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高天韻:日劇《北國情》跨越21年的經典

作者:
「你忘了曾經的感動嗎?最後你又會說什麼去謳歌這個世界的春天呢?」這是倉本聰的提醒,也是《北國情》傳遞的呼喚。一部經典日劇在幾代人心中留下美好的回憶,也為今日影視創作者呈現了積極的參照範本。描摹真實的世界,捕捉身邊的真、善、美,這樣的藝術,永不過時。

北海道十勝平原

柔和的吉他,悠揚的哼鳴,嘹亮的小號,展開了北海道的風光畫卷:藍天、遠山、原野、溪流、農田、綠樹、楓葉、積雪、飛鳥……壯闊的自然,為生命搭建舞台。日本電視劇《北國情》就像一首細膩、深沉的散文詩,不知不覺地,融化了觀眾的心。

1981年,富士電視台製作的連續劇《來自北國》(《北の國から》)引起轟動,摘取諸多獎項。由於反響熱烈,編導演原班人馬又陸續拍攝了8部特別劇,繼續演繹主要人物的經歷,故事跨越21年。2002年最後一部單元劇收視率高達38.4%,僅次於世界杯和紅白歌會。該劇首24集於80年代中期在中國大陸播出,譯作《北國情》。有人甚至說:《北》劇之後無日劇。

單身父親、兩個孩子、一台戲

男主角黑板五郎中年受挫,妻子因外遇與他分手。秋天,他帶著兩個孩子從東京遠走北海道,在自己的老家、富良野的村鎮落戶。電視劇描寫父子三人白手起家、共同面對挑戰的點點滴滴,以溫馨慈愛的情節歌詠人性的美好與自然的廣博。

五郎勤勞樸實,他沒有責怪妻子,也未自報自棄,而是獨自擔起撫養孩子的重任,並做出了搬離都市的驚人決定。在鄉村,他拚命工作,一木一石地建起新屋。他言傳身教,培養兒女的獨立精神,教導他們親近自然、信守承諾、樂於助人。五郎的戲份相當吃重,可是道白卻不多。著名演員田中邦衛以準確的眼神和沉穩的肢體動作傳遞出內心豐富的情感,演活了這位平凡而偉大的父親。

10歲的阿純性格柔弱,思念母親,最初對艱苦的條件強烈抗拒。當五郎叮叮噹噹修理破房子時,他連珠炮似的向父親發問:「沒有電?!怎麼煮飯?我們夜晚做什麼?電視呢?」答案是:點煤油燈,用劈柴生火,根本不會有電視,晚上就睡大覺。阿純長吁短嘆、怨聲連連。

妹妹小螢堅強、樂觀。她從不抱怨,什麼活兒都願意做。早上,五郎在溪邊洗臉時問女兒:「把你們帶到這種地方來,你恨爸爸嗎?」螢說:「不要擔心,我會永遠和爸爸在一起。」

為了蓋房子,阿純和螢推獨輪車運石頭。他們喘著粗氣運了一車,只聽五郎說:「再來50趟」。哥哥和妹妹咬耳朵:「爸爸真會要了我們的命吧。」他吃不消了,偷偷地寫信給媽媽令子,請她來救他們。螢向爸爸報信兒,五郎說:哥哥信任你才悄悄告訴你,告密是不對的。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五郎和孩子們終於引來溪水,並成功地以風力發電。他們拍手慶祝,笑聲回蕩在簡陋的小屋裡。啄木鳥、小松鼠也常來作客,新居生機盎然。阿純的姨媽雪子在東京遇到了困難,便搬到鄉下和他們同住。阿純不再覺得那樣孤單了,漸漸習慣了新的環境,儘管他曾差點當了逃兵。村民們豪爽、質樸,喜歡在酒吧里閑話家常。年輕帥氣的草太哥對雪子萌生了愛意……四季流轉,人們在遙遠的北方編織夢想。

電視劇《北國情》主人公五郎的石屋。(DrTerraKhan/Wikimedia Commons)

夏日燦燦,令子為了和五郎辦理離婚手續,前來探訪。她和純、螢一起在花田裡漫步,對縹緲的雲彩備感驚嘆。不久,傳來令子病逝的消息。五郎與孩子回返東京料理後事,螢發現了媽媽未發出的一封信,信里提到了富良野的雲。

颱風過後,五郎蓋了一座結實美觀的木屋,阿純在夢中給媽媽寫信,回顧了一年多的苦樂趣事。他說:這裡的快樂與城市不同,他和妹妹都長高了,更壯實了。他最後問:「媽媽,今天的白雲也很美麗。可是,我們不知道,您上次看到的,是哪一朵呢?」

編劇倉本聰「敗北」論幸福人生

《北國情》大獲成功,源於劇本、導演、演員、攝像、音樂等方面的綜合高水準。編劇倉本聰是這一項目的總設計師,為劇組提供了發揮創意的根基和框架——樸實無華、貼近生活的素材,勵志的主題和正向價值觀,這便是此劇歷久不衰、風靡亞洲的原因。

倉本聰生於1935年,現為日本國寶級劇作人。1973年,他在NHK大河劇《勝海舟》的製作過程中遭遇挫折,後移居札幌,1977年遷居富良野至今。幾十年後,有人問他為何選擇北海道,倉本聰以「敗北」笑答:「失敗之後,大家總是逃往北方的。」

北國的夏花和冬雪促使倉本聰深刻地反思生活的根本,他把關於自然和人性的思索都溶入了日後的創作中,幾部知名作品均以富良野作為背景地。1984年,倉本聰開設了富良野塾,培養年輕演員和劇作者,學制2年。從那時到2010年私塾關閉,共有25期380名學員畢業。

這間學校的特點是:塾生在夏季去當地農家幫忙,務農所得作為個人生活費;冬季則聆聽倉本聰的免費授課,學習腳本寫作、舞蹈、表演等課程。每年有一天,全塾斷電停水,讓學生們體驗原始的生存狀態。倉本聰表示:「富良野塾教給這些年輕人最重要的東西,並不是如何實現藝術才能,而是回歸生活原點。」他認為,經過這樣的磨練,他們未來遇到什麼都不會害怕,這就是成功,也能通向「幸福」。

「即使沒有錢,就算不知道明天會變成什麼樣,能和家人一起唱著歌,不就是幸福嗎?」走過低谷和高峰的倉本聰認為,幸福是「滿足於當下的自己」。「然而,今天的人們卻不這麼想,還是想要更多房子,還想要更高級的車,還想要這樣那樣的東西……一生內心都不會感到滿足,這是真正的『不幸』哦。」

富良野車站。(Alberth2/Wikimedia Commons)

佐田雅志的經典BGM

音樂的表達力超越鏡頭和語言,那種震撼心靈的美感普世共通。佐田雅志為《北國情》譜寫的樂曲贏來盛讚,曾高居日本背景音樂(BGM)第一名,他還為片頭貢獻了男聲哼唱。中日網友分享感動說:「聽哭了。」「你的心會被治癒。」一位大陸青年曾擔心這部戲年代久遠,恐怕不合口味,但是沒有想到,當音樂響起,他立刻就靜了下來,隨即沉浸在如菊花般清淡的劇情里。

吉他的輕快活潑與小號的高亢雄渾穿插迴響,展現了柔美、深情,激蕩出縱深和寬廣之感。流水淙淙,風兒低吟,薰衣草散發芬芳——自然的聲音和氣息都融匯在流暢的音符里,似乎在訴說人生的起落、蒼穹的博大,還有愛的包容和奉獻。優美的旋律伴隨著如畫的風景,把觀者帶入更高、更遠的天地,去感受宇宙的無限。

佐田雅志擅長作詞作曲,山口百惠的名曲《秋櫻》即出自他手。他還是歌星、小說家、演員、電影製片人。值得一提的是,佐田生長在中國,會說漢語。1980年,他在北京舉行了個人演唱會,並籌資拍攝了大型紀錄片《長江》。

******

「你忘了曾經的感動嗎?最後你又會說什麼去謳歌這個世界的春天呢?」這是倉本聰的提醒,也是《北國情》傳遞的呼喚。一部經典日劇在幾代人心中留下美好的回憶,也為今日影視創作者呈現了積極的參照範本。描摹真實的世界,捕捉身邊的真、善、美,這樣的藝術,永不過時。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