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瘋顛和尚本事大 隨口說說都應驗

作者:

和尚深藏不露、料事如神。

原西川節度使段文昌,字景初,在湖北江陵長大。他父親叫段鍔,是支江縣縣宰,後來任江陵縣令。段文昌年少時喜愛蜀文化,後來去遊歷成都,曾拜謁韋皋。他很為自己的才學而自負,與他交遊的都有高士之名。

後來他又去了南康之府。當時金吾將軍裴邠之鎮守梁川,任他為從事,推薦他參與朝廷人才的審查錄用。

有一次,段文昌到達興元以西四十里的地方,那兒有個叫鵠鳴的驛站,濱漢江,前倚巴山。有個叫清的和尚在山上修行,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人。他常常感嘆一聲,忽然說出一句預言,沒有不應驗的。

段文昌在官府時,就曾經聽說過清僧之異,便向他求宿,想請教前世今生的事。他們通宵達旦地暢談,清忽然問段文昌說:「蜀中旌旗招展,隆重而來的人是誰?」段文昌說:「是高崇文吧!」清說:「不是,你再說一個。」段文昌說:「代替高崇文的武黃門。」清說:「十九郎你過不了幾天就和此人一樣,比他更為顯赫。」段文昌詢問原因,清卻說:「瘋顛胡說罷了。」於是兩人大笑,從此段文昌更加自負。

戶部官員韋處厚出任開州刺史,這時段文昌任都官員外,正審理私販鹽鐵的案件。段文昌特意將韋處厚送出官署大門。韋處厚精通佛學,來到鵠鳴向和尚清請教,清高興地迎接韋處厚。

韋處厚問自己回來的時間,清回答說:「一年半載,一年半載。」韋處厚又問自己最後能當什麼官?清說:「宰相,必須在江邊得到。」韋處厚又問自己死在什麼地方?和尚不回答。韋處厚問段文昌以後怎麼樣。清回答說:「已經同他說過了,快了,快了!」等到韋處厚調回來,正好三年時間,應驗了清的一年半載加一年半載的說法。

長慶初年,段文昌以宰相的身份鎮守西川,果然應了和尚清所言。韋處厚就是弄不明白在江邊得宰相這句話的意思,於是到處請人解釋。有人說韋處厚必定是先在浙西夏口任職,從這兒入朝做宰相。等到唐文宗在江邸即位,首命處厚為宰相,到這時清的話才完全得到驗證。韋處厚與鄒平共同修建清公塔,並刻石記錄了上述事情。

又有趙宗儒管理興元的時候,曾向清公謁問他今後的動向,清公在紙上寫了兩句詩:「梨花初發杏花初,旬邑南來慶有餘。」趙儒宗問這詩句的含義,清公還是說「瘋顛和尚胡說。」第二年二月,趙宗儒任檢校右僕射,鄭餘慶代他他管理興元,清的話又應驗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