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民企優惠新政是可怕的罌粟花 逃離的生死時速已經到來

—二十八條民企新政是妖艷、可怕的罌粟花

作者:
中共的政治倒退導致民營企業家信心嚴重受挫,民營企業家信心不足是中國經濟加速下行的關鍵原因。新一輪的「公私合營」在本質上與一個甲子前的沒有區別,都是巧立名目的非法掠奪,但在具體操作上卻更隱蔽、更有欺騙性。

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新疆維吾爾人集中營引發國際譴責浪潮,2019年讓習近平感受到了「逢九必變」的辣湯辣水。但真正讓習近平坐立不安的還是國內嚴峻的經濟形勢,特別是民營企業一蹶不振,撤資潮像洪水怎麼都擋不住。習近平知道共產黨與中國人的關係也就剩下金錢關係了。你吃肉,我喝湯,你腐敗,我沾光。一旦經濟垮了,中國就會狼煙四起,天崩地裂。國有企業是個賠本的貨,民營企業才是共產黨的救命恩人。

截至2017年底,中國民營企業數量超過2700萬家,個體工商戶超過6500萬戶,註冊資本超過165萬億元。民營經濟為中國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在世界500強企業中,中國民營企業已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你說習近平心裡急不急?

12月22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出台了《關於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這一文件被指是中共官方就民營企業改革發展領域的首個中央文件。《意見》共分8大項、28條。《意見》明確,在電力、電信、鐵路、石油、天然氣等國有企業長期壟斷的行業和領域,引入市場競爭機制,對民營企業開放。在基礎設施、社會事業、金融服務業等領域大幅放寬民營企業的市場准入。《意見》提出要「保護民營企業和企業家合法財產」,「落實更大規模減稅降費」,「確實降低民營企業成本費用」。應該說,中共對民營企業的現狀的確很焦慮。2018年11月,習近平就曾親自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對民營企業家稱兄道弟。隨後,央行對民企在貸款、債券和股權融資三方面給予了扶植。各級政府還在減稅降費、清理拖欠賬款等方面給予民營企業支持。但民企的情況不僅沒有好轉,相反繼續惡化。今年11月,中國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增長4.5%,增速較去年同期下降4.2個百分點,民間投資在固定資產投資中的佔比,也從2018年的62%快速下滑到57%;私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5.3%,增速較去年同期下降4個百分點。2019年以來,國企虧損單位數基本保持不變,而私營企業虧損單位數同比增加10.5%、股份制企業增加8.2%。數據顯示,民企正在加速退出建築、公共管理、運輸設備、汽車、電熱水等行業。為什麼中國民營企業會一片衰敗、哀鴻遍野呢?中共28條民企新政能夠使民營恢復生機嗎?下面,我與觀眾朋友們一起分析一下:

第一,民營企業家喪失投資信心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在最近一次公開演講中說,現在民營企業家的普遍心態是:「需要我們是無奈的選擇,消滅我們是崇高的理想」。「如果朝這樣的方向下去,民營企業家、私營企業家的權利,自主經營的權利,得不到妥善的保障,得不到充分的保護,他們會有信心嗎?結合到最近中共四中全會關於國家經濟體系的政策,他深表擔憂。他說,「改革開放這麼多年,我們做了什麼?」,「我認為一個國家應該鼓勵所有的企業做大、做優。歷史已經反覆證明,國有企業不可能搞好。國有企業能夠搞好,我們還需要改革嗎?」中共加強黨的領導,講什麼「黨政軍民學、東南西北中,黨領導一切」。靠黨的一言堂領導,企業能做好嗎?「我今天把這個非常尖銳的問題提出來。如果我們今天朝這樣走下去,中國經濟只會持續惡化下去。」總結向松祚教授的觀點,中共的政治倒退導致民營企業家信心嚴重受挫,民營企業家信心不足是中國經濟加速下行的關鍵原因。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2018年初,人民大學周新城教授發表文章《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2018年9月,財經人士吳小平發表文章《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文章稱:私營經濟已經初步完成了協助公有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重大階段性歷史重任,應逐漸離場。上述文章曾引發民營企業家的普遍恐慌。習近平執政以來,中國出現了嚴重的政治倒退。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被提到至高無上的地位。截至2016年底,273萬家私人企業中有67.9%建立黨組織,10.6萬家外商投資企業中已有70%的在華外企建立了黨組織,達到7.5萬家。習近平政權的政治倒退嚴重打擊了民營企業家的投資信心,他們惶惶不可終日。歷史經驗告訴他們「打土豪分田地」的悲劇正在重演。

第二,新「公私合營」使民營企業家魂飛魄散

1949年中共建政後不久曾開展過「公私合營」運動,公然洗劫了民營企業家的財產。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就明火執仗地開展了第二次「公私合營」。有學者指出,第二次公私合營的動機,絕非官方宣布的「改善企業治理結構與管理水平」。而是希望通過民企入股國企,降低企業債務率,將國企做大做強。政府雙管齊下地用政策逼迫使民企與國企混改:先是利用去槓桿收緊對民企貸款的政策,讓民企陷入困境;再發布有利於國企的財稅政策讓國企空手套白狼。與上世紀50年代的公私合營不同,那一次「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中共政府是用政治暴力的強取豪奪;這一次則是通過金融去槓桿政策硬性擠壓,迫使民營企業陷入困境後「主動」投靠國企,是乘人之危的巧奪。

2017年10月,聯通和阿里巴巴宣布將相互開放雲計算資源,在公共雲、專有雲、混合雲三個方面深度合作。2018年6月,騰訊和吉利控股兩家企業組成的聯合體斥資30.49億元,受讓了中國鐵路總公司旗下動車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49%股權。國資委秘書長彭華崗在今年5月向媒體透露,目前中央企業混改的佔比已達到70%。2013年到2018年,中央企業通過產權市場吸引的社會資本超過2600億。2019年以來,相繼有數十家上市民企轉讓股權、變更實際控制人,「國資系」也藉機大規模「公私合營」。截至12月9日,有41家上市民營企業因資金緊張、債務危機,變更實際控制人為國資委、地方政府、中央事業單位等在內的「國資系」。

經濟學者何清漣指出,中共推出混合所有制之初,民營企業家都非常反感。2014年是國企改革方案徵求意見稿階段,王健林、宗慶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都明確表示過反對意見。從那時開始,與中國權貴瓜葛甚多的王健林、肖建華、吳小暉都試圖往外轉移資產。中國政府當然不會讓這些富翁挾資外逃,採用幾種方法分而治之:一是軟禁拘押或採用政治高壓,讓有政治靠山的超級金融大鱷們將轉移至境外的財產轉回國內,吳小暉、肖建華、王健林都屬於這類情況。二是馬雲模式,主動交班,將自己的公司「獻給國家」。杭州市政府將抽調100名官員,進駐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第一批100家重點企業作為政府事務代表,宣稱這種做法是「服務重點企業,為企業協調解決各類政府事務、開展信息溝通交流、政策解答和項目落地推進等提供全方位的保障。」但誰都明白,冠冕堂皇的說辭伴隨的是尋找污點的行動。根據以往經驗,凡民營企業涉及腐敗、偷稅漏稅問題,這家民企不是收歸當地政府,就是財富煙消雲散。中共最高檢辦公廳主任王松苗近期表示,「在辦理涉民營企業家的案件時,能不逮捕的就不逮捕,能不起訴的就不起訴,能判緩刑的就提出緩刑的量刑建議,以形式上的『不平等』促進實質上的平等。」這段看似保護民企的官方表態,如果我們反著聽,是否會聽出畫外音脊背發涼呢?

第三,針對民營資本的圍獵正在進行

習近平對民營企業的控制不僅僅是為了經濟利益,更重要的是政治考量。中南海要通過「混改」牢牢控制民營企業,切斷顏色革命的經濟命脈,將民營企業納入監控視野之內。2016年10月10日,習近平曾說「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下,國有企業和國有經濟必須不斷發展壯大,這個問題應該是毋庸置疑的,而我們有的同志也對這個問題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接受了一些模糊的、似是而非的甚至錯誤的觀念。我們要善於從政治上看問題,決不能認為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所有制問題,或者只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問題,那就太天真了!」

蔡慎坤先生指出,對民企的圍剿許多人不以為然,如同當年對付地主資本家,許多人沒有意識到:消滅了地主資本家,每個人的危險也隨之而來,道理很簡單:當社會秩序經濟秩序甚至倫理秩序遭到破壞,每個人都將付出代價。無視別人的生命,你的生命一樣也不會受尊重,輪迴的鬧劇在中國重複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中國人不長記性。新一輪的「公私合營」在本質上與一個甲子前的沒有區別,都是巧立名目的非法掠奪,但在具體操作上卻更隱蔽、更有欺騙性。中共當局無法如上次一樣以血腥屠殺的恐怖來威懾,而且無法公開阻止私營業主的合法移民和資金的出逃,只能以見不得人的陰招損招逐步蠶食。

面對中共對民營企業的打壓和圍剿,民營企業家在加快逃離,或移民他國,或將資金轉移國外,生死時速。中共對民營企業出台再多優惠政策也難以讓他們停下腳步,因為信心沒了。在共產黨的絕對領導下,市場經濟會變成一個肥皂泡。沒有依法行政、司法獨立和言論自由,黨凌駕於憲法之上,就沒有個人和財產的安全。中共出台的民企優惠政策就像開放在野地里的罌粟花,燦爛迷人,但會將他們的生命吞噬。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