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於聖誕前一天被「秘密入監」

今年7月底被秘密判處重刑的「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聖誕節剛過再傳出他被秘密轉至監獄的消息。黃琦母親斥當局在整個案件過程中違法黑辦,他的前代理律師分析,黃琦上訴權利已被當局剝奪,更擔心他有可能步劉曉波後塵死於獄中。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於2019年12月24日送被入四川巴中監獄,其母親蒲文清(左)一直堅信黃琦無罪。.(吳亦桐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今年7月底被秘密判處重刑的「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聖誕節剛過再傳出他被秘密轉至監獄的消息。黃琦母親斥當局在整個案件過程中違法黑辦,他的前代理律師分析,黃琦上訴權利已被當局剝奪,更擔心他有可能步劉曉波後塵死於獄中。(吳亦桐/黃樂濤報道)

四川人權活動家、「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於今年7月底,一審被以「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重判12年後,其母親蒲文清周五(27日)獲悉,四川巴中監獄人員向黃琦之子送達一份「入獄通知書」。送達人稱該案二審維持原判,黃琦已於12月24日被送至四川省巴中監獄服刑。

本台記者多次撥打巴中監獄電話,皆無人接聽並轉至語音留言狀態。

蒲文清告訴本台,曾多次聘請律師提出上訴遭當局設障阻攔。她一直未有放棄,但多位人權律師因被當局威脅而退出。

本月20日,蒲文清向看守她的國保提出,要到北京上訪及到四川省高級法院陳情黃琦冤案,但一出家門即遭四名便衣阻止,更聲稱「代表中國共產黨來阻攔反革命家屬」;周四(12月26日),蒲文清再到法院要求上訴,被法官以不在單位等藉口避見,一位工作人員後來稱,法院允許上訴律師在28日與黃琦母親簽代理協定,期間無任何人告知蒲文清其兒子已被送監。

蒲文清批評當局炮製冤案,整個過程都在違法黑辦。

蒲文清說:他們找到黃琦的兒子,就給他拿了一份「入監通知書」,送那個人是這個監獄的工作人員,從24號已經把我兒子悄悄送走了。作為執法單位、他們就這樣欺哄、嚇詐、矇騙我,不讓我請律師,最後黑辦。因為是冤案,他們不敢拿出來見光。

黃琦入監消息令已屆87歲高齡的蒲文清備受打擊,她擔心身患絕症的黃琦可能很快病死獄中。她表示將衝破國保看守,申請探視黃琦及為他申冤。

蒲文清說:到底真實情況如何,現在一概不知道,沒有人通知。我擔心黃琦情況不好,他是絕症,黃琦也活不了幾天,會死在裡頭;我也活不了幾天。他死在小監獄裡,我死在外頭。我要求要去見黃琦,要求法院要給我判決書,它們所走的程式,所有一切都是違法的。

黃琦的前代理律師隋牧青表示,他們早前預計當局會對黃琦上訴要求會走過場,因為當局根本不需要開庭,只需做一個維持一審判決的裁定即可。但從這份「入監通知書」來看,入監依據的是一審綿陽中院的判刑結果,這表明黃琦的上訴權利被剝奪。

隋牧青說:據我們所知,黃琦是上訴了的,但它並沒有引用終審的判決或裁定決定入監,而是引用了一審,我們可以有理由懷疑他被非法剝奪了上訴權。

隋牧青也指出,包括他自己及廣州維權律師劉正清因代理黃琦案被吊照,聲援黃琦的一些人士被抓,這些都顯示當局意在將黃琦做成鐵案,或許當局根本就是想置黃琦於死地,而黃琦很有可能步劉曉波後塵。

隋牧青說:他這整個案件的這種審理很顯然是非法的,這種構陷和迫害是赤裸裸的,再加上他本身患有絕症,置黃琦於死地的這種嫌疑是非常明顯的,擔心他會步像劉曉波等人的後塵,在監獄中就死掉。

與黃琦同案但早前獲釋的四川前員警訪民陳天茂向本台表示,當局構陷黃琦的理由,正是2016年4月綿陽市遊仙區政法委向陳天茂提供的一份上訪情況報告,後陳天茂與另一訪民將這份報告轉給黃琦。在辦案過程中,當局將這普通的上訪報告簽定為機密文件,但提供報告的官員根本未受處分,因此陳天茂認為這是一個徹底的冤案,他多次就此向上級申訴和為黃琦作證,皆沒有收到回復。

陳天茂說:沒有公平正義嘛,都是構陷的。我要寫一個說明,以我是一個同案的身份,說明黃琦不構成違法,向紀委、監察委寄這封信,叫它們重新核實、審查該案。我們向有關部門提出,人家不受理、不管啊!它明知道這是一個錯案、冤案,中紀委、中央政法委、國務院我都發了,但沒人管這事情。

現年56歲的黃琦為「六四天網」創辦人,該網持續披露維權動態,為訪民、異見人士、宗教受迫害者發聲,因而遭當局報復。黃琦早年間已兩次被捕獲刑;2016年11月28日黃琦再被警方抓捕及抄家。黃琦在看守所期間傳出受酷刑虐待消息,黃琦早前獲得與代理律師會見時,斥習近平執政當局為「法西斯政權」。

今年7月29日,四川省綿陽中院秘密宣判,一審以「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合半判處黃琦12年有期徒刑,這也是習近平上台以來對異見人士最嚴厲的判決之一。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