稱,白節敏是一個和平抗議者,是抗議中國共產黨政府的,所有陪審員的眼神都變了,原來這是抗議中共政府的人,不是「犯罪分子」。

宣判的時候非常緊張、且富有戲劇性,最後的結果出乎很多人意料。

一開始所有陪審員出來了,向法官表示重罪不太可能成立,問輕罪的條件、要素有哪些?控辯雙方律師回答了陪審團的問題後,陪審團又回房間討論了一個小時。

下午宣判之前,檢控官有些自得,舉手提醒法官稱,希望被告在宣讀判決以後,要控制情緒,不要做出激烈的行為。法官沒有說話。

陪審團的報告被交給了法官的秘書書記員,秘書站起來宣讀:「經過我們陪審團一致討論,沒有發現被告白先生有重罪的可能;我們也沒有發現被告白先生有拒捕的可能,所以我們認為他無罪。」

聽到這個判決,檢察官猛地站了起來,椅子發出很大動靜。他走向了法官,後來又退回來坐下去了。

「我的律師站起來緊緊擁抱我,周圍的人激動地掉下眼淚。這種場面非常震撼。我們所有人退出法庭到了外面以後,兩位律師奔過來我們三個再次擁抱。」白節敏說。

「最終由美國人民決定我的命運,美國人民陪審團給了我一個公正的交待、給司法一個公正的交待。美國人民完完全全站在公正的立場上,對我這起案子做出最後的判決。我認為不管判決結果怎麼樣,美國人民是偉大的。」

白節敏認為自己見證了美國的司法制度。「在這個案件當中,體現了美國人民的智慧、包容,和對民主自由的支持。」「陪審員對中共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對人權的踐踏認識得很清楚,美國人對普世價值觀的堅守,在我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美國法庭的陪審員制度

華府律師葉寧向記者表示,「我也深有感觸。美國人民偉大,上帝給美國帶來這麼好的民主制度,恩賜給了美國人的祖先,經過流血奮戰,建立了美利堅合眾國。」

「1985年我聽一個高幹子弟從美國回來講,美國真好,好在哪裡?老百姓好,美國人民好。這種人的觀察真是到位,美國的好就是好在美國人民。」葉寧說,「所以我打官司千篇一律,所有的案子都要陪審團。我不相信律師,而法官是從律師當中產生的。」

據介紹,被告可以選擇不要陪審團。憲法第六修正案規定凡是重罪必須要有陪審團。在實踐中低於6個月的可以排除陪審團。

2018年出現了重大變化,紐約州法院提出一個劃時代的案例,對不是公民的外國人必須給予陪審團,在刑事案例當中,即使輕罪也要給予陪審團。

接著,2019年哥倫比亞特區最高法院又根據紐約州的法律,在2010年3月31日做出帕蒂拉判例(Padilla v. Kentucky)。因為一個外國人最重要的利益是謀求在美國的居留權,所以如果逼著他認罪是無效的。

葉寧說,陪審團是決定事實,法官是決定法律。陪審團用他局外人的良心、良知來決定這個人到底有罪無罪。白節敏可以脫身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陪審團一致裁定白無罪,這是最好的可能;第二種可能是12人陪審員中如果有一個人堅持無罪,就變成流審(mistrial)。

「(流審的)結果是當事人不能定罪。法官必須把檢控官的檢控駁回,再重新起訴,從選任陪審員起,重新進行審理(retrial)。」他說,「第一種贏贏得乾乾脆脆,一點翻案的可能都沒有,是12個陪審員一致通過。法官根據陪審團的裁定做出宣判。法官如果甘冒天下之大不韙的話,可以做出獨立判決,但是要冒極大的風險。因為一上訴的話,法官雖然權力很大但是要顧及聲譽。」

美國法庭的法律意見書

一直在關注此案的葉寧律師,依據美國的「法庭之友」制度,向法官羅伊斯·蘭伯斯(Royce Lamberth)提交了法律意見書,在法律適用和程序上指出很多問題。

第一,白宮特勤局的官員在他的證詞中,用來起訴白節敏的是美國聯邦法規第18編111條a款b款。a款是對整個美國的公職人員進行襲擊、毆打、阻攔,a款是8年以下有期徒刑,b款是加重的刑期。第18編118條是針對外交部分。

據該官員說,根據美國聯邦法規第28編56條,劉鶴的車隊屬於外交訪客的車隊,保護他們的安全是不歸他們管的,應由國務院特勤局負責。然而,國務院特勤局在整個案子中缺席。葉寧說,這說明這兩條法律全部用錯,一開始就用錯了。

加重的刑期兩項可高達20年。「怎麼加重法?就是把此前白節敏在紐約攔截李克強,不列為犯罪記錄處理的,連移民申請都不受影響(因為他沒有罪)的案子,移花接木過來安上一個從重罪。最終適用的法律全錯。」葉寧說。

第二,只要不是外交保護的法律的話,就只是一個普通傷害(assault),兩個定罪條件是不一樣的。所以陪審團就詢問如果簡單的傷害要符合什麼條件?

「如果法律用錯了話,起訴就是錯誤。如果是一個簡單的傷害的話,起訴是可以的,但是定罪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呢?因為白節敏沒有主動性,是被後面(警察)的物理力量突然推倒在地,他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葉寧解釋說。

「如果是簡單的傷害罪,一他沒有傷害人的企圖;二他沒有自我動力。既沒有犯罪意圖,也沒有犯罪行為,這個罪就定不了。」

第三,最關鍵的問題在於,白節敏是在17大道上行使他的憲法第一修正案下面的意見表達權,書面(上訪信)的意見表達也是一樣,是合法的。警方的行為從頭到尾就是在鎮壓,衝著憲法修正案來的。

圖為白節敏攔截劉鶴車要遞交的冤情信。(受訪者提供)

第四,在訴訟當中,法庭不準白節敏講述他痛苦的家事,不准他在法庭上批評共產黨,這是要排除證據。白節敏到底要表達什麼這是和案件有關的,禁止他講是違反了法律的規定。講話的內容在刑事起訴中必須考量。

第五,法官也會犯錯誤。法官延長快速審判程序,一共增加了170天時間。這裡有非常多的技術性排除條款,其中有83天是可以有爭議的,比如有30天排除,因為司法審判的利益要比保證憲法修正案的快速審判程序更加重要。剩下的97天時間是屬於程序錯誤的。

而判例規定,如果明顯違反快速審判程序,案子判了刑也要撤消的。

此外,攔截的條幅沒有寫做為聯合國五種語言之一的中文,也沒有用高音喇叭來阻止訪民,更沒有用中文來告訴他們。警方有充分的時間來準備,他們自己講話暴露了他們提前好幾個小時就知道了有人要攔車。

訪民被控重罪疑中共幕後滲透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攔車告狀,訪民付出很大代價,白節敏等多名訪民被抓、被指控,上海訪民艾福榮至今仍因移民身份問題被關在監獄中。

今年3月,成功攔截劉鶴轎車的大連訪民王春艷,被起訴到哥倫比亞特區的聯邦法院,控告她犯有攻擊外國政府官員罪和干擾保護職能等兩項罪名。今年7月,王春艷被美國聯邦法院宣告無罪。

有分析認為,不排除重罪指控和共產黨在背後使勁有關係。因為此前從來沒有過對訪民指控這麼重的罪名,包括此前馬永田、李煥君攔截習近平的車等等。因此質疑共產黨在幕後操縱案情。

葉寧律師認為,白節敏等案這次形勢非常詭秘。他們咬住這些訪民不放,組織得非常荒腔走板,走得非常過界。檢控官這邊顯得很瘋狂、沒有理智。

據介紹,這名在哥倫比亞特區檢察院的檢控官,他的姓(Last Name)是中文名字Liu。「這麼有組織地抓捕,有的人沒有當場參加攔車,統統被抓起來,而且全部指控重罪。只有上海訪民金月華例外,為了不讓她得到陪審團,竟然在審判前把重罪偷換成輕罪。這個案子因為沒有陪審團就被定罪了。」

葉寧說,「訪民是民運當中最有動作、最有活力的一小群人,把這群人都弄得不敢動了,手腳都綁起來了,你到底在幫誰啊?誰最高興啊?雖然抗議要遵守秩序,最多是行為不規範50塊錢罰款,就這麼回事。把人家判長期徒刑,嚇得大家都不敢抗議了,鴉雀無聲的話,那共產黨更加橫行霸道。」

葉寧表示,美國人民是覺醒的。「難道要讓中共一家獨大,連我們的聲音都不能發出來?在自由世界都不能發聲了,那到時候共產黨的導彈就過來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