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保華:中聯辦走馬換將 林鄭成駱惠寧暫時的人肉盾牌

作者:
駱惠寧雖然有在香港沒有派系人情壓力包袱的優勢,但是他不了解香港,也缺乏在沿海地區工作的經驗,他比較長期工作的地方是在安徽、青海,最後在山西。安徽稍微開通一點,如果用處理「大陸」的相對封閉經驗來處理香港事務,也容易出錯。例如他最有政績的山西,主要面對的是煤礦,與香港的特性風馬牛不相及。不過,據說有好些山西民營煤礦的老闆在香港避風,也反對送中,這是他需要的線索嗎?

香港反送中運動是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以來最大的危機,至今持續延燒。圖:翻攝自桑普臉書(資料照片)

北京突然宣布撤換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顯示要用新的人事與辦法來解決香港問題,也就是變相承認過去的做法錯了,但是又羞答答不願意承認。這是共產黨一向的作風。接下來,是否特首林鄭月娥會被換掉?目前看來還不大可能。因為習近平早已定調要她來收拾殘局,等於是卸掉了自己的責任,把林鄭當作香港問題的「系鈴人」。這也可為新來的駱惠寧保留一個暫時的人肉擋箭牌。何況駱從未涉足港澳事務,需要熟手暫時合作。

林鄭突然失去後台,一時之間也會慌亂,不知如何是好,要熟悉駱惠寧也還需要時間和工夫。林鄭會不會藉機扭轉自己的好鬥形象與性格,把責任全部推給王志民,而且怎樣推法,也考驗她的政治智慧。

當然,這些算計只是緩和暫時的問題,解決香港問題需要從根本上解決。然而,駱惠寧是經濟學博士(其碩士、博士學位是「帶職學習」來的而非科班出身),對香港經濟的了解,其實也有限。香港問題主要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中共一向只要香港維持資本主義經濟而拒絕政治上的資本主義,才是一切問題的根源。何況中共的資本主義經濟也是被歪曲的資本主義,即裙帶資本主義,才使香港的經濟畸形發展,從而破壞了它應有的上層建築,導致爆發了長達半年多的反送中運動至今無法平息。而中共要國有企業加強對香港經濟的控制更是完全開錯藥方,只能把香港搞得更糟。駱惠寧可能用他經濟學博士的專業來抗拒習近平的社會主義政治嗎?

新任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圖:翻攝自中新網

駱惠寧雖然有在香港沒有派系人情壓力包袱的優勢,但是他不了解香港,也缺乏在沿海地區工作的經驗,他比較長期工作的地方是在安徽、青海,最後在山西。安徽稍微開通一點,如果用處理「大陸」的相對封閉經驗來處理香港事務,也容易出錯。例如他最有政績的山西,主要面對的是煤礦,與香港的特性風馬牛不相及。不過,據說有好些山西民營煤礦的老闆在香港避風,也反對送中,這是他需要的線索嗎?

要解決香港問題,得先緩和局勢。今年元旦仍有百萬人上街,表明事件遠未平息。如果認為每次抓幾百人就可以解決問題,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累積而又鋪開的仇恨只會讓對立更加嚴重。如果劍拔弩張下去,新面孔很快變舊而沒有任何吸引力。而要緩和局勢,最重要的是,不能把民眾當敵人。百萬民眾上街,不是「一小撮」,習近平、林鄭不懂這點,犯下了大錯。要改錯非得改變路線而不是更換面孔,否則即使習近平自己下台也沒有用,民眾即使解氣也是暫時的。

香港泛民主派團體民間人權陣線1日發起「毋忘承諾、並肩同行」為主題的元旦遊行,主要為重申「反送中」目標,「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圖:翻攝自民間人權陣線Civil Human Rights Front臉書

香港泛民主派團體民間人權陣線1日發起「毋忘承諾、並肩同行」為主題的元旦遊行,主要為重申「反送中」目標,「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圖:翻攝自民間人權陣線Civil Human Rights Front臉書

然而,走馬換將至少打開了一個緩和的空間,要迅速填上實質的東西,才不會消耗掉這個寶貴的機會。朝野都應該抓住這個機會。但矛盾的主要方面在於北京與特區政府,就更應該主動掌握這個機會,否則問題將更加難以解決,也更加複雜化。

要緩和局勢就得糾正錯誤。最大的「現行」錯誤就是把民眾當敵人,把香港習以為常的遊行示威當作敵對勢力的「暴動」。從地下黨的梁振英開始,林鄭發揚光大,背後則是習近平在全國範圍內的極左路線,中聯辦的馬屁與平庸官僚則成為幫凶。

要平息被傷害被激怒的民眾,北京唯有讓步,讓「暴徒」回到「人民」這一邊,敵我矛盾性質轉化為人民內部矛盾,才能大家有商有量,解決問題。用各種子彈與棍棒對付民眾,民眾當然也把你當作敵人來反擊,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只是共產黨要改正錯誤,又要保留面子,這是比較棘手的問題,大家要多想些辦法。

如果北京仍然老的一套,缺乏實力背景的駱惠寧在這個寶座上也不會坐太久。如果習近平只是玩花樣,利用駱惠寧與林鄭最後來摧毀香港,那也請便,記住香港在地球上並不孤立,倒是習近平離開中國將無處可去。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新頭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