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傳統夫妻之道 家庭穩定的基石!

夫妻之恩應放在首位。(圖片:Pixabay)

婚姻就是一場倆個人的修行。夫妻倆人要彼此慰藉、彼此滋養、彼此成就。婚姻旅途中有荊棘和坎坷,亦有無限風光,如果把夫妻之恩放在首位,婚姻生活才能美滿和諧。與您分享一篇夫妻之恩的小故事。

沒有見到碧有三年了。當時,她剛剛新婚。她的第一次婚姻,夫君是讀中專的同學,兩人本來情投意合的,可是因為沒有孩子,開始吵吵鬧鬧了,最後反目成仇了。婚姻的失敗,對碧打擊非常之大。為了散心,她去了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旅遊。

婚姻的失敗,對朋友碧打擊非常之大。(示意圖:Pexels)

後來,我因為生計開了店,忙忙碌碌的,就沒有和她聯繫了。有一日,突然憶起碧,驚覺時光真是彈指一瞬間啊,有幾年沒看見她了。

我撥通她的手機,她一聽我的聲音,連連追問,「你在哪裡?前段時間好想你。」

我們相約一起吃飯。選了一家火鍋店。那家店環境幽靜,燈光柔和,很適宜敘舊話別。

「你看我有什麼變化?」碧坐在餐桌的對面,不動聲色地望著我,讓我猜的樣子。

她身穿粉色高領毛衣,淡淡的口紅,眉宇間卻含幾分憔悴。我開玩笑地說:「沒什麼變化,只是少些少年的朝氣。」

她嘆了口氣,說:「前段時間,我得了憂鬱症,那時很想你。」

我吃驚地盯著碧。一向熱情活潑開朗的碧,怎會得憂鬱症呢?

婚姻的破裂使碧患上了憂鬱症。(示意圖:Pexels)

她緩緩地講起她兩次破裂的婚姻,婚姻的不幸,讓她看不見人生的希望。她說,她患憂鬱症的那段時間,看天的顏色都是灰的。

望著碧憂傷的眼睛,我心裡一陣憐惜。

古代傳統的夫妻之道

對於婚姻的認識,我也是修煉以後,才從佛法中明白了道理。現代人對婚姻已完全沒有傳統的觀念了。兩人高興,就在一起,兩人鬧矛盾,婚姻就不牢靠了,把情、把兩人相處的感覺看的很重。然而,情是最不可靠的東西,來無影,去無蹤,像流動的風,婚姻靠它能維繫嗎?婚姻需要人的道義來維持,而且講一個「恩」字,夫妻之恩。

在中國古代,婚姻是須要得到天地的承認的,所以結婚要拜天地;西方社會,結婚要去教堂,要得到主和神的承認。正如在正見網上看過的一篇文章《談談夫妻之道》中寫的,「婚姻是人類繁衍的需要,也是人對神,對天地,對父母,對有情人的承諾,東西方婚禮的習俗和禮儀都是這種神聖意義的體現。」人生漫漫,不離不棄,信守許諾。

夫妻之恩是首位。(圖片:Pixabay)

而夫妻之恩,作者無思在《剛柔相濟的夫妻之道》中談到,「男的在家庭中被稱為當家的、頂樑柱、一家之主,是全家人遮風擋雨的靠山,就應該擔當起男子漢的責任。而女的被要求相夫教子、夫唱婦隨,平衡全家人的關係,是全家人疲累時休息的港灣。夫妻有主有輔、有內有外、有恩有情、各盡其責、各隨其性、互助互補,共同構建維護一個平衡穩定和睦的家庭。」

糟糠糟粕古已有之

然而,這些美好的傳統觀念被破壞殆盡,男女相處已沒有任何束縛。結婚離婚、未婚同居、婚外情,包養小三,隨心所欲,亂象紛呈,把社會推向了墜落之淵。像碧一樣的受害者其實自古有之。

元朝著名的文人女畫家管道升寫的《我儂詞》十分有名:「你(爾)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似火。把一塊泥,捻一個你(爾),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爾),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爾),你(爾)泥中有我。我與你(爾)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現在情侶都喜歡用它來互訴情義。可這首《我儂詞》的背景來源又何嘗不是心酸淚一把呢!

據說,管道升的夫君,元代著名書法家、畫家趙孟俯50歲時想效仿名士納妾。便寫了首小詞給她:「我為學士,你做夫人,豈不聞陶學士有桃葉、桃根,蘇學士有朝雲、暮雲。我便多娶幾個吳姬趙女何過分。你年紀已過四旬,只管佔住玉堂春。」意即:王獻之有桃葉、桃根兩個小妾,蘇軾有朝雲、暮雲兩個小妾。你年過40歲了,我多娶幾個小妾也並不過分;你只管佔住正房元配的位子就行了。

於是管道升就以這首字字婉轉、句句針鋒的《我儂詞》回應了她「花心」的丈夫。趙孟俯看後,羞愧不已,被其真情感動,從此再不提納妾之事。

這麼看來,糟糠糟粕古已有之,唯盼真正清純的中華文化古風能再次吹拂神州大地,讓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過上道德回升後的真正的人的生活!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