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杜彼得:華人不熟悉民主選舉嗎?

—登高皋以舒嘯 臨清流而賦詩

作者:

華人不熟悉民主選舉嗎?

有國內來的友人告訴我們說,從中國移民來的人,可能會比較欠缺所謂「選舉制度」的概念,但我們卻不以為然。真正搞不太清礎的是何謂「民意代表」和「民選官員」的概念,而不是選舉制度。中國在古代就有選舉制度,主要可分為三類,即學校型選舉制度、察舉型選舉制度和科學型選舉制度。這三種制度構成了一個有機體系;學校是教育、培養人才之地;科舉即設科取士,是考察和選拔人才的機制;薦舉是直接從社會上吸取人才,根據職位的需要對被選舉者進行學業、才幹型職任的甄別。

我們來探討一下,所謂「科舉型選舉制度」,它是以分科舉士為主要特色的士階層培養,選拔和任用制度,其本質是對知識的分科考試,對人才的分類考察。科舉型選舉制度貫穿了整個古代選舉制度發良演進的過程,從漢唐到明清,由於有了一套完整的政治與行政體製作依託,科舉型選舉制度成了完整的制度體系,對士人的任用也逐漸走向規則化。今天在世界各國都有所謂的選舉,簡單的說是少數服從多數,只是因國情不同,呈現的面貌有差異,新移民常稱「融入」主流社會,其實就是適應移民國的制度與文化。

華人需要加強的觀念是對官員與民代的認知,「官員」從聯邦的「總統」到州的「州長」和市的「市長」,就是人民投票選誰來當家作主,憲法上有保障這三個職位的任期和他們當家的「權力」,不論他們表現的好與壞,人民都要為選票所指付出「代價」,除非他們犯法,否則你就只能忍耐到他們任期到了以後在擇優而仕。紐約市長白思豪的施政,常令華人氣的跳腳,除了練腳力繼續彈跳之外,人民沒有置喙的權力。

「民代」:從聯邦的參眾兩院議員,到州的參眾兩院議員,還有市的市議員等統稱為「民意代表」,顧名思義民代根據選區選民的意見反應到聯邦和州、市政府,因此,前一陣子有民主黨的國會議員,投反對彈劾川普總統的票,看似違背了黨意,對該國會議員而言,必須遵循選區拿錢和選票支持他成為議員選民的意見。選民選議員是要代表民意,而不是隨便當家作主,違背大家的意見。(目前華人社區在這個區塊上最容易本末倒置,在主流社會;民代就是要認真服務、傾聽轄區人民的意見,而不是變相統治人民。)

我們一直尊稱法拉盛市議員顧雅明為「市長」,那是一種親蜜的稱號,他也的確是大家的好朋友,代表本區爭取該有的權益。例如前幾天因商家的反映,他極力爭取可以讓卡車增加卸貨的街道,前一陣子取締街頭燒烤與擺攤的阻礙行人走路,都是他代表選區盡責的良好表現。但是另一方面如果他有疏失的地方,人民也會反對他,例如法拉盛第三停車場的改建為大樓,二年前第七社區委員會否決他的提案,就是因為他只留25%廉價屋給法拉盛。(通常民意代表若違反選區人民的意志,如果沒有更好的人選,不見得拿不到選票,但肯定拿不到鈔票,因為這不是收「保護費」。)

踏進21世紀人們若不能在思想上改觀,「精神病」是心血管疾病以外常見的病,其癥狀有「角色錯亂」、「不知所云」、「抑鬱症」等現象,移民海外的新移民中每6人往往就有1人不經心的患有此病,比較令人遺憾的是,這種人又都比其他人聰明,對生意反應快,「盲目」的自以為是,發表高見叫人嘆為觀止。如果患有此症的人,能多聽、多看、多讀增加見聞,就很容易不藥而癒,改善自己的生活領域和態度,讓移民的節奏較為「靠譜」。

這次主導彈劾川普的眾議院情報、司法委員會的二位主席,雖然在提案上顯得有點突兀,但兩位國會議員都是很出色、有份量、有擔當的聯邦級民意代表,在各級民意代表中,有作為的人才會有影響力,不僅是美國,在世界各國和地區都一樣。我們觀察各國不少的議會問政,明哲保身的民代,他們就只能躲在背後跟著走,或提一些「不痛不癢」甚至有點莫名奇妙的法案,正應驗了「不做不錯」的定律,然而成為會撈錢的「不倒翁」。最殘酷的是,像20年資深國會議員,一夜之間被後起之秀AOC幹掉,不只是失去影響力,也丟掉了皇後區黨主席的職位。

州長葛謨的新政策:州長31日歲末宣布,紐約州的小費工人到明年底將獲得與其他工種工人一樣的最低工資,屆時全州將終止目前這種兩套工資制的做法。目前紐約州的小費與工資計算方式是在1986年紐約州針對行業工資審核機制進行的改革,當時允許一些服務業業主向工人支付低於最低工資的薪水,並以小費折算成一定額度,抵充薪水不足的部分。經過時空轉換,這種計算方式已不合乎時宜,州政府相關單位認為,已造成很多負面效應。

2008年州勞工廳的調查發現紐約市五分之四的洗車行的僱主違反了最低工資法和加班法,紐約州就有一半以上違反規定操作。州府決定取消小費工資系統,將工資以二合為一,是勞工廳一直想努力的推動,此次終於得到州長首肯啟動。明年6月30日將小費工人工資法目前最低工資的差距減半,到明年底徹底取消小費工人工資,一律以每小時15元成為法定最低工資。(可能會直接受到影響的,包括洗車、美甲、美髮、美容等等行業。)

我們也相信,從州長的角度,他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認為是對勞工有利的政策,才會放手去推動,否則以州長之尊,若抱著不做不錯的態度,他大可不必去沾上可能是「燙手山芋」的政策。問題是,這一改變不會只是影響到州長看到的洗車工人,一刀下去,可能很多行業都要中招,因此,州政府相關單位,必須走出辦公室全面傾聽行業的反應,除了說明之外,也安撫或改變一些執行的細節。(州長是民選官員,擁有絕對的行政權,美國是三權分立的國家,人民若對州、市長有意見,可將政府告上法庭,由司法來裁決。)

個人最在乎的是,希望華人社區的每一個成員,有任何事情上都要有自己的判斷力,才不枉你千里迢迢來到美國奮鬥,也才不會年復一年都被告知「誰」是下屆的州長或市長,傻傻的捐錢,先不說浪費了錢成「傻子」,就算對方當選,如果你不是從對方的主張去取捨,是不是合乎你的想法,基本上當選後他不會認識你,所以跟你不會有半毛錢的關係。華人有事了,你照樣得花錢找律師幫忙,「紅包文化」解決不了問題,有時錢花了事沒辦成,萬一被抓了,犯法你得坐牢。

浸淫歲月,你會驚覺眼前你的影子和命運一樣都叫「無常」,懷抱理想而來,先了解所在國家的政策、環境和文化,別矇著頭賺錢像瞎子摸象,除了有錢一切跟著群體走,自己搞不清礎東南西北,墮入茫茫然的深淵。哪裡才能找到曙光?沒有人可以幫你,尤其是每天圍著你的若都是酒肉之流,他們其實也不比你高明到那裡。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謎底散落在塵世眾生最可貴的是「自知」。

《美國的政治也在急速的變化中》

總統川普的彈劾案來到本周,一些現象間接的證明了,過去我們多次強調的,受傷的不會是總統,只是感覺上他被羞辱一頓而已。民意調查機構Gallup今年選出十大受美國民眾最敬重的男女名單,川普首次與前總統歐巴馬同登榜首,女性榜首仍然是歐巴馬夫人,但川普夫人僅隨其後成了第二名。這次是川普首次躍上榜首,歐巴馬則是第12次居冠,今年兩個人同時獲得18%國民投票支持,壓倒全球其他公眾人物。

川普比過去二年更受美國人民的歡迎,大家對他擔任總統的施政滿意度達45%,是他當選以來最高,雖然不能終結歐巴馬的連冠11年,卻已足以說明「彈劾」案給總統添油燒了香。值得一提的,其他前10名受敬重的男性支持率都只有2%,我們唯一感受到的是民主、共和兩黨存在重大分歧偏見,共和黨人一面倒支持川普,民主黨人選擇了歐巴馬,其他的支持率來自於中間選民。想提醒華人的是,歐巴馬只是過去式,川普是現在進行式,正在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中,竟無人能上榜。

民主黨總統提名參選人,前副總統拜登被記者問到,如果彈劾案參議院向他發出傳票時他接受與否?他明言自己對於涉及彈劾的事件「沒有第一手的了解」,因此沒有理由履行任何參院合法要求的任何事情。就在他拒絕出席發言後,又傳出眾議長佩落西的兒子也涉及到烏克蘭石油公司的部分,對整個彈劾案的行使,民主黨又雪上加霜,多了一個弱點。情勢的演變,逼使拜登又出面澄清不會服從參院傳票的說法。

拜登強調自己過去40年政治生涯中,一直遵守合法命令,但彈劾審訊只是針對總統川普,共和黨人傳召他也「毫無法律根據」,因此無意為審訊作證,況且此次彈劾只是針對川普的行為,不是針對我的行為。話雖如此,我們認為拜登應該知道,川普的「犯規」動作,都是因為他的兒子被烏克蘭石油公司認命拿乾薪而起,如果他不參選總統提名,且擁有高民調,那烏克蘭電話門就根本不會發生。因此,拜登就算能躲過參議院的傳票,將來若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他仍躲不掉和川普一對一辯論時,必須面對這個棘手的問題。

不過,現在的民調拜登仍然是民主黨唯一有可能擊敗川普總統的人,原因只有一個,他是民主黨內理性溫合派的代表。在民主黨人中,左派如AOC這種年輕左傾狂熱份子,或許有一定自由主義追隨的人群,絕大多數民主黨人雖不同意川普,至少會用較保守的方式針對議題來打敗川普明年的連任之路,不會用激進的手段顛覆國家的根本穩定。

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表示,他願意在參議院彈劾總統的審訊中作證,並表示願意審理這宗案件。朱利安尼是前紐約市的兩任市長,他最令紐約人難忘的是,當首位黑人紐約市長丁勤時做了4年市長之後,當他成為紐約市長後,大力整頓敗壞4年的治安,一股作氣的把黑手黨首領送進了監獄,使得坊間沒有斷過傳聞黑手黨要暗殺他,一直到他卸任市長後才停止。

本周一皇後區民主黨黨部召集我們黨代表開會投票,主要是為決定前區長MelindaKatz出任DA之後,即將要舉行特別的區長選舉,我們要從皇後區已宣布競選的6名候選人之中,他們有市議員VanBramer、前市議員Elizabeth、市議員CostaConstantinides、州眾議員AliaiaHyadman、AnthonyMianda,投票結果由黨主席國會議員GregoryMeeks宣布,支持東南區洛克威31選區市議員DonovanRichards,49歲的Richards屬於民主黨溫和派,提名他也表示,皇後區民主黨黨部和「左傾的自由進步派」劃清界線。

事實上,我們若再不有效遏止這些囂張的自由派,他們將會如洪水猛獸般肆無忌憚的走入各個社區。28日晚一名男子手持大刀闖進紐約市猶太社區一名拉比的住所,襲擊正在室內慶祝猶太光明節(HanukKah)的人,當場砍傷五人,這個事件震驚全美。我們認為之所以會發生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主要是來自於左翼議員的鼓吹所致,因此,必須支持任何有意在選區和左翼民代競爭的人。

美中關係牽動全球

2019年歲末總統川普宣布,他將在2020年1月15日與中國在白宮簽署兩國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並在Twitter上說,中國政府高級代表將出席簽字儀式。川普也表示,他晚些時候將訪問北京,兩國將就第二階段貿易協定展開談判,有專家認為,這對北京而言可謂一大勝利。我們認為,貿易衝突下,美中根本不可能有勝者,「衝突」的本身並非壞事,正好給雙方各自有檢討與反省的空間,為了全球經濟的前景,美中都有責任不能再「意氣用事」。

美中兩國在各個領域上的競爭,特別是高科技方面,未來都會繼續競爭下去,甚至於在國防上的角力,都沒有比貿易戰危險,戰爭的發生,往往都是由貿易衝突在無法有效改善時而引爆,畢竟它關係到賴以生存的民生樂利。站在華人的立場,我們都希望美中元首能有適當的互動,不只是在「貿易衝突」上,也會給國際間某些面臨緊張局勢的地區,在兩大國的協調後,也許可以避免立即走入戰爭的危險。

最近和一位優秀美國軍官就各方面聊了一下,他是第二代華人,據他說,要成為美國職業軍人,不只是在學歷、身家調查上有嚴格的要求,在體能訓練上更是達到頂端,但是美軍的待遇、裝備、教戰上的精良,尤其是戰術運作上,由於美軍幾乎每天都在海外打戰,使成為職業軍人的他們,隨時都有發揮所長的場所,大家都急於勇敢的上前線去作戰,想要一顯身手報效沙場。主要的原因是,他們都想印證所學,也想將來成為一名「將軍」,更重要的是以他們的訓練和精良的裝備,有信心深入任何地區展開有效的打擊,甚至於斬首敵人。

我們也提到,雖然美軍幾十年打戰下來,累積的戰術優於世界任何國家,但是也因此犯了很多錯誤。他也坦言,由於層級低無法涉獵高層的想法,不過他隱約了解,美國政府也在避免再重踏覆轍。川普上台後,美軍士氣大振,不再像過去礙手礙腳進退無據,因此川普只要下令,美軍肯定長驅直入,沒有人會退縮。

後來我們提到了一個現象,結束了兩人短暫的交談。敘利亞的某一個歷經戰火的小鎮,人口從4萬人降至100人,結果整個鎮現在貓比人多。這些貓跟人一樣都需要被照顧、需要食物、水和醫療,它們躲在空無一人的房屋,當空襲來臨時,貓咪跟人都會感到恐懼。平常;當有人走在街上,大約會有20隻貓咪會一起同行,甚至和人一起回家,希望能得到一點食物充饑。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