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只因有著彼此 這一年才露出希望

—只因有著彼此

作者:

聖馬可中學反修例罷課關注組發布短片,以無伴奏合唱方式演唱《願榮光歸香港》,歌聲如同他們的年齡,帶著稚嫩,但在和聲伴唱之下很悅耳,隨後他們脫下口罩,不懼教育局的恐嚇以真面目示人。歌罷一位女生獨白,指這場運動由和平抗爭開始,但政權用上催淚彈、甚至實彈鎮壓,拘捕抗爭者、對他們拳打腳踢,「我哋徹底失望,但你知道嘛?我哋唔怕。」

獨白提到前線手足、和理非市民、記者、救護員、醫生、護士、消防員、堅守信念的教師、校長、法官、律師,與民同行的公務員……。是的,所有各行業的稍具良知的市民都動起來了。字幕打出讓人忍不住流淚的話:「生於亂世,對抗極權,我們不怕,只因有著彼此。」

很難相信這是出自一群中學生寫的文字,尤其是看到一張張純真、可愛、還沒有長大的臉。這短片、這獨白、這字幕,概括了2019年香港的變遷,感動了一個年逾八旬的老人,使他在絕望中看到微茫的希望,使他對這地方從感到厭惡而體認到它的可愛。只因為有你們這樣美麗的年輕一代,只因為有被你們喚起、醒覺而重新投入抗爭的中年人、家庭主婦、銀髮族、曾經醉生夢死的人們,「只因有著彼此」。

去年這時候,我寫了一篇〈歲末絮語〉,引用捷克詩人R.M.Rilke的詩句:「當互相嫌惡的人,/不得不共睡一床的時候,/那時寂寞與河流同行……」香港的政治環境,讓我感覺到越來越像跟嫌惡的人共睡一床。一些佔據高位的、變形的、翻著白眼或不斷霎眼睛的說謊者,講著比粗口更難聽的荒謬言辭,真是連唾罵都覺得是侮辱了自己的智慧。看到曾經給我許多機會的香港不斷被沾污,「那時寂寞與河流同行」。

今年,邪惡的人繼續邪惡,而且連說謊的功夫都省下了,乾脆直桶桶地表示出與市民為敵。那些成績優良,中英文俱佳,在極短時間創作出優秀文宣,寫出傳遍世界的歌曲的孩子們,在邪惡掌權者口中一直是「暴徒」,「不是社會的持份者」。對200萬和理非的遊行人士,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指他們是「赤裸裸的幫凶」,「雖遠必誅」。對那些被300萬選民踢走的建制派落選者,特首有意要給他們公職。這些都擺明與市民為敵,他們不再需要假惺惺地用謊言來表示為香港市民服務了,很清楚地表明就是為香港以外的強權效勞。

但是,這一年,年輕人奮起,沉默大眾也開始不再沉默。鎮壓持續,抗爭也持續。勇武、和理非、文宣,再到黃色經濟圈。只要當局依然頑固地拒絕市民的訴求,市民就依然頑固地以各種形式、擴及社會各個範圍,抗爭到底。只有一時的沉寂,沒有永久的馴服。

經濟是下滑了。但成功的企業家湯文亮說,如果在通過修改《逃犯條例》,和這次社會運動造成的破壞,兩者任擇其一,我都揀破壞。這次破壞可能埋單6、70億,但修例如果成功,社會平靜,但很多人和資金會慢慢離開,因為香港的司法本來由自己決定,現在交給了一個很恐怖的地方,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和資金沒有了防火牆,那就死了。所以他說,如果我是年輕人,我也投入這個運動,因為不反對修例就沒有希望。

2019年歲末,比去年有希望,只因有你們,年輕人;只因有著彼此,所有或多或少為抗爭運動付出的香港人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