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那隻每年都飛上萬公里 來看老婆的白鸛 今年沒有回來…

克羅埃西亞有一對全球知名的白鸛戀人,它們異地戀持續了18年,讓很多人又開始相信愛情了,然而就在2019年3月,那隻每年都會飛回來的雄白鸛,似乎沒有成功回到妻子身邊……

受傷雌白鸛被人類當女兒撫養

關於這對白鸛,還要從1993年講起了。

斯捷潘·沃基奇(Stjepan Vokic)住在克羅埃西亞一個叫做布羅德斯基·瓦羅什(Brodski Varos)的小村莊,他是一名退休多年的門衛,原本過著平靜的生活。

1993年8月的一天,斯捷潘在離家不遠的薩瓦河邊,發現一隻奄奄一息的小白鸛,它的翅膀被獵人打穿了,好心的斯捷潘就把它抱回家照顧。

被救下的白鸛是一隻雌白鸛,由於剛撿到它的時候,它又瘦又小,斯捷潘就給它起名叫瑪蓮娜(Malena),在克羅埃西亞語里就是小個子的意思。

在斯捷潘的精心照顧下,白鸛瑪蓮娜撐了下來,但它的翅膀受到了嚴重的損傷,看起來不太可能再復原了,白鸛能走能跳能吃能喝,就是不能飛。

由於白鸛是候鳥,冬天要從克羅埃西亞飛到遙遠的南非去過冬,而白鸛瑪蓮娜的情況,明顯是沒法像其他白鸛那樣去南非了,斯捷潘決定讓白鸛瑪蓮娜從此和自己及家人一起生活,把它當女兒一樣照顧。

斯捷潘在自家的屋頂上親手為瑪蓮娜搭建了一個相當不錯的鳥窩,平時瑪蓮娜就住在那裡,天冷的時候斯捷潘就把它抱回房間里烤火,平時有空還經常開車載它出去兜風。

瑪蓮娜的三餐也由斯捷潘一手包辦,老人反正退休了沒事,每天帶上魚竿去附近的水裡釣釣魚,春天還可以抓抓青蛙和牛蛙,這些最後都進了瑪蓮娜的胃裡。

天降「上門女婿」

隨著瑪蓮娜一點一點長大,斯捷潘有點開始操心它的婚姻大事了,雖然他們住的小村莊是白鸛的聚居區之一,每年春天都會有白鸛飛過,但真會有小夥子看上這位不會飛的大姑娘嗎?

別說,還真就來了一位。

2001年的一天,斯捷潘像往常一樣爬上房頂,卻意外看到瑪蓮娜的窩裡停著另一隻白鸛,兩隻白鸛顯然聊得相當開心。

這隻意外天降的白鸛,還真是看上了瑪蓮娜的一位年輕小夥子,瑪蓮娜雖然不能飛,但在斯捷潘的精心照顧下,出落得相當漂亮。

「小夥子」被斯捷潘起名為克萊佩坦(Klepetan),一開始斯捷潘並不看好它們的愛情,畢竟瑪蓮娜不能在冬天跟隨它飛往南非過冬,也許它們的愛情只能持續不到半年。

令斯捷潘意外的是,雄白鸛克萊佩坦意外的痴情。到了即將遷徙的日子,它沒有跟隨其他鳥兒一起返程,而是一直待在愛人瑪蓮娜身邊,人們猜測它可能是想要等待一個奇蹟,等待瑪蓮娜能夠在冬天來臨之前成功飛起來。

瑪蓮娜也很著急,但它試了很久,還是沒法飛行,最後克萊佩坦只得獨自飛向南方,而它離開的時間已經比其他白鸛晚了好多天。

斯捷潘擔心瑪蓮娜會因此孤獨寂寞,特意把它接到房間里,還把他拍攝的關於兩人日常的影片播放給瑪蓮娜看,希望它會心情轉好一些。

第二年春天,斯捷潘並不對克萊佩坦的歸來抱太多希望,沒想到它不但第一時間飛回來看望愛人,而且它到來的時間也比其他白鸛更早。

也就是說,這隻痴情的白鸛為了早點見到它的愛人,在天氣還尚未完全回暖之前,就獨自踏上了歸來的旅程。它這一路一定比它的同伴吃了更多的苦。

從這年開始,克萊佩坦和瑪蓮娜每年都聚在一起,斯捷潘甚至不需要幫瑪蓮娜再釣魚了,它的愛人會主動抓魚回來。不過斯捷潘還是會偶爾帶來新鮮的魚招待這位「上門女婿」。

兩隻白鸛開開心心依偎在一起,每年都養育一窩小白鸛。雖然瑪蓮娜自己不能飛,但它還是興緻勃勃地教導孩子們飛翔。

有人計算了一下,從克羅埃西亞飛到南非,大約是8000多英里的距離(約合10000多公里),雄白鸛克萊佩坦和雌白鸛瑪蓮娜的愛情,沒有因為這段距離而疏遠。

斯捷潘的好心照料,克萊佩坦的不離不棄,成就了這一段佳話,這對白鸛的愛情開始為越來越多的人所熟知,克羅埃西亞本國也把它們的經歷改編成繪本,銷量相當好。

異地戀之路多坎坷

還記得瑪蓮娜為何受傷嗎?它是被獵人打中的。白鸛並非珍稀保護動物,有很多獵人都在覬覦它們。

斯捷潘一直很擔心克萊佩坦的安全,因為它飛往南非的途中要經過黎巴嫩,據說這條去南方的路線上,有超過200萬隻白鸛被獵人擊殺。

每年斯捷潘都比其他人更提心弔膽,直到見到克萊佩坦的那一刻,才能放下心來。

為此,斯捷潘甚至專門寫信給黎巴嫩總統米歇爾·奧恩(Michel Aoun),希望他能出台一些政策,限制本國獵人對白鸛的獵殺。

斯捷潘在信中講述了兩隻白鸛的愛情經歷,還把這一段過程拍成視頻發上網。

在信中,他這樣說道:「在克羅埃西亞,白鸛被認為是新生命的象徵,每年超過一百萬人關注它們的重逢,這件事帶來的幸福感和愉悅感,提醒著我們愛的意義」。斯捷潘還隨信附送了一根用克萊佩坦的羽毛製作的「愛情之翼」。

斯捷潘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那一年本該在3月24日左右歸來的克萊佩坦,遲遲沒有出現。

整個村莊的人都為克萊佩坦操碎了心,斯捷潘雖然寫了那封信,但他也對克萊佩坦的歸來沒有抱太大的期望,因為當年已經有另一隻身上帶著GPS定位的白鸛,永遠留在了黎巴嫩。

不過到了4月12日,克萊佩坦還是回來了,誰也不知道這推遲的兩周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人們只知道克萊佩坦克服了重重困難,回到了它的愛人身邊。

再美的愛情,終究有落幕的一天

2019年的4月,斯捷潘一直擔心的事終於發生了。今年克萊佩坦沒有回來。

或者說,確實有一隻雄白鸛落在了瑪蓮娜的窩裡,但它怎麼看都不是人們熟悉的「女婿」。

雖然一開始斯捷潘還辯解說那就是克萊佩坦,但之後發生的事,讓他也沉默了。

白鸛是社交動物,它們和同伴的關係相當緊密,每年和克萊佩坦一起飛回來的白鸛,和瑪蓮娜以及斯捷潘一家都很熟悉。

它們一起來看望瑪蓮娜的時候,斯捷潘還會在院子里撒一些魚來招待它們。

今年這些白鸛們的狀況很不對,首先今年3月飛到瑪蓮娜窩裡的那隻雄白鸛,到了4月就不見了。

而在這隻雄白鸛飛走以後,瑪蓮娜摧毀了自己窩裡剩下的一枚蛋,連續幾天不吃不喝。

這隻雄白鸛來的時候,殷勤地叼來樹枝幫瑪蓮娜加固它的窩,但它飛走以後,瑪蓮娜把它叼來的樹枝全數拆走丟了出去。

一起飛來的四隻白鸛,似乎也想對瑪蓮娜說什麼,它們持續在院子里以悲傷的聲音叫了很久。

斯捷潘在去年,已經發現克萊佩坦的狀況不太好了。

去年它飛回來的時候看起來相當疲憊,它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了,可能已經患了嚴重的疾病。

而今年來到瑪蓮娜窩裡的白鸛,是另一隻試圖對瑪蓮娜獻殷勤的白鸛,它的離開,大概率是被瑪蓮娜親手趕走的。過去幾年都發生過這樣的事。

無論克萊佩坦是病得無法再飛回來看妻子,還是在路途中就遭遇了不測,目前尚沒有人知道,但從瑪蓮娜的表現來看,克萊佩坦是真的再也不會回來了。

兩隻白鸛的凄美異地戀,以這樣的方式結束了。雖然斯捷潘也明白,這是大自然的規律,但這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時,依然讓他唏噓不已。

斯捷潘曾經試圖在村莊附近尋找克萊佩坦的身影,但沒有收穫,只得遺憾而歸。

從2001年到2018年,兩隻白鸛共同生活了至少17~18年,它們共同養育了66個孩子,每一隻都很健康茁壯,有的還會飛回來看看自己的母親和老人。

其實最令人遺憾的不是這段愛情如此收場。雌白鸛瑪蓮娜的翅膀雖然受了嚴重的傷,但在多年老人悉心的照顧下,它的傷勢一直在好轉。

瑪蓮娜經常跟著老人外出散步,也一直在嘗試撲騰翅膀,2016年,瑪蓮娜嘗試了一次短途的飛行,雖然這點進步不足以讓它堅持飛上萬公里,但總是一個好的開始。

沒想到還沒等到夫妻比翼雙飛的那一天,克萊佩坦就先一步離開了。

白鸛的愛情真的是愛情嗎?

鳥類中一夫一妻的比例相當高,可能是因為它們繁衍後代的一個重要步驟是孵蛋,一隻鳥很明顯無法照顧得過來,必須要至少兩隻鳥配合。為了能夠讓後代更安全出生,鳥類們很多都會選擇一夫一妻制。

不過一夫一妻並不代表它們對對方是永遠忠貞不二的,就拿經常被稱頌的天鵝來說,它們也有「搞小三」的行為。

像是白鸛,天鵝等大體型的水鳥,它們選擇配偶的標準通常是能力,雄性捕獵和打架的能力,雌性生育和照顧孩子的能力。

雄白鸛克萊佩坦慧眼相中了雌白鸛瑪蓮娜,可能維繫它們愛情的,正是瑪蓮娜得天獨厚的生活條件——它有人類照顧。

可以說瑪蓮娜的孩子每一個都健康成長,除了瑪蓮娜自己的努力,斯捷潘一家也沒少出力。

和其他白鸛比起來,瑪蓮娜居住在一個相對來說更安全的地方,它沒法飛翔,只能固定生活在人類的房頂,反而讓它比其他雌白鸛受傷甚至死亡的幾率降低了。

對克萊佩坦來說,瑪蓮娜比它認識的任何一隻白鸛,都更能照顧好它的後代。

你以為只有克萊佩坦一隻白鸛在打瑪蓮娜的主意嗎?每年試圖從克萊佩坦之前搶走瑪蓮娜的白鸛可多著呢,要不是克萊佩坦每年表現出眾,瑪蓮娜才會對克萊佩坦忠心耿耿,要不然老人的「上門女婿」恐怕都換了好幾屆了。

雖說動物也有一些情感依存的行為,不過它們畢竟沒有人類的感情豐富,而這對白鸛的愛情,也是基於各種巧合,為了成功繁衍更多的後代,而上演的一齣劇,只是在想像力豐富的人類眼中,就成了一段愛情。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二貨萌寵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