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明居正教授:2020年台灣大選使台灣民眾如夢初醒

2019年12月27日,蔡英文、韓國瑜和宋楚瑜第3度同台闡述政見。

明居正教授

距離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只剩下6天,這次台灣大選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本台記者通過電話連線就此專訪台灣大學政治學系名譽教授、「透視中國」的高級研究員明居正教授。來跟我們聊聊有關於2020年台灣大選的幾個重要議題。

主持人:明教授您好!

明教授:主持人好!各位聽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我們從去年12/31台灣幾家主流媒體的封箱民調顯示來看,競選連任的總統蔡英文都領先國民黨的韓國瑜20%以上。而最近「台灣學生聯合會」舉辦的模擬投票,蔡英文更奪下超過85%,的得票率。而韓國瑜還不到5%,比宋楚瑜的9.8%還要低。還記得,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之後,蔡英文辭去民進黨黨主席,她當時的民調支持率只有10%。所以這一年時間的變化可說是一個大翻轉。同樣,在立法院的支持度,民進黨也領先國民黨大概10%左右。

因此,在大選的最後衝刺階段,我們想請明教授為我們希望之聲的朋友分析一下,這次台灣大選的最大特點是什麼?

明教授:這個問題很有趣,前一陣子,大約去年的八月下旬左右,有一個機會與民進黨的朋友們見面,聊一些問題。我當時就請問了民進黨的朋友,為什麼蔡總統的民調可以從六月份的19%,經過兩個月後,整個攀升到39%,大約上升了20%。當時大家都很驚訝,我請問民進黨自己內部評估究竟是為什麼?雖然我早已知道答案。民進黨朋友很直接的回答就是是「香港反送中」。因為很明顯從那個時間點開始,蔡總統與韓國瑜的民調產生明顯翻轉的變化。從最早的落後,到黃金交叉,到最後追上來開始領先。

香港反送中是從六月九日開始的,五月下旬在電視政論節目中,我便建議主持人來談一下香港送中條例修例問題,當時主持人不太理解我為什麼要談這個話題,在做完這一段的討論後,主持人和其他來賓還覺得很狐疑。後來當然證實我的預測是正確的,香港的「反送中條例」是非常值得關注的。不過當時連負責動員主辦6月9日反送中遊行的民陣都沒想到會有103萬這麼多人出來,比2003年的「反23條法」的50萬人出來的還要多。

因此,當六月九日香港大遊行後我就覺得情況不對了,6月11日台灣政論節目主持人問我香港情勢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說就是火車對撞。香港政府跟背後的北京政府要和香港的民意對撞。我也預言香港隔天會有類似「茉莉花事件」的爆發。果然,6月12日下午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出來宣布正式拒絕收回反送中條例。港警開始對民眾打催淚彈,也刺激了香港民眾情緒的爆發。我的預測應驗了。

這個衝擊非常大,香港一波一波的人上街,結果過一個星期6月16日的遊行人數再翻倍,有200萬人出來了。再來還有45萬、55萬的,最近1月2日又有103萬出來了。這半年來港人為了反對送中條例,反對中共背後修改一國兩制,可說活生生的把被中共介入的「一國兩制」在全世界的面前演了一遍。

剛開始台灣的感受並不強烈,只當是一則國際新聞。緊接著十一月又爆發了澳洲共諜的王立強事件,然後王立強事件又牽引出向心事件。這些在台灣以及國際社會都一波波的出現,另外這其中還有一個從去年六月便開始打到現在的美中貿易戰,已經打了一年多了,加上川普對中共的態度,不只衝擊台灣大選,還衝擊美國大選還有其他跟中國大陸比較親近的一些國家的政情的變化。這可說是全球「反中共」的浪潮匯聚起來,無論是從香港或從台灣彙集成一整體圖像,對台灣選民是一個很大的刺激,選民要認真思考該如何選擇。

主持人:是,我們再談到最近台灣引起朝野高度爭論的「反滲透法」,在去年12月31日順利三讀通過了,不過我們看到中共「國台辦」一直氣急敗壞,聲稱「反滲透法」是開民主倒車,外界則認為「反滲透法」是擊中了中共的要害。請問明教授,為什麼中共的反彈這麼大?

明教授:中共的這個反應是非常好笑的!中共有什麼資格批評台灣開民主倒車?台灣從1946年就開始辦選舉,是台灣第一次的普選。1949年國民黨退到台灣後,1950年代台灣繼續辦選舉,選鄉鎮長、鄉鎮民代表、縣市議員、省議員。那時便開始地方選舉了。到了1960年代後期,台灣人口變遷,經濟發達,社會多元化,又開了一個門在台灣進行增補選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到了70、80年代反國民黨的聲勢越來越大,國民黨也慢慢打開,黨外的力量也開始逐漸雄厚,到了1986年民進黨成立了,台灣正式成立了一個正式的反對黨,國民黨是放手的,實質上承認的。1987年解除戒嚴,台灣開放黨禁,台灣正式進入民主化。進入1996年我們就正式直選總統,到今年的2020年台灣要進行第六次的總統直選。

台灣這樣的民主化過程,請問中共哪一件事情做到了?中共現在連村長的選舉都還派幹部現場嚴密緊盯。中共有什麼資格講民主?有什麼資格說台灣是開民主倒車?中共1980年的確曾經有過選舉,但被幾位北大學生選贏後就從此關起來不敢再開。這也是四十年前的事了。所以中共說台灣「開民主倒車」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另外,中共之所以會「氣急敗壞」是因為中共一直認為兩岸是個內戰問題,到現在內戰的心態還一直存在,人家都進步了,他還停留在七八十年前。所以這麼多年過去了,中共還一直覺得他們在解決一個未解決的內戰。

那麼解決戰爭有解決戰爭的手法,以及非戰爭的手法。非戰爭手法就是滲透台灣,這麼多年來一直搞統戰,簡單的說就是威脅利誘。有把柄抓到了就威脅你,要不然就收買你。因為這幾年中共有錢了,因此收買的面相非常之廣。從政界無論是立法、行政的單位買的非常凶。

還有用各種經濟利益引誘商人到大陸去,買台灣的傳播媒體,從報紙、電視到網路。買演藝圈的藝人、地方黑道還有宮廟,可說全面的滲透。然後從意識形態上,從思想上,從新聞等各個方面影響台灣。現在還利用台灣的民主反民主,現在台灣人覺醒了要立一個反滲透法。

對於反滲透法的內容,即便有什麼缺失,但在民主社會中,有反對黨可以監督。有媒體可以監督,有三權、五權的分立都可以相互監督制衡。在台灣的社會裡,民主雖不是十全十美,但至少民主約束的機制,有黨外的力量,有非執政黨的力量。

中共是一黨專政,搞這麼多年,老百姓買菜刀、買手機、上廁所都要「實名制」,實在沒有資格講民主。

主持人:您認為新媒體「大師煉」在反滲透法一通過,隔天便馬上宣布退出台灣市場,您覺得他們原來對台灣是抱著什麼樣的企圖?

明教授:就是中共透過別的管道來統戰、來滲透。大師煉是介於網路跟媒體的一個大平台。當然中共絕不會放手,將來化整為零,化明為暗,用另外的名字進來,台灣還是要提高警覺。

主持人:我們知道目前西方民主國家,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紐西蘭、澳洲都制定了相關法案或修訂舊法規來加強防範外國勢力的滲透與介入。重要的是這些西方國家立法的主要防範對象,除了俄羅斯外,最主要就是防範中共的滲透威脅。所以我們想請明教授來分析一下中共介入這些西方國家的用心與目的是什麼呢?

明教授:中共一直有一個很深遠的想法,大家卻一直低估這件事情。我們知道馬克思是一位歷史哲學家,和當時的主流明顯有很大的差異,馬克思所謂的「推翻舊世界」就是推翻政治經濟社會關係、推翻人際關係、推翻倫理道德,還有音樂、美術全面推翻。他認為這是資產階級的東西,是剝削窮人、壓迫窮人的。所以他用一個非常漂亮的口號來顛覆人的傳統道德各方面。

而從俄國傳到了中國後,就變成破四舊、立四新。大家普遍認為舊的不好,新得才好,其實是不盡然的。古今中外幾千年的傳統很多都是非常好的文化,沒有這麼好的傳統文化,人可能就無法活到現在。

中共所謂的繼承馬克思就是「解救全人類」。當蘇聯與東歐解體後,很多人都不把這句「解放全人類」當作認真的話。可是中共對這件事是認真的。所說的解放就是把原來的世界舊風俗習慣,完全要打掉。中國、外國的都打掉。

蘇聯瓦解了,但中共認為他也是共產黨,他可以來做。俄羅斯當初用的是比較明白擴張的手段,中共卻是陰柔黑暗的手段,因此外界不容易看到。當中共用金錢買你時,隨著他的價值觀也就進來了。

最近就有一個中共的球隊到挪威去,看到挪威圖書館裡有他不喜歡的書籍,竟要求人家下架。很多國家的傳播媒體談一些中共現狀、中共人權時會被噤聲。在外國媒體中要看到完整新疆、西藏的真正的訊息是不可能的。中國現在迫害宗教的情況,想知道包括法輪功的情況,人權的問題,根本是不可能的。因此中共現在滲透的情況比蘇聯更陰柔厲害以及暗黑。

今天的情況是,歐美民主國家漸漸認清楚,過去歐美主流想法是透過交流,現在開始要對抗中共,要開始揭露中共的邪惡。在這兒我要對川普稱讚一下,自從他接任總統後把國際風氣漸漸扭轉過來。這一點是值得肯定的

主持人:是指「反中」的風氣嗎?

明教授:是,不過是「反中共」,不是「反中國」

主持人:是,「中共」不等於「中國」。

主持人:最後,我們要請明教授談一下,這次2020年的台灣大選對整個國家的整體意義是什麼?

明教授:如果中共的全球滲透、全球擴張,跟全球顛覆人類的傳統道德價值等等,若這個陰謀被大家認清後,那麼現在大家最大的變化就是:如夢初醒!

過去幾十年來,美國的幾位領導人,川普在2018年9月在聯合國大會提過一次。2018年十月份美國副總統彭斯的一次對華政策的演講又提了一次,2019年10月,彭斯與彭佩奧都做了一次演講,這四個演講明確勾勒出美國最新的「對華政策」。

過去他們原認為讓中共進入國際社會,進入WTO、透過經貿的交流,懷抱著讓中共和平演變的想法。但若沒有抓准底線,設定紅線的話,就會被中共滲透。川普說歷任總統利用交流想改變中共,希望中共可以融入國際社會,變成文明國家的一員,從自由化慢慢走到民主化,川普說我們錯了。

後來不但沒達到目的,反而因為交流、經濟貿易讓中共壯大。交流十幾年後,中共經濟成長了九倍,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現在挾著這麼強大的科技經濟實力在全球各地滲透顛覆,到現在歐美國家才「如夢初醒」!

談到目前全世界最大的變化是,在川普帶領下全世界認清「反中共」的重要性。現在全球認清中共的情況下,台灣也慢慢醒過來了。台灣過去跟大陸交流,要做生意,想打快拳。現在發現這錢不好賺,這錢可能是有毒的。台灣當權者要帶領台灣加入反中共的大聯盟。藍綠要有認知,彼此只是憲政內的對手,最大敵人是憲政外的敵人:紅營、中共政權。這是對台灣最大的意義跟教訓。也希望將來無論哪一位當選總統,都能夠領導台灣走向正確的方向,融入國際的洪流當中。

主持人:最後,我們還想請教明教授,針對台灣大選之後,整個台灣島嶼的這種藍綠情結會不會較淡化一些?

明教授:應該不會,這個藍綠情結本來就是很真實的東西。這個現象不只是在台灣,在美國有共和黨、民主黨,英國有保守黨、工黨。應該說工業革命之後,絕大多數發達國家都會出現左右對立的情況,這是沒有辦法消弭的。而台灣的藍綠情結這麼嚴重其實是紅營在背後挑撥。所以我常說,在藍的裡面有紅的人,在綠的裡面也有紅的人。這些紅的人假裝藍的或假裝成綠的人,然後挑起對抗,深化矛盾。然後就保證藍綠兩黨不會團結起來對付他,這是中共的大陰謀。

所以我也要呼籲,不管假裝成藍的人或假裝成綠的人,不要以為是在幫中華民族做什麼好事。要回頭去看看中共當年如何對付地下黨。這些人就是中共的地下黨。當時中共打穩江山後,毛澤東說:「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也就是現在你是中共的馬前卒,到最後被歷史淘汰後,就不知道要到哪裡去了。希望這些人能夠幡然悔悟,找回自己的良知。真正的選擇自己的未來。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謝明教授,真的是在百忙當中來接受我們的電話專訪,希望未來在選舉過後,還能邀請明教授來為我們繼續做精闢的分析!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