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明年股市投資方向 視大選、貿談、經濟而定

就像平民大眾投資人檢視自己的401(k)帳目明細一樣,不少投資人也正努力分析明年可能獲得最佳回報的股票和產業類型。

但是分析師建議不要只是分析財務比率和獲利預測,總統大選、關稅新聞和以及全球成長也都應該積極涉獵。因為2020年特定股票的表現將取決於誰能入主白宮、中美貿易談判下一步以及疲弱的國際經濟能否反彈。

在史坦普500指數今年以來上漲逾28%之後,投資人可以預期2020年回報將取決於科技、醫療保健和金融等類股。

T. Rowe Price新美國成長基金(New America Growth)經理人懷特(Justin White)表示,他關注的主要問題是選舉和工業經濟的健康狀況,這將「對市場產生實質影響」。

根據各種不同情況的發展,以下是可能在2020年有良好表現的產業類股。

●「貿易戰」效應

在中美之間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對經濟產生多重影響,並影響投資人想要擁有的股票類型。

Strategas Research Partners董事長崔納特(Jason Trennert)表示,初步達成的協議「將預示著全球經濟放緩最嚴重的時刻已經過去,為『周期性』股票的反彈鋪平道路」。周期性股票是指那些在商業環境改善後股價會表現更好的企業。IMF表示,2019年全球經濟的成長速度是金融危機以來最慢。

一旦貿易擔憂消退,將提振美股中的工業和金融產業。崔納特說,其中包括重型設備製造商和銀行,隨著經濟陰雲的消逝,它們的命運將更加光明。科技股,尤其是半導體製造商,也應隨著對其產品的需求而上升。

他表示,簽訂貿易協議可能會將投資人近來對周期性和跌深的價值型股票的態度,由「輕浮」轉變為「認真」。

●「價值型」效應

在過去10年中,蘋果、臉書和亞馬遜等「成長型」股票領漲市場,因為投資人在緩慢成長的世界中因強勁的銷售和獲利而湧向它們。相比之下,「價值型」股票落後大盤,全球經濟疲軟削弱了它們的價格和獲利。

但是,投資集團Ariel Funds負責人鮑布林斯科伊(Charlie Bobrinskoy)認為,由於對經濟衰退和貿易戰擔憂的消退,價值型投資可能會捲土重來。他指出,與成長較快的企業相比,價值型股票的估值要低得多,也就是其股價相對低於其獲利。

他說:「最便宜的個股往往是那些與整個經濟息息相關的個股。」

他看好的價值型股票包括汽車動力總成和零件製造商BorgWarner,該公司因擔心汽車銷售放緩而大跌;廣告公司Interpublic Group,其股價因擔心企業削減廣告而備受打擊;還有生產道路修建切割工具的Kennametal。他說,這三支股票的2020年遠期本益比約為11倍,比史坦普500指數約18.5的本益比便宜。

T. Rowe Price的懷特說,另外一個有上漲潛力的類股是醫療保健。這是今年表現最差的產業,部分原因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桑德斯和華倫等人談論「全民醫療保險」。懷特說,儘管會擔心該計劃的支出可觀,但「全民醫療保險的可行性很小」,並補充說該產業已經消化了很多壞消息,並且有望繼續走高。

●「經濟」效應

如果產業經濟在2020年以更快的速度成長,依賴全球經濟成長的股票將得到提振。

今年9月,當全球經濟不再處於衰退邊緣並且貿易協議即將達成時,人們開始轉向周期性股票,例如工業公司和鐵路。懷特預測,如果健康的經濟跡象持續下去,這種趨勢可能會在明年年初出現。懷特已經加碼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的投資,以提早在全球經濟好轉前布局。

懷特說:「基本上,當經濟處於早期復甦過程時,這些股票和類股便會主導市場。」能源股也應會由全球經濟復甦中受益。

●「選舉」效應

與華倫等民主黨人呼籲提高稅收、「全民醫保」和加強銀行監管相比,川普總統的企業減稅和其他經濟政策被認為對股市更加友好。

懷特說:「儘管我認為機率非常低,但如果華倫勝選,很可能會讓我們陷入熊市並可能進入衰退。」

鮑伯林斯科伊補充說,華倫的提名和擊敗川普對某些產業來說將是個壞消息。華倫致力于禁止水力裂解、向億萬富翁徵稅以及強化銀行監管。

他說:「華倫禁止頁岩裂解的計劃對能源產業來說非常負面。」「她的政見往往不利美國銀行業。」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