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加拿大70歲老人 掌握10門語言 還懂中國方言:學習秘訣靠6個字

史蒂夫·考夫曼,加拿大人。他從17歲學習第一門外語——法語開始,之後陸續學了西班牙語、漢語、日語、義大利語、德語、瑞典語、韓語和俄語等。

到70多歲時,他已經精通了10來門語言,還懂一些國家的方言,比如,他能說一口流利的粵語。他因此而被大家稱之為「語言家」。

在2007年出版的新書《成為語言家》中,斯蒂夫用中國古人莊子和惠子的一段對話分享他的語言學習方法。

惠子說:我家有株老樹,主幹臃腫,枝幹曲曲彎彎,不合木工需要,毫無用處,長在路旁,過往木匠都不願看一眼。

莊子說:何不將它種在廣袤的曠野?不加傷害,任其生長,逍遙自在,既可美化環境,又令人身心愉悅,不是更好嗎?

「學語言就應該像那棵老樹,不求形式上的完美,而在於獨立的個性。根據自然的願望、自然的興趣和好奇心,利用周圍的資源自然地生長,逐漸習慣,從而達到能自然地使用語言。」

那麼,如何具體做到這點?總結起來就是6個字。

一、純粹

「每個人都是天生的語言家,每個人都具備掌握第2、3,甚至第九門語言的能力,只要你能找到一種方式將這種潛能釋放出來。最好的辦法是回歸到兒童的狀態,」史蒂夫如此說。

兒童的世界是非常純粹的,沒有多少雜念,對於一件事情的學習,完全是發自內心的驅動,並沒有其他的雜質。只要找到了感興趣的事物,就會全身心地投入進去,其樂無窮。

對於兒童學語言,是沒有規則和語法的,他們只是聽著、觀察著、模仿著,一個個的單詞和句子的積累著,直到他們想開口的時候才說話,而且他們是很少考慮犯錯的,如果周圍的環境足夠的寬容和積極,給予他們更多的鼓勵,那麼他們的發揮會越來越讓人驚喜。

二、專註

史蒂夫說,學語言就像談戀愛,每次都需要全身心投入。也許有的人能同時學習兩門語言,但是我不行,我一次只能投入一種語言。比如我正在與俄語熱戀,我的所有精力都在俄語上,沒法顧及葡萄牙語。我整天帶著iPod聽俄語的錄音,我覺得一段時間內必須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

英國哲學家培根說:「讀書欲精不欲搏,用心欲專不欲雜。」

專註於一件事情才能把那件事情做好,這個道理其實大家都懂。

我們從小學時候就知道用放大鏡在太陽底下可以點燃紙張,就是將一定範圍內太陽的光和熱集中到一個小點上,使得這個點的溫度持續上升,最後將紙張點燃。這就是聚焦的效果,專註的力量。

荀子在《勸學》里說「蚓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所以,在語言學習的過程中,需要堅定目標,避免干擾、拒絕誘惑、穩住情緒。

三、融入

當年史蒂夫在香港學中文的時候,幾乎是把自己當成了中國人,整日沉浸在中國的聲音和氣味里。他像中國人一樣在街角吃廉價的麵條,也進酒樓享受奢侈的粵菜,喝茅台。

而反觀我們呢,我們很多人在平時的英語學習中,只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旁觀者、外來者。這樣學起來肯定會困難。學習一門語言,要盡量地融入到這門語言的環境里去。

怎麼讓自己和環境融為一體?可以用以下3個方法:

1.要多聽

「學語言必須多聽多讀,持續地輸入,強度越大結果越好。」只要不出門,史蒂夫就整天待在巨大的錄音機旁邊聽普通話的磁帶,從早到晚聽著。早已滾瓜爛熟的內容仍然聽之不倦,他發現這是學語言最有效的方法。

兒童學語言也是先聽懂,聽懂了才去咿咿呀呀地說。平時聽多了,知道別人在說什麼的時候,自己的心裡才會更有膽量張開自己的嘴巴,同人交流。

我們學英語的時候也是如此,一定要多聽。可以像史蒂夫一樣找一些自己感興趣並且又能聽得懂的材料去大量聽。聽得多了,後面進入到「說」這一步就水到渠成了。

2.要能想像

史蒂夫會聽侯寶林的相聲,也聽京劇。京劇的音樂很刺激他關於古老中國的想像。他也會看《駱駝祥子》,雖然有很多不認識的字,但並不妨礙他體會那個時代中國人們的生活狀態和感情等。這種異國情調的想像,是他學習很多語言的第一動機。

我們在學習語言的時候,把自己代入所讀內容的場景之中,去自由想像,這樣學習起來就會有更好的效果。

3.多交流

「我也想學葡萄牙語,因為認識了一個說葡萄牙語的朋友,我很喜歡他,每周都跟他聊一次天,」史蒂夫說。

不是每個人都有直接去到語言所在國交到當地朋友的條件,但是每個人都可以在平時多與同學進行角色演練,或者用英語對話。

「清華饅頭神」張立勇,就抓住賣饅頭時與師生進行英語交流,最終托福考了630分。

任何事情的學習都會遇到或大或小的挫折,語言學習也一樣。不過呢,就像斯蒂夫所說:「小的挫折肯定是有的,但就算說錯了,其實也無所謂,我的目的不是做到完美,而是能說話、了解、享受。」不懼出錯,敢於開口,這對任何一門語言的學習都是極為重要的。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英語學習方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