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一位寡婦給一位鰥夫的情詩 短短几句還大量重複 卻流傳2000多年

愛情古詩詞永恆的主題之一。多數人眼裡愛情該是風花雪月的,秦觀的「纖雲弄巧,飛星傳恨」,李商隱的「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似乎名家大師的愛情永遠是那麼纏綿動人。那麼在古代民間,愛情又是怎樣一幅光景呢?

復古蝴蝶和櫻桃樹花在春天

在漢代無名氏的《迢迢牽牛星》中,愛情是「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想愛不能愛。在唐五代無名氏的愛情詞《菩薩蠻》中,愛情是「枕前發盡千般願,要休且待青山爛」,雖然誓言看上去有些誇張,卻發自肺腑。在宋代無名氏的《眉峰碧》中,愛情是「窗外芭蕉窗里人,分明葉上心頭滴」的相思入骨。這些來自民間無名氏的愛情詩詞告訴我們,對愛情的渴望是不分朝代,甚至是也不分階層的。

本期要和大家分享的是一位寡婦寫給心愛男子的情詩,詩的名字叫《國風·衛風·有狐》。全詩以物喻人,短短几句還大量重複,無一愛字卻句句含情脈脈,流傳了2000多年。讓我們一起來品一品:

《國風·衛風·有狐》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這首詩出自《詩經》,是現在很少見的四言詩,在多年的流傳里一直有很大的爭議,有人認為是妻子寫給丈夫的情詩,但現代更多學者認為這首詩是衛國的一位寡婦在路上遇到一位鰥夫,寫下的情詩。

全詩分為三小節,每一節結構都是一樣的,用的是先秦文學中最常見的重章疊句,一嘆三詠的寫作手法。第一節「有狐綏綏」以一隻野狐比作心愛的男子,「綏綏」是形容慢慢行走的樣子,「在彼淇梁」是指走在河上石橋上的。這位落魄的男子和自己一樣失去了愛人,看到這一幕詩人心中泛起了種種擔憂,她擔心對方沒有衣裳穿。

第二節稍變了幾個句,「在彼淇厲」是指野狐走在淺灘上,她又開始擔心對方沒有腰帶了。第三節「在彼淇側」是指野狐走在河岸,她擔心對方沒有合適的服飾。這三節內容每一節野狐行走的位置都有變化,將它的煢煢獨立和落魄反覆詠嘆。同時女子的擔憂也寫了三次,可見她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對方,一片痴情躍然紙上。

先秦文學中的愛情還沒有唐詩宋詞中的風花雪月,一般都是比較質樸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等都是如此。而在這首詩中,或許是因為飽經風霜,這位寡婦的愛更加務實,她的愛情是源於心中那一絲不忍和憐惜,在對方孤獨的身影中她找到了自己的影子。所以她的情詩沒有風花雪月,從怦然心動直接就到了柴米油鹽。但正是因為如此,這首詩才更加真摯感人。在很多時候,愛一個人不正是時時擔心他吃不飽、穿不暖嗎?這首詩大家喜歡嗎?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美詩美文的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