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精品推薦 > 正文

記者手記:與《星球大戰》一起成長

美國和世界多數地區的觀眾現在終於看到《星球大戰9:天行者崛起》(Star Wars, Episode9: The Rise of Skywalker)的上映,這是《天行者傳奇》的完結篇,也是衍生出史上最成功的電影系列的故事的尾聲。該系列的全球票房收入超過九十億美元,而且還在增長中。許多人和《星球大戰》系列一起成長,面對完結篇,星戰電影的粉絲悲喜交加。

我是在1977年五月《星球大戰》電影首映剛滿一個月後出生的,像那個時代的許多美國孩子一樣,我一直受到《星球大戰》系列電影的滋養。通過星戰的玩具和商品,我緊盯著天行者盧克從一個沙漠農場的男孩成為銀河英雄的歷程。

電影的故事情節豐富了我的想像力,這是其中之一。

扮演C-3PO的星球大戰演員安東尼·丹尼爾斯說:「這已經成為一個沒有止境的故事,你可以從裡面感受戰爭場面的驚悚,你可以從裡面感受人際之間的激情-那就是愛。」

從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後期,沒有發行過星戰電影,我的青少年時期因此失去了接觸新的空間戰爭或愛情故事的機會。但我沒有氣餒,我創作了自己的星戰劇本,然後寄給我景仰的星戰創作者喬治·盧卡斯,但它們都原封不動的被客氣的退回了。

德保羅大學電影學教授布萊爾·戴維斯說:「對我來說,星球大戰非常重要。它超越了英雄和壞蛋的故事,還可以看到更深的文化和認同的問題。」

媒體和電影研究教授布萊爾·戴維斯對人們為星球大戰電影著迷,以及對系列電影的熱愛,作出簡單的解釋。

戴維斯說:「電影故事說的是人性,以及我們追求的自我成長。」

儘管年輕時我想在《星球大戰》項目進行合作的夢想從沒有實現,但它們讓我走上傳播的道路,而且一直是我做為粉絲和記者的部分因素。

戴維斯說:「《星球大戰》對個人成長發生關鍵作用的,當然不止你一個,因為我很多學生都因為身為星戰粉絲而有著相同的經歷,他們日後成為媒體學者。」

儘管銀幕上都是些外星人,故事說的其實都是獨特的人性,跟家庭,尋找家庭,以及失去家庭有關。

家庭是我現在的星戰故事的核心,對傳奇的熱愛通過它傳遞給我的孩子,我目睹他們的想像力得到發展,就像我從前和我現在一樣。

戴維斯說:「這像是傳奇故事某部分的一個時代的結束,但我期待會發生的是,希望《星球大戰》延續下去,比我的生命長,當然比喬治·盧卡斯的生命更長。」

儘管喬治·盧卡斯在2012年把《星球大戰》移交給迪士尼,但他對自己的創作仍然密切關注。儘管多年前,他從沒有看過我的劇本,我2005年在倫敦的《星球大戰》首映式上,終於有機會和他交談。

美國之音記者問:「你希望觀眾從整個傳奇中得到些什麼?」

星球大戰原創兼導演喬治·盧卡斯說:「嗯,到頭來,是什麼讓你倒向黑暗面,而這麼做有什麼後果。」

在天行者傳奇的尾聲,影迷可以感到安慰的是,在未來十年,至少有三部《星球大戰》電影在策劃中,肯定會出現新角色和新情節。現在來講,和我孩子排隊等著看《第九集的天行者崛起》,或是寫這個報道,會成為我的《星球大戰》之旅的終點嗎?我對此抱有疑問。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精品推薦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