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古人的遠見卓識判斷後人的未來

作者:

閱讀古籍,會發現古人很有智慧,有遠見卓識,能從自己的所作所為,或是祖輩的所為,很有底氣的判斷出後人的未來。

歐陽修歷史上很有名,很有學問,「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父親歐陽觀有學識德行,曾當過泗、綿二州的判官,對案件的審議判罪很下功夫,唯恐有冤情。他每每再三推敲能否免除犯人的死罪,以免不該死的被誤判死刑,常常為不能免除犯人的死罪而嘆息。

歐陽觀死時,兒子歐陽修還未成人。母親曾將這些事告訴歐陽修,並對他說:「我不知道你將來能不能有所成就,但我知道你父親一定會有好的後代。」後來,歐陽修果然考上進士,成為一代賢相。皇上追封他的父親歐陽觀為鄭國公。

歐陽修的母親為什麼這麼有遠見?能很肯定得出結論「你父親一定會有好的後代」?因為古人相信善惡有報,非常相信行善之人一定有福報。歐陽修的父親那麼用心的杜絕冤情,解救他人的行為,就是善舉,積下了很大的陰德,後世兒孫一定有大福報。

明朝人商輅的父親曾在嚴州做府吏,他常常勸同事們要奉公守法,不要冤枉害人,官員們都聽從他。所屬各縣凡是有囚犯押解到嚴州府,只要有冤屈的,他一定替囚犯申訴,救助他們,許多人因此而保住了性命。

一天夜間,太守遠遠就看見府吏的家中有光亮閃爍,過去查看,並不是火光,因此頗為詫異。第二天早上,太守問府吏昨夜家中發生了什麼事,府吏說:「我家生了一個兒子。」太守聯想到昨夜的奇異光亮,心想商家必定生了個貴子,待滿月後,特地讓府吏抱來讓他看看,又驚奇又羨慕。

府吏家生的這個孩子就是商輅,字弘載,號素廷,正統十年,他連中解元、會元第一,繼而又殿試奪魁,連中三元,這在明朝三百年來只此一人,商輅後歷任三朝內閣重臣,官至吏部尚書,人稱「三元宰相」。

商家子孫有如此成就,人們都說是其家父當年替人洗刷冤屈,廣積陰德的緣故。

還有一則斷案積陰德,致使子孫顯貴的傳統文化故事。

西漢時,東海郡郯縣(今山東郯城縣)有位於公,他曾在縣中任獄史、郡決曹等官職,他秉公斷案,以寬恕憐憫之心待人。

當時,東海郡中有一個孝婦,年輕時就守了寡,又沒有了子女,但長久以來,她仍舊恭敬謹慎的服侍贍養著婆婆。婆婆非常可憐她,想讓她改嫁,但她執意不從。婆婆認為是自己這個年老無用的人拖累了她,便上吊自殺了,希望兒媳能找個好的歸宿。結果老太太的女兒到官府告狀,說是孝婦殺死了老太太。官府便派人將那位孝婦抓了來,孝婦一再申辯說自己是清白的,但在官吏的嚴刑逼供之下,孝婦最後被屈打成招。

於公知道這件事後,告訴太守那位婦人恭謹的侍奉婆婆十多年了,不可能是她殺的人。但太守固執己見,根本就不聽。萬般無奈之下,於公抱著判決書在府衙就大哭了起來。後來他借口自己生病,辭職離開了府衙。

那位孝婦最終被太守等一班人,以謀殺婆婆的罪名處死。孝婦含冤被害後,縣中大旱了整整三年。

後來新太守到了,占卜大旱的原因。於公便把孝婦的事情告訴了他,說「那位孝婦不該死,但前任太守一意孤行強行決斷,災禍可能就是由此而生的!」於是新太守親自前往孝婦的墓前祭奠,並為她立碑,表彰她的孝行。結果,天上真的降下了大雨,這一年縣裡莊稼獲得了大豐收。

因為於公在任官期間公正無私,善良憐憫,所以那些因犯法而被他治罪的人都心服口服,沒有對他心生怨恨的。人們甚至為他建了生祠,以示敬重和紀念。

有一次,里巷的大門壞了,人們準備要修理。於公對他們說:「把大門建的稍微高大些,使它能通過四匹馬拉的高蓋車。我審理案件這些年來,積了很多的陰德,而且從沒有製造過冤案,因此我的子孫必定有興旺顯貴的。」果不其然,於公的兒子於定國後來做了丞相,孫子於永官至御史大夫,位列三公,並封侯傳世。

不斷冤案,替人洗刷冤情,都是積德的善舉,相信善惡有報的人,從中都能得出其家兒孫一定得大福報的結論。

古人有遠見卓識,不是說古人有多麼聰明,而是古人相信天理,把天理作為衡量標準帶來的智慧與遠見。

今天大陸的中國人有小聰明,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會見風使舵,會看中共的眼色行事,什麼道義、天理,都沒有眼前的金錢、名利實惠。全國第一個對無辜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海南省海口市法官陳援朝,曾被中共記為「二等功」,其「先進事迹」在電視上廣為播出,被中共樹立為先進典型推向全國。

正在中共大力宣傳時,2003年9月2日在萬箭穿心般的肺癌煎熬中帶著中共的「先進」稱號死去,時年51歲。

2014年7月10日,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副院長柳曄,與同事外出辦案,走著走著突然就不行了,腦出血死亡,時年56歲。柳曄是該法院第三個因腦部疾病死亡的法官,他生前多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和判刑。

張文,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2009年2月中旬,突發腦部怪病,在去北京醫治途中死亡。此前,他剛剛參與對4名無辜的法輪功修煉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10年,奚常海11年,孫玉書8年,霍德福6年)。

鄂安福,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法官,45歲,於2011年2月18日腦出血,歷經近兩個月的搶救後身亡。

鄂安福在2001年非法秘密判處了5名法輪功學員3年至8年重刑,其中女教師王敏,是他的昔日同事,竟被他送進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據悉,鄂安福在臨終前,也許是對報應的恐懼,也許是內心深處在懊悔,不斷叮囑家屬:「快去找煉法輪功的!」並向法輪功學員懺悔自己的罪行。

同樣是審案、斷案,為什麼古今大不同?古人是福報,不僅自己壽終正寢,而且福報後世兒孫;今天的中共法官們,按照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密令行事,按理說是中共的「功臣」,可為什麼得不到上天的眷憐,個個英年早逝,還在痛苦中死去?

從故事中就可以看出,古代的法官們遵從的是法律與王法,想盡辦法不斷冤案,為他人平凡冤情,做的是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事,而中共的法官們無視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是利國利民的大好事這一事實,卻一味的聽命於中共各級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邪惡組織)的密令,不講法律講中共的政治,順應中共的假、惡、斗行事,做的都是逆天而行的大壞事,是在助紂為虐,中共認同,但是上天不認同,反而會以惡報的方式懲罰惡人,這是善惡有報天理的必然。

上天在懲罰惡人的同時,也會以更為特殊的方式驚醒後人。

蘇倩,生前是新疆農八師石河子市中級法院里的一個小頭目,曾追隨周永康掌管的政法委迫害法輪功,並在辦案中收了許多昧心錢。2007年6月初,38歲的她查出得了血癌且到晚期。她母親說這是報應。

她覺得花再多的錢也不會治好,就放棄了治療,但決定把貪污剩下的30萬元捐出去做點好事,好減輕自己的罪孽。在其住院期間,有好友勸她退黨,被她拒絕,說什麼死了一了百了。

6月12日早,蘇倩因無生命體征,被推進了太平間。13日半夜2點左右,她突然醒來,拉住值班人說:「你怎麼不救我呀?」嚇的當班的小夥子逃了出去。6點,小夥子打電話叫醫生來查看,結果發現蘇倩真的是死而復生。醒來後的蘇倩,告訴大家,她去地獄轉了一圈,見到了閻王,還見到了出車禍死去的丈夫柳勇(市法院,曾接手非法判決法輪功的案子,在一次車禍中遭報喪生)以及高番法官(2007年因迫害法輪功而橫死),他們都在地下受刑呢。到處都是血,慘叫不已,十分嚇人!她的丈夫柳勇問她為何到此?高法官也問她並告訴她:他們是接了迫害法輪功的案子才落到如今這個地步。此時的蘇倩才恍然大悟,但悔之晚矣。在閻王曆數了她的罪行後,讓她迴轉過來告訴眾人真相,並讓大家退黨,別再接迫害法輪功的案子了。活了一天多的蘇倩在告知真相後,再次死去,這回是真的死了。

當時這個故事令很多法官在接受法輪功學員的案子時戰戰兢兢,有的鼓起勇氣直接拒絕,有的「槍口抬高一厘米」,智慧的善待法輪功學員,但還是有很多執迷不悟的法官們昧著良心枉判法輪功學員。

古人的遠見卓識與今人的愚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表現形式上是文化的不同帶來的不同的思維狀態,實際上根源在於中共是邪靈魔鬼,它摧毀傳統文化,把一個胡編亂造的反天地、反神佛、反人性的黨文化強行灌輸給人,顛倒了善惡是非,摧毀了人在精神上的無止境追求,把現實的享樂、貪慾、色情、爭鬥等最敗壞的價值觀,在謊言與暴力基礎上的極力營造出的假、惡、斗的虛假現實中不斷強化造成的。

不是今天的人比古人差,而是中共的無神論與黨文化帶來的道德亂象。為中共賣命的,中共也未必領情。它給你那點蠅頭小利,允許你貪污受賄、養情人、包二奶等,是誤導你繼續迫害法輪功,根本上是毀掉人。中共在人間的罪惡目的就是毀滅人類,站在這個角度看問題,中共的所作所為為什麼與正統治國理念不同,是不是能得到答案了?中共為什麼至死不休的迫害法輪功,答案是不是不言自明?它就是要毀掉全世界人。魔鬼都是與神佛、與人對立的,根本就是水火不容的。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是在喚回世人的正念與良知,勸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是要銷毀在無知中與中共邪黨簽下的賣身契約,在中共血旗面前精神十足的發出的為中共賣命的誓言是個毒誓,《聖經啟示錄》中稱為「獸印」,清除這個印記(毒誓)就能從中共邪教的魔爪中得救;人有了善念,能善待法輪功學員,心有餘力的也廣傳真相救人,就是功德無量的大善舉,無論身處何地,無論擔任什麼職務,都能給人帶來意想不到的大福報。

中共在利用黨文化謊言在害人,法輪功學員在艱難的情況下傳播真相救人,誰惡誰善,一目了然。

人有了善念,能用真、善、忍理念判斷問題,就不會被中共假、惡、斗假象所迷惑,就能去偽存真,識破害人害己的小聰明,看問題就更有遠見卓識,更能為子孫後代著想。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正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